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宗的渊源——南岳慧思禅师的教学【天台专宗】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佛学工具 收藏本站 切換繁體版
天台专宗
首页 >> 台宗历史 >> 查看文章
 
天台宗的渊源——南岳慧思禅师的教学
慧岳法师  

(四)南岳慧思大师的教学

1. 传 记

  慧思大师,俗姓李,北魏宣武延昌四年(粱武帝天监十四年.公元五一五)十一月十一日,诞生于河南省汝宁府上蔡县东。

  慧思大师在幼时,就常常梦梵僧劝令其学道,或时常梦见与数友同诵『法华经』。因此,遂借经本于空冢独诵,但未得经旨而日夜悲泣,且面对经卷而顶礼不休!然后梦普贤大士,乘白象王来摩顶而去,遂得智慧大开,过去无法领会的都能顿然了解,尤其被摩之头顶上,忽然隐起肉髻成为奇相。

  年十五(魏庄帝永安二年.五二九)出家受具足戒。之后,谢绝人群专诵『法华』,日唯一食,且不单独接受供养。

  慧思大师在二十岁那年,读诵『妙胜定经』(卍续经一五〇~新文丰版),见赞美禅定,遂遍寻禅德而亲近,以学习礼诵「摩诃衍」——『大乘经典』为常课,尤其选择林野作为居处。后谒慧文大师面授观心要旨,昼则尽职于僧事,夜则坐禅达旦,经三七日,禅力大进,能见一生之善恶业相。更转复勇猛,遂惹禅魔来扰,四肢缓弱,身不随心而不自由,即自观察,知道病障,皆从业惑所生,但业由心起,本来无外境,故坚决之反观心源,业即消灭,后遂动八触(重、轻、冷、热,涩、滑,软.粗),获发根本禅(初禅),得见三生行道之迹,更深加精进,遂豁然大悟「法华三昧」之妙旨,此后,所有未闻之经义,皆自然通达。


①法华三昧,是四种三昧之一,即依据『法华经』『观普贤经』之修法,以三七、二十一日为一期,行道诵经,或立或坐都可,思维谛观实相中道之理,得入于甚深之妙禅定!即『智论』所谓空观之成就。

  慧思大师于三十四岁(东魏武定六年.五四八)那年,在河南衮州与众议论,竟被恶人所毒,幸得禅定力深厚,才能从垂死中获得复活。

  大师三十六岁那年(天保元年.五五〇),齐文宣帝,勅召国内大禅师,晋内台(宫廷)供养,但大师为避免名闻利养而不就。

  慧思大师四十岁(齐天保五年),至郢州(湖北武昌县)为刺史刘环宝,讲摩诃衍(大乘经)义,再破恶人在食物中放毒,于生命垂危之际,幸依禅定力强专念「般若波罗密」毒即消散。禅定力量之不可思议由此可知!

  大师四十一岁(天保六年.五五五),始入光州大苏山(河北光州县南四十里)。经过一年(天保七年),于光州县城西观邑寺,在讲摩河衍时,又再被恶群加害,依禅定力而无事!

  大师四十三岁至南定州,为刺史讲摩诃衍,又被当地恶论师们,用计断绝诸檀信送食,竟达五十日之久,在当时,唯遗徒众们乞食养命。

  大师四十七岁回大苏山时(思大师至大苏山之第五年.五六〇)智者大师(二十三岁)即在此时,亲近于座下。

  大师五十四岁(陈光大二年.五六八)迁锡南岳。但在初至未久(大建元年.五六九),竟被久居该山之九仙观道士——欧阳正等谋害,对簿及至朝廷,但事系诬告,故该道士们,反坐治罪。另一面,慧思大师也因之而得宣帝优遇,且以殊礼饯行,尊称为大禅师,并勅赐其寺额曰「栖玄寺」,从此大师之声誉遍满道俗,无不倾心归仰!

