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佛学工具 收藏本站 切換繁體版
天台专宗
首页 >> 台宗入门 >> 查看文章
 
《天台四教仪讲座前言》会性法师
会性法师

会性法师讲述  性文法师谨记

卍一九九〇年八月十二日啓讲于屛东万峦普门讲堂


各位善知识:

今天开始,我们来研究天台四教仪。四教仪是研究中国佛教教义的入门书,欲知中国佛教,若不懂天台四教仪、贤首五教仪,便无法入中国佛教之门。

未讲四教仪之前,我们先谈谈宗派的起源及大义。世尊示现于印度,当时佛法只有大、小乘之别,且大乘佛教只显教与密教;密教不谈,显教方面仅中观、瑜伽两门,也就是空、有二门。中观像龙树菩萨、提婆,直到鸠摩罗什三藏法师等,皆属空宗。有宗如无着、世亲、护法,乃至玄奘大师所亲近的戒贤论师均属之。

佛法传来中国,眞正形成宗派,是在隋、唐时期。东汉(又称后汉),汉桓帝、灵帝时,安世高、支娄迦谶法师最早到中国翻译佛经,佛法才眞正传来。但从汉末到隋、唐,许多构成宗派的教典已经译出,如安世高法师所译属于阿毘昙方面的经典—阿毘昙五法行经。当时弘扬阿毘昙者很多,实际上,弘扬者并不在乎宗派不宗派,称毘昙宗是隋、唐才形成的,这比较少人知道。

东晋时代,鸠摩罗什三藏法师译中论、百论、十二门论,是爲三论。弘扬三论者,后人称作三论宗,然当时弘扬者并无宗派观念。眞正三论宗的形成,是隋朝嘉祥大师,可谓集三论之大成,但嘉祥大师之后,就鲜少有人弘传了。

鸠摩罗什三藏不但翻译三论,也译大智度论,因此,也有人称四论宗,其实,开始弘扬者并未建立宗派。

鸠师又译有成实论,当时也很盛行,后人称作成实宗。

除此之外,例如净土宗,始于东晋慧远大师,在庐山结莲社念佛,到唐朝成爲净土宗,就以远公爲初祖。

禅宗,一般认爲是南北朝,南朝梁武帝时,菩提达磨祖师来中国,爲东土初祖,所传之心印谓祖师禅。在六祖惠能之前,也未形成宗派,不过,到四祖、五祖时,已有些许宗派样子了。六祖惠能大师之后,才眞正成爲禅宗。那时有南能北秀(神秀大师),而能大师最爲发扬光大,有所谓「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之语。

除以上宗派外,实则南北朝时代,陈朝真谛三藏,曾翻译摄大乘论,弘扬者,人称摄论宗。梁末陈朝,北魏菩提流支,译十地经论,弘扬十地经论者,后人称爲地论宗。

在南北朝初期,即东晋末五胡十六国最后的北凉,昙无谶法师译大般涅槃经,也是优婆塞戒经的译者。大般涅槃经简称涅槃经,弘扬者不少,人称涅槃宗。

这三个宗派,后来合并于他宗中,未永续流传。如唐朝玄奘大师,翻译许多唯识法相教典,形成法相宗,又名唯识宗。摄大乘论即唯识六经十一部论之一,因此,法相宗兴起,就合并在法相唯识宗里,没另立宗派。

至陈末、隋朝,天台智者大师弘扬天台宗,认为涅槃经教义和法华经义相等,并列为一时,后文五时八教时再说。因此,涅槃宗合于台宗中。

至于地论宗,十地经论实际上是华严经的十地品。十地品单行流通,就名十地经,世亲菩萨造有十地经论,菩提流支翻译,弘传普遍,人称地论宗。到唐朝贤首国师成立贤首宗,又名华严宗,地论既属华严,也就并入贤首宗了。

中国佛教宗派,原有十三宗,至唐朝,因摄论、涅槃、地论,并归于法相、天台、贤首,故成十宗。

其他还有密宗,密宗是在唐玄宗开元年间,所谓开元三大士I善无畏、金刚智、不空三藏,三位修密大德,来中国弘扬密法,而有密宗。但密宗在中国并不兴盛,后由惠果阿闍梨传至日本,日本才有密宗。日本称东密,西藏称藏密,而中国只剩些杂密。

早期流传下来的这些宗派,如成实宗,仍有保存,不过,眞正弘扬者少。倶舍宗,陈朝眞谛三藏也译有倶舍释论,也有人弘扬,但没成立宗派,至唐朝,玄奘大师翻译倶舍论,由弟子普光、法宝二位法师大力弘扬,成立倶舍宗。

一般认为倶舍宗、成实宗是小乘法,倶舍是小乘的有门,成实为小乘空宗。不过,南北朝至东晋,弘成实者并不把成实论视作小乘,到唐朝,一般认爲成实论虽讲空,然非般若究竟空,因此,归于小乘空宗。

