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宗的渊源——龙树大士的思想【天台专宗】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佛学工具 收藏本站 切換繁體版
天台专宗
首页 >> 台宗历史 >> 查看文章
 
天台宗的渊源——龙树大士的思想
慧岳法师  

  智者大师的圆融论理体系,远承印度龙树大士的思想影响而来!因为龙大士的思想,早在公元四世纪顷,已播满了整个印度,且越过葱岭,传至新疆地方,更受到沙车国的王子——须梨耶稣摩(suryasoma)的信奉,继之再得鸠摩罗什(kumarajira)三藏的宏扬,竟于西纪四零一年传入我国。此后,又得北齐慧文(生寂?)、南岳慧思(五一五~五七七)两大师的承传,及智者大师更为之发扬,创立教观双美体系,集其大成为天台教学的基础。

(一)龙树大士的思想

1.传记

  梵语:那伽阏刺树那(Nagarj-una)又云:那伽夷离淳那、那伽曷树那、那伽阿顺那,译为:龙树、龙猛、龙胜。龙树注①(一五零~二五零)大士,是南印度摩揭陀国的龙族,信奉波罗门教,父龙莲,母孟达,大士诞生于住家附近山丘之菩提树下,是以名号为龙树。大士幼而天聪奇悟,在乳哺中,听话梵志诵『四吠陀』,就能尽悉其义。及至弱冠,已尽通天文、地理及诸道术。曾与其契友三人,使用隐身术,侵入王宫嬉弄宫女被发觉而都被处斩,唯龙大士一人,幸免而脱逃;始悟色欲为苦本,遂入山出家。

  出家后的龙大士,在九旬之中,诵通三藏,后得大龙菩萨的引导,进入龙宫(北印度的龙种族之住处)更获授『方等』『般若』深奥的妙法,然后回到南天竺,特以阐弘大乘法及摧伏外道为职责。

  又因当时的南印度王,崇信邪道,而不允许有沙门释子的存在,是以龙大士,为要折伏国王,遂应募当侍卫.见机而与王论议,俾使国王皈信佛法。

注:

① 参照大正四九~一七四『佛祖统纪』卷五。大正五〇『史传部』二。

2.著作

  龙大士的梵文本著作,有:『优婆提舍』十万偈、『庄严佛道论』、『大慈方便论』各五千偈、『中论』五百偈、『无畏谕』十万偈等。可分为两类:一、理论门,二、化度门。所谓理论门,如『中论』『十二门论』等,以探究诸法实相为中心,旨在迷悟的启示。化度门,如『大智度论』『十住毗婆娑论』『菩提资粮论』等,强调菩萨修广大行为主。已请入『大藏』的汉译本,有:

1.『大智度论』(Mahaprajnaparamita-Sastra)百卷 鸠摩罗什译(大正二五~五七)

(本论略称为『大论』、『智论』、『释论』等。乃『摩诃般若波罗密经』的解释,占着大乘佛教思想史上的重要地位。在龙树著作中,本论系是展开着积极的、肯定的之场面。故深受重视。本论虽是『般若经』的注释,然而包含『法华经』的积极思想,是以后来成为一切大乘思想之母的重要文献,是值得留意的。又近代有不少外国学者,依多方面的考证有关『大智度论』与龙树大士的著作等研究,我国印顺导师,也有『大智度论之作者及其翻译』的大著,由东宗出版社发行)

2.『十住毘婆沙论』(Dasa bhumi vibhasha sastra)十七卷 鸠摩罗什译(大正二六~二零)

(本论略云:『十住论』,现代流行本是十五卷三十五品,明藏本是三十六品,在古目录,或为十六卷、十七卷未定?系『华严经』的十地品,初、二地的经文注释。本来,『华严经』的十地品,是最重要的部份,古来也最受学者们的重视!是以在印度,早就有别出的单行本流通。在中国『华严经』尚未全译之前,已有别译本的流通,即:后秦竺佛念译的『十地断经』,西晋聂道真译『十住经』十二卷,姚秦罗什与耶舍共译的『十住经』四卷,西晋竺法护译的『渐备一切智德经』五卷等,都是十地品的别译本。

其内容:第一序品——总论,第二入初地品明下至略行品的二十六品,即叙述菩萨道之初的欢喜地,然其中的二、三、四之三品,是针对所入位(欢喜地)的内容,第五品以下是:能入(修行)的状态说明。第二十八品以下,是叙述十地中之第二地的相,可惜缺少第三地以下的解释即就告终了。这也许是龙大士,认为实践门中,初、二地最重要罢了!)