  慧思大师,自从住锡南岳,每日都集众讲学说法,其严格之诃责,使闻者畏警!太建九年(五七七)六月二十二日早晨,召诸大众说:「若有十人不惜身命,常修『法华』『念佛三昧』,而加实践修持『方等忏』等,并能有常坐之苦行者,即随其所需,吾当供给,如无比人,吾当远去」(大正五〇~五六四B),寻无答者,遂即屏去大众,在禅坐中安祥圆寂,颜色如生,异香满室。寿六十三.法腊四十九(本传记.节略『佛祖统纪』卷第六.三祖『圆证法华南岳尊者止观大禅师传』大正四十九~一七九A)

  综上所述可将慧思大师的一生,分为四期:

一、从诞生至十五岁为青少年时代。

二、从出家受具足戒至四十岁为郢州游化时代。

三、从四十一岁至五十三岁为光州教化时代。

四、从五十四岁入南岳至寂灭之六十三岁为南岳隐栖时代。

2. 著作

  有关关于慧思大师的著作内容,综合之:可以说是依『法华经』和『般若经』及『大智度论』的思想为主体论,其著有:

(1)『法华安乐行义』 一卷(大正四六~六九七)

本书是强调『法华经』的实践殊胜,虽是短篇,但是字字句句,都是由思公大师之实践体验的流露,可以说是宗教气味浓厚之名著。

该书中,所强调的实践,分为「无相行」、「有相行」两种。「有相行」是指『普贤劝发品』的观普贤行,即针对恭敬心读诵『法华经』,可由精进力而达成,能获乘六牙象之普贤菩萨的灌顶而得大开智慧。「无相行」是指:『安乐行品』所说,即深修禅定,能获一切诸法中,心相寂减的三味。当知,思大师所强调实践修持行,直接的是:奠定止观为主旨之天台教学基础。间接的是:影响到禅与净土之兴隆。

(2)『诸法无诤三昧法门』 二卷(大正四六~六二七)

本书是叙述菩萨,从初发心至成佛的一心、一身、一智慧等万行,尽是为教化众生,才是真的学佛法。但欲成就佛法,必须持净戒而精进禅定,才能妙证三昧。但坐禅,必以四念处而修观。当知!修四念处观,必以空观思想而摄持身、受、心、法之观行。所谓「无诤」是空慧的别名。出典:『顺权方便经』(大正一四~九二一)、『乐璎珞庄严方便经』(大正一四~九三〇),且多依『法华经』而论,并强调坐禅要旨。

(3)『随自意三昧』  一卷(卐续.精五十五~四九六)

本书是依「首楞严定」之意的大作,系是阐明:「非行非坐三昧」真义。和智者大师所著:『觉意三昧』、『摩诃止观』之「随自意三昧」同其意义。然本书是以八识为佛性,强调初发心菩萨,修六波罗密,必依禅定为根本,且观「行生坐卧」四威仪,及食、语等的行仪工夫为主旨。这种思想,早被智者大师所引用。继之,荆溪大师于『止观辅行』更为之发挥。但,智者大师的止观是依『法华经』,『觉意三昧』是依『大品经』的思想,本书是依「首楞严定」而阐述,其论述方法,各具特色!

(4)『立誓愿文』  一卷 (大正四六七八六)

本书是忠公大师,自述求道历程发菩提心的誓愿文。强调末法时代的修行难!自述曾斗争过不少的内在苦恼,和外障的侵害而不退心,且更勇猛精进。然为度末法众生,必须先庄严自己,而后修自利、利他行才能成就妙果。慧思大师的一生,虽遭遇数次恶人之毒杀及迫害,但反助成其成就更坚强的道心。又本书中,并阐明末法思想,及信仰道教的炼丹,并当时佛教比丘等行动,和南北朝末期一般思想之趋势都可知道,可以说是有具佛教历史价值的一部。

(5)『受菩萨戒仪』  一卷(卐续.精五九~三五〇)

关于大乘受戒仪,在中国本书也许是最古老的一部?内容是:首先请传授戒师一人,宣说请戒师法。次是戒师开导:菩萨戒八种殊胜法、观五法、发三愿、四宏誓愿、奉请菩萨戒师、敬拜戒和尚、次授三皈、问遮难、正授戒「先说三相(三聚净戒)、次十重戒」,最后礼谢。

关于本书,据近人研究,被认为是元朝时代的惠思之作品,但元代的僧传里,却寻不到有惠思传记?

(6)『大乘止观法门』  四卷(大正四六~六四一)

本书是大乘教义的实践止观方法。内容分为:止观依上、止观境界、止观体状、止观断得、止观作用等。其初,即:显明自性清净心、真如、佛性、如来藏等。更在佛性段解释,真如体用、觉不觉的真义、染净二种缘起,流转还灭二门之要旨等。

更关于一心体状,叙述真如理心,其体绝待无明相,本来具染净二用,且能显明染净二薰而依诸法,进而说:空、不空两种如来藏.然不空如来藏的真如之体,即具染净二性、染净二事,故染净迷悟的一切法,都摄归一大真如海,法法互摄,事事总是无碍绝待。上述,尽是吾人的举手提足,都是依止一心而成立,然止观也是依止一心等。但近代学者中,有人认为本书是地论宗的昙迁大师之作,须待查究?