另外,还有戒律宗。其实,在佛教里,戒是不能分宗的,因爲无论任何宗派,凡佛教徒,没有不持戒的。但戒律有其专门学问,专研戒律,主持戒法,好像国家的司法机关,所以,另立戒律宗。

佛法传来,实际在三国时,已有戒法流传,最早翻译的百一羯磨,即译于三国时。至东晋,广律、十诵律、四分律、五分律等,渐渐译出,但未成立宗派,研究学习者不少。直到唐朝,与玄奘三藏同时但稍早,也曾参加玄奘大师译场的道宣律师,才建立律宗。当时,弘扬四分律的有三家,只道宣律师,以大乘法相唯识教义,融会贯通戒律的小乘义理,才得以流传。因一般说中国人属大乘根性,单说小乘法行不通,于是,道宣律师以大乘融通四分律,他认爲四分律当部是小乘,但分通大乘,由此建立戒律宗。师居终南山,后人又称南山宗。弘一大师「悠然见南山」的对联,南山表戒律,非指长安附近的终南山。但我觉得称戒律宗或律宗较合适,这是专弘戒律的。后来变成单传戒,戒律是否有研究,是另一回事,主持传戒的那些大德,被归属于律宗,现在也不这么说了。

这属中国佛教的十宗,纯属大乘的有七个宗派,戒律通大小乘,倶舍、成实则属小乘。

从今天起,讲的都属教理方面,不比以前说的一些事相法门,听起来比较好懂,所以,要好好注意听才行。

上面先将中国佛教宗派,略作介绍。既然有这么多宗派,爲何要讲天台四教仪呢?因爲中国佛教,在教义方面,弘扬最盛、最普徧的,自隋唐至今,以天台、贤首两宗最出名。修行方面,则以禅宗、净土最盛行。中国寺庙丛林,差不多都是禅宗天下,所谓「临半天,曹一角」,禅宗分五个宗派,临济宗占了一半,中国佛教的出家人,有一半是临济宗子孙,谓之「临半天」。曹洞宗占四分之一,谓之「曹一角」,剩下的四分之一,就属其他各方面了,这是一个大概。「临半天」并不是说临济宗修禅的人特别多、特别杰出,而是在禅之五家中,从临济义玄禅师至今,起码代代相传,非常明显,没有间断,开悟与否是另一回事。曹洞宗能流传至今,也算不错,可是其中有段时间模糊不清,问题出在后人对六位祖师是否传承曹洞而引起争论,因此影响而沉寂,后仍续弘;如大陆福建鼓山,纯属曹洞宗派,台湾佛教许多传自鼓山涌泉寺,我也是属于曹洞宗派下之一。

净土没宗派观念,能念佛即可。宋初永明延寿禅师提倡禅净双修后,禅、净便融爲一家,参禅者也参念佛是谁。净土因三根普被、利钝全收,故最普徧。

研究教义,既然非从天台、贤首入门不可,就必须明了四教仪。太虚大师说天台与贤首,是中国佛教的特色,怎么说呢?空宗、有宗、三论、法相等,源自印度,仅天台、贤首,完全由中国高僧、祖师,根据佛说大乘经典所建立,欲识中国佛教,不可忽略1一宗,否则,不得其门而入。另一方面,天台可说是我的本宗,最早修学的是这一门,较爲熟悉,这也是因素之一。

又,若要研究经律论注疏,不懂天台的五重玄义:一、释名—解释经题。二、显体—显示经之理体。三、明宗—说明修行宗旨。四、论用—明本经之功效。五、判教相—判定这部经属那种教相,是顿或渐,是别还是圆。不懂五重玄义,便看不懂天台宗法师的注解。

贤首宗大成于法藏大师,以华严经爲主,采十门悬谈:一、教起因缘,二、藏教所摄,三、义理分齐,四、教所被机,五、教体浅深,六、宗趣通局,七、部类品会,八、传译感通,九、总释名题,十、别解文义。不懂十门悬谈,看不懂贤首注疏,尤其是藏教所摄、义理分齐、教所被机、教体浅深,更是难懂,像投入大海,爬不上岸,又似走入迷宫,分不清方向,所以,必须研究。

假使有因缘,讲完四教仪,不妨研讨五教仪,不过贤首五教仪较四教仪难懂,因贤首家讲的义理,差不多是圆的,既是圆的,无论站在哪一面看都是圆,很难找到门路,因此,讲起来很辛苦,我曾在佛学院讲过二、三次,自己都觉得头大,有时也弄混了,究竟站在哪一面看圆,都看不清,因爲他的教义是「行布不碍圆融,圆融不碍行布」,所以,较不易学。或许与先入爲主有关,我觉得天台教义组织严密、完备,尤其讲教、理、智、断、行、位、因、果。这八字分析得很清楚,对修行阶位,大、小、偏、圆,一目了然,因此之故,先研究天台四教仪。