3.『十二门论』一卷 鸠摩罗什译(大正三零~一五九)

(本论是针对人生观,以十二部门而论述,归纳于空之深义,可以说是『中论』的纲要;或入门指导。)

4.『中观论』(Madhyamaka-Sastra)四卷 鸠摩罗什译(大正三零~一)

(本论的汉译本,由四四、五偈和长行而成,但其中的长行是青目大士的释述,故汉译本,可以说还是『中论』的注释书。

 本论的内容是:针对空观的本质,而斥有部之论调,尚未达到佛陀的意旨,故强调菩萨道的体验,堪称为大乘佛教理论的中坚思想。)

5.『一输芦迦论』(EkaSlokaSatra)一卷 北魏.瞿昙般若流支译(大正三零~二五三)

(本论是极短的小册,由「体自体无常,如是体无体,自体性无体,故说空无常」一颂,及其解释的长行而已。造论的旨趣是:让读诵者,读短论而使不生厌恶之感。内容是:破斥常见、断见,叙述「一切法自体空」为对象。)

6.『大乘破有论』(Bhavasamkranti)一卷 宋.施护译(大正三零~二五四)

(本论是针对外道小乘之三世实有、法体恒有的教学,显明『中论』『十二门论』等的一切空,破斥邪见,阐明空无相之甚深不可思议,第一义最上真实的如实法。)

7.『大乘二十颂』(Mahayana-Vimsaka)一卷 宋.施护译(大正三零~二五六)

(本论是显明:佛与众生是平等无差别,因凡夫是执分别心,将无实我而计为有我,自招惹烦恼而受痛苦。另一面,倾向唯心论之浓厚思想,如其第二十偈云:「此一切唯心,在立幻化相,作善不善业,感善不善生,若灭于心轮,即灭一切法,是诸法无我,诸法悉清净。」

关于本论的论据,缺乏龙大士一贯锐利的论锋,故有人说:此论非龙大士的亲撰,然而只以具有唯心论的思想为理由,而断定非龙大上的亲著,也许是过于独断。)

8.『六十颂如理论』(Yukti-gastika-Karika)一卷 宋.施护译(大正三零~二五四)

(本论是强调:涅槃与生死,即非二性差别,本来,涅槃与生死,惧无所有,若了知生死即涅槃,即能渡超生死海。)

9.『十八空论』一卷 陈.真谛译(大正三一~八六一)

(本论是断片的叙述,属『中边分别论』的一种注释敷演,含具『中边分别论』以外的特殊思想,故在唯识思想史上,値得注意的!但有人说:本论非是龙大上的亲作。)

10.『回诤论』(Vigraha-Vyavartami) 一卷 后魏 瞿昙流支、毘目智仙 共译(大正三三~一三)

(本论是驳外道说一切空,强调一切法无自体,明因缘所生为旨趣。本论与「因明学」毫无关系。虽举出「量」的四种或所量,但不属因明那种解释。)

11.『方便心论』一卷 后魏.吉迦夜译(大正三二~二三)

(本论:是属以「论理方法」集成组织之最古本,故在「因明学」发达史上,是不能忽略的地位。内容:即专以护教的论驳为主,但过于激烈的论辩方式,致使陷于偏见的地方还不少!然关于教理论述的说明,颇不似大乘,故被近代学者们,疑为非龙大士的亲作?被认为是西纪元前后之小乘派学者撰作。)

12.『因缘心论颂.释』一卷 缺译(大正三二~四九零)

(本论是以五字为一句,四句为一行,以七行所组成之极短的一部。系敦煌出土本,现存于英国「大英博物馆藏」S.1358。然未自敦煌掘出前,也许少闻于世?但由其注释具备,由各方面看来,昔日颇盛行于敦煌地方可知!至于其中心思想,是针对十二因缘、烦恼、苦、心等关系,而强调十二因缘与之相互相生,且毕竟法空无我,如能离二边的流转,即得解脱的妙论。)

13.『菩提资粮论』六卷 隋.达磨笈多译(大正三二~五一七)

(本论的本颂是龙大士作,但其长行解释,是自在比丘的添加。内容是:针对菩萨欲得大菩提的资粮,必具六波罗密、四波罗密、四无量为主体,及三十二相业、百福庄严等行。且强调:对于教化工作,必须以波罗密为基础,兼行善巧方便为旨趣。)

14.『菩提心离相论』一卷 宋.施护译(大正三二~五四一)

(本论是强调:离相菩提心,才是诸佛菩萨总持法门。将菩提心,分为「理论门」与「实践门」。理论门:以空无我与真实所有为旨趣;实践门:是以大悲为体,妙观菩提心,了知生与死,是不二平等,成就自利、利他的两行。

本论,虽冠是以龙大士所作,但论中多用阿赖耶识的语句,而且强调种种相,唯心所现义,如「成唯识」的说法,颇近似护法论师的『唯识论』,故本论,也许是西纪六世纪以后的撰作?)