其他还有『四十二字门』二卷、『释论玄义』一卷、『次第禅要』一卷等,可惜都无存了!

  综上述,慧思大师的著作,是依『法华』和『般若』为中心思想可知!盖因『般若』的特色是凝照(理论)、『法华』是导化(实践),慧思大师的这种主张——教观两门,无疑是奠定了天台教学的基础!

3.思想

㈠法华思想

  智者大师所创立的天台学——法华至上的论理,乃继承慧思大师的法华三昧思想而组成是人所熟知!所谓慧思大师之法华思想,在『续高僧传』说(大正五〇~五六二C)

「……道志弥隆,迥栖幽静,常座综业,日惟一食,不受别供,周旋迎送,都皆杜绝,诵法华等经,三十余卷,数年之间,千遍便满。……法华三昧,最上乘门,一念明达……。」

上述足见慧思大师是解行并进,尤其注重实践,故在修学时期,既讽诵及于千遍的『法华经』,不执于字句解释,乃理义齐彰的精读,加之实践修禅的功行,所以得深证法华圆融圆顿之奥旨,了别「空有一味,凡圣一如」之诸法实相体,成就空观之法华三昧。

  慧思大师自证法华三昧后,强调法华至上,组织法华教学之新思想,特别重视「安乐行品」四安乐行和「普贤品」的读诵行为旨趣。其著『法华安乐行义』说(大正四六~六九七)

「法华经者,大乘顿觉,无师自悟,疾成佛道,一切世间,难信法门。」

  认为『法华』是『大摩诃衍』,而区别声闻、缘觉、钝根菩萨、利根菩萨之四种根器中,『法华』是唯对利根菩萨所说之不次第行!这种思想,乃超越从来之空观思想的论调,所以湛然大师在『止观大意』上(大正四六~四五九),开始便赞叹说:

「今家教门,以龙树为始祖,慧文但列内观,视听而已!泊乎南岳、天台,复因法华三昧,发陀罗尼,开拓义门,观法周备。」(陀罗尼是梵语,译为记忆术

  依此已明显地证明天台学之渊源是依据龙树大士的思想,观法的发端是由慧文大师,但教义和观法,能以融合而阐明『法华』本义,即是慧思大师。故慧思大师是我国法华教学上,妙证法华三昧的第一人,已无疑议!

  又关『妙法华经』的弘扬,自罗什三藏传译后,相槛继则有:道生(?~四三四)、僧印(四三五~四九九),法云(四六七—五二九)等诸大德的弘传,但当时中国佛学界的思想主流,在北方是盛传研究『华严』,在南方早被『涅槃』占其优势,故虽称妙谛至上的『法华』,因被『华严』『涅槃』之兴隆而无法显扬于当世!

  直至慧思大师出世,基依北齐慧文禅师之思想,加之以龙大士的『大智度论』,作为修持的有力根据,而得证法华三昧,明『法华』就是佛陀度生的极致本怀,认为『法华』至上,是一切经典之总冠,所以特奉『法华经』于醍醐味的位置。慧思大师,将隐没多年而不受重视的『法华经』,俾使其恢复本来面目,而光扬于后世!继之,复得智者大师弘扬,奉为纯圆独妙无上之醍醐以来,至今已具千三百年的历史,仍然占上经王宝座地位,首当归功于慧思大师奠定基所得来的妙果!

  慧思大师,所以立法华至上的思想渊源既如前述,乃依龙大士『大智度论』而来!但是『大论』思想,不单是基依『大品般若』之空观思想而已,更透着浓厚的法华大乘超越思想!这种特殊思想,自被北齐慧文大师赏识之后,面授与慧思人师,更得慧思大师自头陀实践熏习所证,尽得其秘藏称为「法华三昧」(般若空观的成就)

  所谓法华三昧的修持法,慧思大师曾立下两种实践的方式,(1)有相行:是将散乱心,摄而专注于系念诵持。(2)无相行:是依所证的禅定力而观察本性。此在『法华安乐行义』(大正四六~七〇〇AB)曾说:

「无相行者,即是安乐行,一切诸法中,心相寂灭,毕竟不生,故名为无相。……复次:有相行,此是普贤劝发品中,诵法华经,散心精进,知是等人,不修禅定,不入三昧,若坐若立若行,一心专念法华文字,精进不卧,如救头然……是名文字有相行。」

