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教学史——绪 论【天台专宗】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佛学工具 收藏本站 切換繁體版
天台专宗
首页 >> 台宗历史 >> 查看文章
 
天台教学史——绪 论
慧岳法师  

  中国佛教的教学思想中,三论宗、华严宗、法相宗是精致于论理而贯穿哲学的极致,禅宗、律宗、密宗、净土宗等,却独着重于实践行持方面,然在各宗中,能论理和观行兼备——「教观双美」的宗派,那就要推让天台宗的教学。

  教观双美的天台教学,是智者(五三八~五九七)大师独创的教学组织。所谓教观双美,乃指「教相门」和「观心门」的特色而论。「教相门」是属于理论部分,即将法界的实相、众生的本质,摄入于整个的组织而阐明其圆融体系。稽诸智者大师的圆实之理,是承南岳慧思(五一五~五七七)大师的「一心三观」思想,及『法华经』的「诸法实相」,而显现「圆融三谛」的妙旨而来。盖因「圆融三谛」是整个佛教的最高妙谈,且占着佛教各部门之极重要地位。

  所谓「观心门」是属于实践部分,乃智者大师的头陀(苦行)妙悟之体验,而组织成为止观法门之修道体系。因「止」是停止一切心想而住于无念;「观」是由妄想散乱的停止而显发真智,且能观察到诸法实相的本体。如此殊胜的知解和悟证,是智者大师于天台山,十年间的妙悟所获而来!

  智者大师(三十岁)自到金陵前后八年(五六八~五七五)间的从事讲筵、指导禅修,虽名振佛界教,名匠硕学,王公大臣等,都列座听讲,虽如是盛况,但大师尚未满足自内证的显扬,故于三十八岁(五七六)那年,坚决地脱离名闻利养,且不应帝王的慰留,毅然而隐遁于天台山。当知,舍去金陵佛教第一宝座地位,而甘心安贫隐于天台山,这种伟大的精神,是希有难得!是以得日本近代佛教名学者——宇井伯寿(一八八二~一九六二)博士,赞为「空前而难得!」

  智者大师,若留恋于金陵佛教宝座,也许天台宗就无法产生了?因为智者大师,隐入天台山,经十载实践头陀行,至四十八岁(五八六)下山,将其自妙证流露而宣讲三大部,得以巩固台宗教学的基础。所谓三大部,即『法华文句』十卷(大正三十四卷中)、『法华玄义』十卷(大正三十三卷中)、『摩诃止观』十卷(大正四十六卷中)。『文句』是属于圣典解释门,『玄义』是哲学理论门,『止观』是实践禅学门。大师从天台山移锡至金陵光宅寺,以自内证之释经方法,讲『法华经』二十八品,分为「本、迹」两门,即「序品至安乐行」十四品为迹门;「涌出品」至「经末」十四品为本门。且将『法华经』之奥义对象,显现为行者自信之相互观照,诚是妙极!

  因古来对『法华经』的读诵,都是以心外之客观性,或文艺传奇,或因功德理念之象征性而已,但大师却是以「观心释」,而将内融会于内证之心理解脱法(止观禅),且以显扬配合实践熏修,诚是超越古来的解释法殊胜良多!换言之:如对「见宝塔品」之多宝塔的涌出大地,古来,都认为是奇迹现象而已,但大师发现多宝塔的出现,乃象征自心之脱离无明烦恼境界,即与实相真理的相互观照为旨趣。又对「三变土田」的第一变为断除三惑中之枝末烦恼——见思惑。第二变为断微细的尘沙烦恼,第三变为断根本无明烦恼等,皆尽会归纳入于自心修持法。至于全经文的解释,都不离「人生」与『法华经』之密切关系为焦点,诚是资助研究法华教学之方便不少!

  『法华玄义』十卷,是大师五十六岁(五九三),在其故乡当阳玉泉寺宣说,乃属于『法华经』思想之理论门,其内容组织分:第一释名、二显体、三明宗、四论用、五判教相等五章,再以「通、别」而解释,通即「七番共解」,别是「五重各释」等,辑成为十卷。兹略述第一释名,即经题之五字,以「妙法」「莲华」「经」分为三段,特对妙法二字解释,大师可以说是倾尽心血的发挥,强调「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即十界互具、百界千如、圆融三谛,一即一切是实相,且实相即诸法,故妙法之体,即十界、十如、权实之不思议法。更对于「妙」分为通别,通释即展开「相待妙」,以『法华经』配置于诸经之上;别释为本、迹两门,各举十种妙义,显扬「自行因果」「化他能所」之一一无不是实相妙理,以显扬『法华经』为超越诸经之上为焦点!如是十卷庞大的内容,岂是三言两语就能道尽,还祈有心研究者,请字细寻必能获益良多。

  『摩诃止观』十卷,是大师五十七岁(五九四)讲于玉泉寺,乃禅学宝典之一。中国佛教,有关禅修实践法,系西纪六世纪顷,由菩提达摩(生末?)禅师传入中国,旨在专以锻炼精神集中,依自心体验发挥理智的证悟。但一般禅修者,却是过于注重自心体验,强调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为号召,而轻视律制、教典诠释,遂导致养成晦昧的暗证禅师者不少!换言之:唯日夜不休端坐,虽得身心泰然的安定,却不能明悟所证之位次,而容易变为增上慢的狂妄自大,致使会深患无法自救之危险!如是错误,竟成为不仅不能获得解脱自在,尚且一不小心,便易堕所谓「野狐禅」「邪伪禅」之类的弊害!

  智者大师,有鉴及此,为导引中国禅学于正规,遂将深奥的禅学,以语体理论化而组织整理体系,成为天台教学实践门之止观学。虽然智者大师年轻时代,曾述有单行本禅学书,但从至玉泉寺时,却焕然专以「止观」摄尽一切禅修实践法,作为树立天台实践门的特色。

  『摩诃止观』之内容,分为五略十广,所谓五略:发大心、修大行、感大果、裂大网、归大处。十广:大意、释名、体相、摄法、偏圆、方便、正修、果报、起教、旨归等。其组织结构广大圆满,教观双资完备,使人惊叹不已!有关详细解释,参阅本书第二章是荷。

  再说:佛教绝不是单以知解为满足,更不是盲目的修禅,就能到达究竟宝所——涅槃境界。是以智者大师,才强调:知解必须配合实践;始能将智慧融于生活中得以净化身心!故定慧必须相依,如单有慧而缺定,则堕于空虚;如无慧之定,则落盲目无功。是以「教相」和「观心」,如鸟之两翼,单车之双轮,必须站在相依相关的立场,始能转迷启悟,断惑证真,而获得佛教真实受用。

  由此以观,天台教学是整个佛教哲学的重镇可知!也因智者大师,具有这种圆融的教学体系,故虽经千三百年后的今天,仍能受到学者们的热诚研究和欢迎,即在于斯。

--------------------------------------------------------------------------

注①:参照宇井伯寿著《佛教泛论》六三二页。

上一篇天台教学史——自 序  
下一篇天台宗的渊源——龙树大士的思想  
编辑: ttzz | 时间: 2013-10-15
所属专题:
文章有误,我要纠错>>
本栏目其他文章
 结论及参考书目 2013-11-19
 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之教学(思想论二) 2013-10-20
 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的教学(思想论一) 2013-10-20
 天台教学史——绪 论 2013-10-15
 
© 天台专宗 沪ICP备140235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