15.『龙树菩萨为禅陀迦王说法要偈』一卷 宋.求那跋摩译(大正三二~七四五)

(本书和『龙树菩萨劝诫王颂』(唐.义净译)『龙树菩萨劝发诸王要偈』(僧伽跋摩译)等三部是同本异译。

本书是:专对国王阶级特殊的说法,旨在权势必当施行仁政;且指示天界的安逸,而劝导归依佛法为旨趣。)

16.『赞法界颂』(Dharma-Uhatn-Stotra)  一卷 宋.施护译(大正三二~七五四)

(本颂是以:五言四句,组为一联的八十七颂,以赞颂法界的韵文论书。

 内容分为三段:一、明法界性被烦恼所包,但自性,却是无杂、无污的清净体。二、由十度实践力,能开觉十地而破烦恼,恢复自性本然的明朗。三、证十力、无畏、三身、四智的圆妙,而至涅槃。本论,使用龙大士灭后的用语很多,且其思想,颇近『起信』『楞伽』,故被近代的学者,判为非龙大士作,认为是西纪五世纪顷的作品。)

17.『广大发愿颂』一卷 宋.施护译(大正三一~七五六)

(本书具十九颂,首先是导引皈依三宝,然后为忏悔而发誓,且必须永恒的供养诸佛。本书被近代学者们,认为非龙大士之作。)

18.『五明谕』二卷(大正二一~九五六)

(本书内容,具有倾向道教种种的思想,如种种咒法「急急如律令」之词句,及印度所没有的菩萨乘空印等,也许是我国佛教学者的戏作?假托龙大士的威名而流传,祈愿佛教徒们,对于该论不可轻信,必须留意才对!)

  以上,龙大士庞大的巨著中,被后人假托名义而加以杜撰的也不少!如『梵文法集名数经』,及『净土论』卷中所载十二礼文,及『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菩提心论』等,都是后人假托龙大士而流传的伪作,必须留意是幸!(参照『望月佛教大辞典』第五册.四九九五A~七B)。

3.有部的传统思想与龙大士

  在印度佛教的思想中,佛灭后三百年间,对于实践方面,可以说仍是墨守成规的,但关于学理方面,不论那一派,都有很大的进化!即:由经、律两藏而趋入论藏——「阿毘达磨」(Abhidharma)之研究,完成三藏的组织,成为外道无法匹敌的佛学论理权威。

  现在,单就以龙大士有关的「说一切有部」思想来叙述。所谓「说一切有部」,本来是属于「上座部」,即在佛灭后三百四十五年(西纪前一四一),因少些思想上的争执而分裂出来,这一派是以迦多衍尼子为主,自称「说一切有部」(Sarvastiradin),又名「说因部」,简称「有部」,盛兴于印度西北地区的迦湿弥罗国(KaSmira)

  迦多衍尼子(Katyayanibutra)——或称迦旃延,在历史上,他是深通法义,研究「阿毘达磨」的第一人。他的思想是:超越了原来以经藏为主的上座部的传统教学,乃极力主张研究论藏的先进学派。推其原因如下:

  一、为了对抗自由主义的大众部的新说,不得不仍然承传上座部的正义,及改良上座一向偏于实践,忽略论理的作风,故提倡「阿毘达磨」的研究,以补其缺憾。

  二、为了反驳当时的数论和胜论两派的学说,遂造『阿毘达磨发智论』(Abhidharnia-Jhana-Prasthana)二十卷,以维护佛教正统传承而树立坚固的基础。

  由此,明证佛灭后四、五百年顷(西纪元前后)的印度佛教,是由「有部」掌握着领导权可知。所以,大乘佛教鼻祖的龙大士,最初亦从学于「有部」,但是他的思想,却不专依「有部」的学说,而唯吸收其精华而蜕化为自己的思想,以构成大乘佛教最为特色之新体系。

4.龙大士的大乘立论

  龙大士的教学特色,是融摄当时印度佛教界的思想潮流,采取各派之优良学说,综合而予以论证,且详加批判。故其名著『大智度论』卷十八(大正二五~一九二A)说:

「……诸佛法无量,有若大海,随众生意,故种种说法。或说有、或说无、或说常、或说无常、或说苦、或说乐、或说我、或说无我.或说勤行三业摄诺善法,或说一切诸法无作相,如是等种种异说,无智闻之谓为乖错。智者入三种法门,观一切佛语,皆是实法,不相违背。何等是三法门?一者蜫勒门注①,二者阿毘昙门注②,三者空门注③。」更在同卷(大正二五~一九四A)又说:

「……若人入此三门,则知佛法义,不相违背,能知是事,即是般若波罗密力,于一切法,无所挂碍;若不得般若波罗密法,入阿毘昙门,则堕有中,若入空门,则堕无中,若入蜫勒门,则堕有无中。

复次: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密,虽知诸法一相,亦能知一切法种种相,虽知诸法种种相,亦能知一切法一相,菩萨如是智慧,名为般若波罗密……。」

依上述,龙大士是以般若空学,为大乘立论的要旨可知!然龙大士虽提倡般若性空为大乘宗趣,但另一方面,又怕初学者误入歧途,所以附带地说明「般若」注④第一义的妙谛,是异于「邪空」和「断见」的虚无主义,并指斥「恶取空」注⑤的偏曲。总之,他是盛赞「般若空」的胜义,并以此为大乘立义之旨趣。

  再说,龙大士立论的优点,是:不弃却本来传统的学说,如:有、无、空等的立场,都一一摄取而说明其价值。然后再以论证的方式加以评判!更详述小乘不能契合佛陀的本怀,而且容易堕落于二边。反之,他明确地阐扬「般若空」之殊胜不着名相,是修学菩萨的妙行,更为趋入佛道的旨归!故龙大士的一生,可谓竭尽精力,以宏扬般若空学为职责,而奠定了大乘佛教坚固的基础。

  然而综合其思想体系,可分为三期:其第一期的思想,属阐扬佛陀根本教说的绿起说,并斥有部论师们之未获佛意,及强调论述缘起说的真义等,都不离『般若波罗密经』的空观为主体,故初期的著作:有『根本颂』(中论)、『无畏论』、『十二门论』、『回诤论』、『空七十论』、『六十颂如理论』、『大乘二十颂论』、『大乘破有论』、『一输芦迦论』等,以中论为代表。其第二期,即依『般若波罗密经』所述的菩萨道为主体,其著有:『大智度论』、『菩提资粮论』、『劝诫王颂』等,以『智度论』为代表。第三期,即强调阐明菩萨道之初发心至佛果的阶梯,且主张菩萨的易行道,即从念佛法门而完成,以『十住昆婆沙谕』为代表。最近有关龙大士之研究,有杨惠南教授之『龙树与中观哲学』,吴汝钧教授之『印度中观哲学』,日文本有壬生台舜博士之『龙树教学之研究』等都是名著。

  上述,龙大士的教学流行,北传于中国、西藏、韩国、日本等教系,遂得大乘教徒,尊之为最高祖师而敬奉。

注:

① 蜫勒门(蜫勒门:蜫勒,古时作「昆勒」,原是「杂论部」的书名,译为筐藏,现已失传。考『可洪音义』(『新集藏经音义随函录』.存于京都大学.一.二零.别)第十说:「蜫勒」,上字的读音,应作「毘」字,依据梵语的音译。但因古来被传为「昆勒」的缘故,一直到现在,仍未更改而作为「蜫勒」,这也许是在翻译抄写的时,将毘字误为昆字之误?关于「蜫勒」的内容,据『大智度论』第二(大正二五~七零B)说:「摩诃迦旃廷,佛在世时,解佛语作蜫勒……蜫勒略说三十二万言,……蜫勒广比诸事,以类相从,非毘昙」。又此论的旨趣是:不偏有、不偏无.专为表明「亦有亦空」的意义。对于蜫勒之研究,在当时最盛行于南印度,和现在的「南传佛教」巴利上座分别说部之学说,颇相近似的(参照:『望月佛教大辞典』第二册一三八一B)。出典:『法华玄义』第八之下第十之上,『摩诃止观』第六.第十,『四教义』第一.第三.第六,『三论玄义』,『维摩经略疏』第七,『南海寄归内法传』第四。)

② 阿毘昙门(阿毘昙门Abhidharma),又作「阿毘达磨」,简称:毘昙。译为对法、向法、无比法、大法。内容是指:欲得无漏的净慧,必须先得资粮的有漏诸慧。据『大乘义章』第一说(参照:大正四四~四六八B):阿毘昙.解释有二:一、就教论:「三藏之中,毘昙最为分别中胜,故曰无比」。二、以行辩:「昆昙诠慧,慧行最胜,故曰无比」。