  于此可知,慧思大师是「有相行、无相行」兼筹并顾的大实践家。关于有相、无相之诵持,据『景德传灯录』(大正五一~四三一A):「日唯一食,诵法华等经满千遍。」更对其门下,如:僧照、慧成、慧超、慧威、智者等诸大师,都是先授以「有相行」为初入道之基础,再而转进修学「无相行」为深入「法华三昧」的妙观行。

  考「法华三昧」一语,虽出于『法华妙音菩萨品』(大正九~五五A)及『妙庄严王本事品』(大正九~六零B),但仅有名词,尚未曾解说其修持法,所以慧思大师在『法华安乐行义』里,补述了法华未曾解说的行法——有相行、无相行为必修的实践法。这种行法,并非慧思大师己见,即依据『法华安乐行品』(大正九~三七A)思想而来!所以慧思大师才强调末法的众生,必须如法勤修,才能印证实相——「法华三昧」。再者:慧思大师对于『法华经』的理解,真不愧有千遍的诵持,其所得也确有独到之见地,如『法华安乐行品』(大正九~三七A)的本文说:

「若菩萨摩诃萨,住忍辱地,柔和善顺而不卒暴,心亦不惊!又,复于法无所行,而观诸法如实相,亦不行不分别,是名菩萨摩诃萨行处。」

 慧思大师,对于此段的解释是(大正四六~七零二A)

「……住忍辱地,菩萨忍辱能生一切佛道功德,譬如:大地生长一切世间万物,忍辱亦复如是!菩萨修行大忍辱法,或时修行慈悲软语,打骂不报,或复行恶口粗言,打拍众生,乃至尽命,此二种忍,皆为护正法调众生故,非是初学之所能为!……柔和善顺者:一者自柔伏其心,二者柔伏众生。和者:修六和敬,持戒修禅智及证解脱法,乃至调众生瞋恚,及忍辱持戒,及毁禁皆同涅槃相。……善顺者:善知众生根性,随顺调伏是名同事六神通摄。柔和者:名为法忍。善顺者,名为大忍。而不卒暴者,学佛法时,不怱怱卒暴,取外行威仪,及化众生,亦复如是!心不惊者:惊之曰动,卒暴匆匆即是惊动,善声恶声乃至霹雳,诸恶境界及善色像,耳闻眼见心皆不动,解空法故,毕竟无心,故言不惊。又复于法无所行者,于五阴、十八界、十二因缘中诸烦恼法,毕竟空故,无心无处。复于禅定解脱法中,无智无心,亦无所行。而观诸法如实相者,五阴、十八界,十二因缘,皆是真如实性,无本末、无生灭、无烦恼、无解脱。亦不行不分别者:生死涅槃,无一无异,凡夫及佛,无二法界,故不可分别。亦下见不二,故言不行不分别,不分别相不可得,故菩萨住此三昧。……是名菩萨摩诃萨行处,初入圣位即与等。是不动真常法身……亦得名为证如来藏,乃致意藏。」

观此,可以很明显地证明着慧思大师的见解,已超越前代空观思想境界,而深入如来藏说的伟大思想是值得注意。

  再进一步说,慧思大师所证到的「法华三昧」,对于整个佛教来说,也是不能忽视的,因为『法华经』所说,是速成佛道之大乘教法,故希望迅速立地成佛的行者们,必须学习法华三昧法!因学习此法就是成佛捷径,仍然是整然佛教的要旨,故在『法华安乐行义』开端(大正四六~六九七C),表示得很明显:

「法华经者,大乘顿觉,无师自悟,疾成佛道,一切世间难信法门!凡是一切新学菩萨,欲求大乘,超越一切诸菩萨,疾成佛道,须持戒、忍辱、精进、勤修禅定,专心勤学法华三昧。」

  于此,更证明慧思大师之极力强调「法华至上」,其旨为速成佛道的要门。换言之:他了达一切众生,具有本来清净无垢的法身,因被无明业惑所染堕为凡夫,如能以熏习净法、修禅的妙定力,得体会觉悟到实相本质,俾之恢复本来面目,即是妙证「法笔三昧」的妙观成就法门。

  再说,慧思大师是妙证前人所未证之「法华」含具的超越思想,所以对于「佛陀」两字的解释也有独到的见地,认为不必断尽烦恼后才称为佛陀!因为一切众生,本来具有法身如来藏,只是被无明遮蔽其本心,而如来藏不显现而已!现在是指唯能觉悟本来清净具一切功德,即可称为佛陀。所以他说:是顿觉,无师自悟,不必藉修持之对治行,称为世间难信的法门。换言之:是无师的自然觉(本觉),不必经由次第行的修持,称为法华之真精神,即由法华之真精神而所证入的法华三昧,始谓之法身如来藏的觉悟!