太虚大师虽主张八宗并弘,他不作任何一宗一派的传人,但在教下,还是将天台、贤首作一比较,认爲天台略胜一畴。看太虚大师全集,关于经论著述,许多接近台宗教义。

上先略叙天台教义,在中国佛教中,占有异常重要地位。或问:天台入门书难道只有这一本,没其他的吗?有!另有一部蕅益大师的教观纲宗,也是入门书,说的天台教理最爲正确,但名相较简略。若明白四教仪后,再看教观纲宗,或二者同时研究,则更清楚。我在佛学院教书,有一次,曾二本对照讲说,学生觉烦,因要将二书义理说法一一会通,碰到考试,头就大了!后来我不敢再这么讲,只按四教仪说。末法时代,众生根性确实差些。

有人问我:经文本来很浅,爲何祖师们要解释得那么深呢?像阿弥陀经,看起来文字不深,很容易懂,可是,明末,莲池大师的阿弥陀经疏钞,十门悬谈每一段都有事有理,销文释义后都有显理,二千几百字的经文,解成几十万字,厚厚一大部。天台家解释阿弥陀经,最有名的有两部,一位是明末幽溪传灯大师的阿弥陀经略解圆中钞,圆中钞很难懂。蒲祖阿弥陀经要解,应该比较简单吧?!可是,当中有许多天台教义,如果没研究天台,依旧不懂。

祖师们何以要深讲呢?大家应知,那时非这么讲不可,如智者大师只讲「妙法莲华经」五字,就讲了九十天,倘不详加发挥,听者觉得没味道,因听者本身程度高,对教理相当深入,直到明朝,不论僧俗,依然如是,不用五重玄义、十门悬谈,会令人觉得是门外汉,不懂得说法,所以,定要深讲。

可是,现在不同了,如果采取古德方式,我看听众都跑光了,谁来听呀!据说民国三十五、六年,约光复前后吧,圆瑛法师在上海圆明讲堂讲金刚经,有位居士从学佛开始就受持金刚经,每天最少读一遍,但是不懂教理,好多须菩提,好多「即非是名」,弄不清楚。听到讲金刚经消息,高兴得不得了,必定要听,于是,带着读诵的经本前往。第一天,只听懂经题「金刚般若波罗密经」这句,接着「鸭子听雷」,不知道;连续六、七天都如此,干脆不带经本,甩着两只手去听,听多久呢?三十六天,到第三十七天才讲到「如是我闻」。大家想想,现在有几个那么有耐心?他很用心,没打瞌睡,就是不懂,并非话不懂,是道理不懂,简直像幼儿园上大学课程。现代人别说三十六天,恐怕三天都耐不住,因此,近几十年来,我虽然讲了许多经,很少用玄谈,恐把听众讲跑了。

现在懂教理者太少了,这些除在佛学院,一般讲经派不上用场。爲什么?因爲佛学院学生是来读书研究教理的,而且进了教室,不能随便出去,不管懂不懂,强迫非听不可;离开佛学院,讲的机会很少很少,我们现在再不讲,将来我进了荼毘场,恐怕没有能讲的人了,并非我瞧不起人,而是今之佛教,往教理下工夫者,眞是凤毛麟角。我要求来听的僧俗大德,得像听金刚经的那位居士,耐心听下去,但我不会天天只是天台四教仪,必有部分令你听懂,假使不听,没机会学了。说句老实话,这类教理,纵有人会讲,但没时间;纵有时间,没听众,没听众怎么讲?因此,希望各位要耐心,好好学。这是基础佛法,属佛法常识,不懂,便无法开啓佛法之门。


——摘录自会性法师《天台四教仪讲录》


编辑: 妙忍居士 | 时间: 2013-09-11
所属专题:天台入门专题 
文章有误,我要纠错>>
本栏目其他文章
 《随自意三昧校正重刻序》印光大师 2014-07-26
 〖缘居序〗蕅益大师 2013-09-13
 〖示文约〗--昏散所扰:蕅益大师 2013-09-13
 《天台四教仪讲座前言》会性法师 2013-09-11
 
上一篇 : 〖示文约〗--昏散所扰:蕅益大师
下一篇 : 〖印禅人阅台藏序〗蕅益大师
 
   
   随自意三昧校正重刻序  
   天台四教仪  
   《影尘回忆录》——倓虚大..  
   【缘居序】蕅益大师  
   【四书蕅益解自序】蕅益大..  
   〖示文约〗--昏散所扰:蕅..  
   〖为大冶〗禅教律三总非心..  
   〖示韫之〗--第一要务:蕅益..  
   《宗教不宜混滥论》印光大..  
   《天台四教仪讲座前言》会..  
   〖印禅人阅台藏序〗蕅益大..  
   《经教》莲池大师  
   〖示汇宗〗--出世学问虽难..  
   〖示惟淡〗--出世法惟恐不..  
   〖示乳生〗--二十五前方便..  
   〖示迦提〗--佛之知见:蕅..  
   〖示真学〗--真学以解行双..  
   《教观纲宗释义纪重刻序》..  
   《略释天台宗六即佛义》印..  
   《法华经写本序》印光大师  
     
   
     
 
© 天台专宗 沪ICP备140235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