关于阿毘昙学,古时盛行于北印度,近世纪以来,很盛行于日本,现时可以视为代表作,有前东京大学教授木村泰贤(一八八一~一九三零)博士的『阿毘达磨之研究』,并前京都大学教授和辻哲郎(一八八九~一九六零)博士的『原始佛教的实践哲学研究』等。我国对于阿毘昙的研究,在南北朝时代也极盛行,且成为独立的一派(详见:『望月佛教大辞典』第一册五一B)。出典:『出三藏记集』第十、『四教义』第一、『三论玄义』、『俱舍论光记』第一、同『宝疏』第一、『大乘起信论义记』卷上.『慧琳音义』第十八等。)

③ 空门(空门Sunyata),在梁译『摄大乘论释』第十五(大正三一~二六四A)「体由无性故空,空故无相,无相故无愿,若至此门得入净土。」由此以观,空门是属解脱之出世间法可知。

④ 般若Prajna译为智慧、极智、胜慧等。明白事理,通达诸法的真相.叫做智慧。所谓般若空,是通达一切法,自性本空而没有所得的真空实相(参照:『望月佛教大辞典』第五册四二五八~六零)。

⑤ 恶取空(恶取空Dur-grhitasunyata),又说「僻取空」,即不明缘生无性真理而妄解「空」的实义。在『菩萨地持经』第二(大正三零~八九四C)说:「若沙门、婆罗门,谓:此彼都说空,是名恶取空」。出典:『瑜伽师地论』第三十六、『瑜伽论记』第九之上。)

5.龙大士思想与智者大师

  印度佛教,在龙大士以前,虽有不少大乘经典的传播,但是未作有体系的整理,而独立成为大乘教学,这些复杂的大乘经典,经龙大士组织而注解后,始巩固了大乘教学的地位,诚是值得赞扬的。

  然在龙大士广泛的教学中,归结其根本思想的,当推『中论』。这是他壮年时代,最具魄力的作品,同时也是他所有著作中的骨干。中论思想的内容是:

一、观察二谛的「方法论」,从第一义谛(Paramartha-Satya)和世俗谛(lokasa-mvrtti-Satya)之立场来观察一切的事物等等。

二、评判「有部」所立的「分析实在观」,非为第一义谛的真理,而是属于第二义。

三、阐明「般若真空观」为第一义谛,也是龙大士之内证妙悟为旨趣。

换言之,龙大士是以独特的辩证法,指斥小乘学派,只重实践而缺乏理论,故以「般若空」导入实践和理论兼备的大乘第一义谛为焦点。

  再进一步来说:龙大士之论调是以空观为主体论,故首先将我们所熟知的世界真相,即:不生、不灭、不常、不断、不一、不异、不来,不去的妙论,详细的分析,以显示终极必须归于空。但「空」中却具「妙有」,这种理论真是奥妙极了,所以成为后学们研究的课题!

  综上所述,很明显地可以知道:龙大士之基本理论是从真空而倾向妙有的,龙大士这一伟大的思想,不单是影响当时的印度佛教界,更深深地影响到我国来!更与之最为契合,并依之而成就教学体系,应当是智者大师。

  所以从天台实践教学的『止观』中,到处充满着『中论』、『大智度论』的引证来看,就可以意识到,智者大师承龙大士的思想是如何之深了。再说:智者大师之大悟是依据『妙法华』,这是大家所熟知,然传入我国的『妙法华』,是龙大士的忠实继承者——鸠摩罗什三藏所传译,其内容渗增了『智度论』思想不少!例如:天台最重视的「十如是文注①」等等。更由近代的学者们,将现行流通本——『妙法华』与什译以前的所传本,排比对照,而加以研究的结果,始知『妙法华』和『智论注②』之含义颇相近似。所以说,智者大师受到龙大士思想的影响,是极深而巨大。

  综上所述,可以知道智者大师是龙大士最忠实的继承者,所以台宗后裔,皆异口同声的尊崇龙大士为鼻祖而奉祀。

注:

① 参照:本田义英著『佛典之内相与外相』第十二~三五九页「十如是文之疑义」

② 参照:坂本幸男博士编『法华经之中国的展开』六九页.宫本正尊著

上一篇天台教学史——绪 论  
下一篇天台宗的渊源——罗什三藏与天台宗  
编辑: 妙忍居士 | 时间: 2013-10-01
所属专题:
文章有误,我要纠错>>
本栏目其他文章
 结论及参考书目 2013-11-19
 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之教学(思想论二) 2013-10-20
 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的教学(思想论一) 2013-10-20
 天台教学史——绪 论 2013-10-15
 
© 天台专宗 沪ICP备140235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