  又『法华经』是明一乘法门,所谓:乘是学一心一法,同时是具一切功德之最上乘法!换言之:只凭依着一心修持之力量,而不必经过次第阶位及断烦恼等,为佛道一乘法。在『法华安乐行义』(大正四六~六九八C)说:

「……法华菩萨,即不如此,一心一学,众果普备,一时具足,非次第入,……不从一地至一地者,是利根菩萨,正直舍方便,不修次第行,若证法华三昧,众果悉具足。」

慧思大师认为法华行者,才是利根菩萨,远异于钝根菩萨和二乘及外道等。所以强调法华不须经次第而进修真道,乃属果因一时具足的圆顿法,这种圆融的超越思想,无疑是深证法华三昧,体会到『法华经』含具一乘真实理论为焦点!

  又据光宅法云(四六七~五二九)大师解释『法华经』(参照:大正三三~六五九)「法师品」及「见宝塔品」,是为大菩萨开三显一,且为流通法举的行者说。「安乐行品」是为畏惧退堕的小菩萨,且是维护身命的危险、免苦、得安乐等等。但慧思大师却不以为然,他认「安乐行品」,即是为大菩萨,说四种安乐行的行规(参照:大正四六~七〇〇A)而命名:第一为「正慧离着安乐行」,第二为「无轻赞毁安乐行」(转诸声闻令得佛智安乐行),第三即「无恼平等安乐行」(敬善知识安乐行),第四「慈悲接引安乐行」(成就神通智慧佛道涅槃安乐行),作为规定菩萨之内容,归结以法华三昧而显菩现萨实践行为旨趣。换言之:其第一安乐行,是以「自利」证得之实相净观行,余三都是有关济度「利他」实践慈悲行,这种思想渊源,是依据龙大士『大智度论』而来,该论卷十八(大正二五~一九五A)说:

「以无相破诸法相,若有无相相,则坠诸法相中,若不入诸法相中,则不应难无相,皆破诸法相亦自灭相,……是故圣人行无相,无相三昧破无相故。」

如此强调无相三昧,旨在祈行者不得单以消极空观为目的。又卷四十二(大正二五~三六六C)说:

「复次:有「无相三昧」,入此三昧于一切法不取相,而不入灭定,菩萨智慧不可思议,虽不取一切法相,而能行道,……菩萨亦如是,于诸法中,不住而能行菩萨道。」

更是阐明「无相三昧」,是菩萨积极为社会化度的论调!这种思想,被慧思大师应用于所著『法华安乐行义』中,以创立四种安乐行为旨趣。

  又慧思大师之法华思想中,更值得注目的是:对于三忍的解释,即:生忍、法忍、大忍,依据『智度论』卷第六、十四、十五、八一等处的解释,及『法华』妙音品(大正九~五五C):「世事可忍否」句,加以发挥「忍」之真实含义,及加内自证「法华三昧」的妙智用而倡立新学说。即分为各具三义,唯关于「生忍」的第一义是(大正四六~七零一B)

「菩萨受打骂,轻辱毁呰,是时应忍而不还报,应作是观,由我有身,令来打骂,……我若无身,谁来打者,我今当动修习空观,空观若成,无有人能打杀我者。若被骂时,正念思惟,而此骂声,随开随灭。前后不俱,审谛观察,亦无生灭,如空中响,谁骂谁受。」

如此解释,是希望行者于修持实践期中,必须知道忍辱,是与『法华经』法师品所谓「诸法空为座」的思想,颇相类似的。至其第二义是:

「菩萨于一切众生,都无打骂,恒与软语将护彼意,欲引导之,于打骂事,心定不乱。」

针对积极之忍辱行者,对于仇人,能「以德报怨」的精神,并加以爱护,与『法华』法师品所谓:「柔和忍辱衣」的含义颇相近似的。至其第三义说:

「于刚强恶众生,处为调伏令改心故,或与粗言,毁呰骂辱,令彼惭愧,得发善心。」

则是使之生起无缘大慈的大乘无畏精神,来为折伏对方信顺,令其恢复净法,至速生起善心,这与『法华』法师品所谓「大慈悲为室」是相相近似的论调。

由于上述,慧思大师是着重于第三义为旨趣可知!所以强调(大正四六~七零一C)说:

「若有菩萨行世俗忍,不治恶人,令其长恶,败坏正法,此菩萨即是恶魔,非菩萨也。」

如菩萨不敢实践无畏精神,即非菩萨之大乘行,终竟无法趋入如来大悲的本性,故关于第三义解释,特为引出『涅槃经』卷第三金刚身品(大正一二~六二三C)的有德王,对觉德比丘的因缘,来作为有力的证据。至于法忍,也有三义的解释,那是在教法上,建立明众生忍的根据为旨趣(原文过长省略.参照大正四六~七零二A)

  又大忍亦名神通忍,『法华安乐行义』说(大正四六~七〇二AB)

「誓度十方众,勤修六度法……一念悉能通观察之,一时欲度一切众生,心广大故,名为大忍。」

此还可看出慧思大师之根本精神,是以忍为修学菩萨的实践法门!换言之:慧思大师是以忍行为出发点,进趋证入法华三昧无相行为其中心论据,所以说:「法华三昧法」不是唯依单调之消极空观,所能得来的空定为如意,诚是展开具有魄力之折伏行为,及以注重实践为入道要径。故慧思大师虽发现他经,如『湼盘』、『思益』等经,也有含着圆顿理论,但它却有思想不专之嫌,且还有方便而复杂的思想渗在其中,唯『法华』才是原理纯粹之一乘圆实法门,这在『法华安乐行义』,便有充分的流露是值得称颂的名著。

  综上述,慧思大师最重视实践体验证悟,进而究明理论根源为学佛之归宿处,更可以说:他是妙契佛陀度生的本怀!还在另一方面的法华思想,无形中孕育了智者大师创立天台教学基础,是毫无疑议的事实。

㈡ 缘起思想

(1)十二因缘观

  近世纪来,将佛教思想严格分为「实相论」和「缘起论」两大系。且此两系各立门户,各自研究专精者,还不乏其人!但这实在是一种错误,所谓分系原是使学者们,容易深入佛法为目的,故分类教学,是为方便而设立而已!

  本来「实相」与「缘起」是同一法的两面观,即为显现真理的本体而名为「实相」;以显明法理于现前为「缘起」。换言之:万有诸法,尽是随缘生起而不离本体实相。故称为实相系之天台教学,也不无含有缘起思想的理论,否则便无法深入止观实践门了!因为追究诸法实相本体,必须从迷界的流转,以依观照「缘起」现象为其前提,才能得到「实相」的显现。

  所谓缘起,有「业感缘起」、「唯识缘起」、「真如缘起」等。然天台教学究竟是采用何种缘起?天台学乃包括诸宗学派思想,加之以第一义谛,而整然组成为天台家独自教学的风格。

  在慧思大师以前,中国佛教学界所盛行的缘起思想,已有毗昙学派所倡的十二因缘观,及北魏勒那摩提(Rathamati)和菩提流支译,天亲菩萨「十地论」为依据之黎(赖)耶缘起说。及至梁朝,又有如来藏缘起思想思想的倡说。之后,更有真谛三藏翻译之无着菩萨『摄大乘论』,始倡「九识道后真如」,即清净真识等诸种缘起学说。但都是以流转门为其主体论,至于还灭门的学说,却尚未得到当那就时学者们之求知研究,最为可惜!

①毗昙学派:属印度小乘二十部中之萨婆多部,即我国十三宗之一。在南北朝时代,研习『阿毗昙心论』『杂阿毗昙心论』等。此宗以六因、四缘而论诸法生起之相,故又被称为「因缘宗」。

②赖耶缘起:四种缘起之一。主张一切万法皆由阿赖耶识缘起,即一切有情之根本所依。

③如来藏缘起:四种缘起之第三。即指如来藏之自性清净心,生起一切万有的缘起论。

④还灭门:在缘起论中,从无名乃至老死的论调为流转门。从老死追求至无明为还灭门。还灭门的主旨是检讨人生之老死从何而来?追根究底,始知所谓生死的根源,乃被无明所迷惑,故欲求解脱生死,必消灭无名为先,而无名一灭即生死自休的妙论。

  慧思大师,在表面虽依十二因缘为根据的缘起思想,但其中心乃是依「法华一乘」之妙理,而展开佛性本具,即:凡夫统具佛性的现象哲理,立下以如来藏缘起为主体特质。在『诸法无诤三昧法门』卷下(大正四六~六三九A)说:「因眼见色,生贪爱心,爱者即是无明」。这很明显表示「无明」之根源是贪爱。贪爱即由心所造业而成「行」,乃至次第相续而「生」,相续断绝即为「死」。如是十二支相,关系至一人一念心中,同时完成现象的独立见解。这和「说一切有部」所谓:剎那十二缘起论,甚相符合。同时也可以说,已为智者大师铺好在所谓「一念因缘观」之根本理念的思路。再进一步的说:更推展到不可得空而成为慧性,即依十二因缘理而得解脱束缚。换言之:即显明达到空观之极致——当体即空。更以十二因缘观,叙述人之一念,本来具足「无明即湼盘」「烦恼即菩提」,实为极精巧的妙论!

  又十二缘起,本来是以「无明」为第一位,久已成为定型。但慧思大师,却以迷界缘起为直接原动力,树立「行」为主位。在『诸法无诤三昧法门』卷下(大正四六~六三八B)说:「随善恶业种种,颠倒妄念造善恶,随业受报遍六道」。对于无明解释,在『诸法无诤三昧法门』卷上(大正四六~六三二)说:「妄识本无体,依因寂法生,妄想生妄想,转轮十二缘。」

即指缘起之中心体,称谓妄识。但识有六识、七识、八识的分别,故「无明」和「行」,还是具有密切关系可知。

  慧思大师,更将无明分为「共伴无明」、「无始无明」。前者是以无明烦恼,合行善恶业时的无明,即由六识建立而成;后者又称「独头无明」或「不共无明」,即指眼识不对色法,无明不合「行」贪爱以前的论调。再以分别「根本」和「枝末」来说:即属「根本无明」。如只以六识为依据的论法,即不容易解释,所以必须进至具有「八识」立论,为其理论基础,但在八识之中,称为第七末那识。又在「真如缘起」里,被说明为起动一心真如的根本无明。在『法华经安乐行义』(大正四六~六九九A)说:「本从一念无明,不了妄念心」。又在『诸法无诤三昧法门』卷下(大正四六~六三九B)说:

「因眼见色,生贪爱心,名为无明。为爱造业,名之为行。未睹色时,名为独头无明,亦名无始无明,亦名不共无明。」

观上述,很明显指「无明」是由贪爱之心,首先先行我法的执见。所谓我法二执,乃是位于贪爱无明的前位。若以真如缘起来说:由一心真如起动,展开三细六粗,忽然念起的无明。

  又有关十二因缘的观察,慧思大师更具有卓见,即对于流转门,所展开的迷界「生观」,和还灭门之翻迷得解脱的「灭观」,都是依空观而观察为焦点。比如「过去」和「现在」因果关联之缘起真相,归纳于不可得空而终止十二轮转为旨趣。对于还灭方法是:依善知识的启导而进入灭观,如以限识见外境,其所见是什么?由眼识而见?或空明能见?或色自身与见?意识与之见?都可以如是推检。然眼识是众缘所生之法,但众缘毕竟性空,无有眼、色,见者无,不见者亦无,唯是一念无明之不了妄念动影而已。但无明妄念如虚空,一切悉是无所有、无所得的毕竟空。故须彻底的明了空观十二因缘的当相当体,即是不生不灭的大涅槃。换言之:惑、业、苦,即可以「法身」、「般若」、「解脱」之相对照,得显现还灭论于至理的论调。在『诸法无诤三昧法门』卷下(大正四六~六三九B),关于空观意义(原文过长不引),更说:眼识见色时,所见到空、明、根、尘、意、识等,因为眼不能见到始末,悉归「皆无所得」,因无始法,亦无所得,始成「无始空」,以有「无始空」,故能破无明,始成方便慧,终能成就「真实智」的妙受用!

  如是,还灭观的义趣,可以说是慧思大师,由实践熏修所得来的独到禅观之流露。换言之:慧思大师是始终贯彻,以空观为中心而建立缘起思想的教学。

(2)如来藏缘起观

  慧思大师,对于十二因缘的解脱论,无疑是依据「阿毗达磨」的六识而建立法门,但却不执着它的规范而离开「阿毘达磨」,以独创发挥自己的思想,诚是值得重视的一门。在『诸法无诤三昧法门』卷下(大正四六~六三九B)说:

「无爱行二法,不能于中,种识种子……无明为父,爱心为母,行业和合,生识种子, 亦得名为种识种子,种未来身,故名为种。」

明显地指出最初所见的色,始生无明,为妄识种子论。又说(大正四六~六四〇A)

「六识为枝条,心识为根本,无明波浪起,随缘生六识。六识假名字,名为分张识。随缘不自在,故名假名识。心识名为动转职。」

所谓动转识,即和『起信论』所说的「业识」相符合。更在『诸法无诤三昧法门』中,处处可以看到的心相、心性,即是以六识为心相,空一切烦恼为空性——如来藏自性清净心。所谓如来藏,是针对迷惑众生也具有内在之本性,因业而流落现实的十二轮转而不休,故名为众生。然众生更分为「身身」、「心身」、「身本」,以业感果报所受的肉身为身身,以心心数法为心身,现见所有的众生,悉是以身身和心身所构成!而每个众生,所隐藏着眼不能见,但却又能知能觉的如来藏性为身本,其身本所隐藏的如来藏,是「在浊不污」、「在净不增」,虽在烦恼业感中毫无变动,是以亦名为自性清净心。然认为妄识是能动,但是现前十二因缘的深奥,却具有隐密之自性清净心。这种说法和「阿毗达磨」所谓的公式缘起的论法,则有天渊之别了。又以身本为「如来藏」,这是领悟『法华经』第四「见宝塔品」之三变土田(梵语:纥差怛罗Ksetra)的深意为焦点。在『诸法无诤三昧法门』卷下(大正四六~六三五C)说:

「他土之音,有二义:一者本土,是如来藏,一切众生不能解故,贪善恶业,输回六趣。二者,一切众生,无量劫来,常在六趣,轮回不离,如己舍宅,亦名本士。」

上述所依『法华』法门,本是一乘法,而且是顿中的极顿。当知,二乘及新发意菩萨等,都无法理解,故依宝塔之出现,而方便将未熟根机的众生,移去他土。所以强调「本土」是「如来藏」和「佛性」,称谓顿中之极顿,也是迅速成佛的捷径。换言之:法华法门的特质,是以诠明「如来藏」和「佛性」之法理圆融为其主体。故「法华迹门」的要谛,即在「方便品」之十如实相。这种论调,成为天台家公认的定说。

  至于实践方面,慧思大师更以「严持净戒」,「心境契同」,「能所冥一」的实践功夫,为显现隐密深奥的「如来藏」,且依获得之智慧,成就他所提倡的教学主义,诚是值得注意。更在『诸法无诤三昧法门』卷上(大正四六~六三零A)说:

「若无净戒禅智慧,如来藏身不可见,如金矿中有真金,因缘不具金不现。众生虽有如来来藏,不修戒定则不见。净戒禅智具六度,清净法身乃显现。净妙真金和水银,能涂世间种种像;如来藏金和禅定,法身神通应现往。」

由上文可知慧思大师乃禀承慧文禅师的一心三观,以悟得「心体」、「心性」,绝非是观念化的虚妄体,即是突破观念,以「秘藏无作戒体」之如来藏为主人翁!更加以『法华经』四安乐行为依据,而努力严修所获得之禅智冥符的结晶——法华三昧为旨趣。

  上述,慧思大师的缘起思想,是以十二因缘为基础,而由六识建立业感缘起说,更深受地论师和『胜鬟经』的思想影响,再详细论述枝条之识,以针对于根本之识,扩展至深奥隐密之缘起本体为如来藏的殊胜学说。换言之:「十二因缘」即「真如」、「如来藏」之特异缘起的卓见,这当然和禅定是贯串不离的妙论。在『诸法无诤三昧法门』(大正四六~六三五C)说:

「天人阿修罗等,薄福德故,不能感见三变座席,复不感闻,本无如教,甚深妙声,是本无如、如来如、一如无二如,本末究竟等,唯佛与佛乃能知之!」

可知慧思大师的实践特征,是认为「自性清净心」和「涅槃」是一致不二。即「心」与「心性」无须分别而强调自体究竟为旨趣,即理论与实践并行,才是成佛之道的本质!

  综上述,慧思大师之自立修行方面,即以『随自意三昧』『诸法无诤三昧法』成就『般若空观』!『法华安乐行义』是「法华三昧」之「实践道」,故般若空观与法华实践道是相互圆融,即由实践体验的妙证,发挥疾成佛果之捷径!

  另一特色是弘化方面:在『法华安乐行义』(参见大正四十六~六九八B)自设问答:妙法莲华是什么?一乘义是什么?如来藏是什么?大摩诃衍是什么?依『大品般若』说:摩诃是大,衍者名乘,亦名到彼岸。云何更有「大摩诃衍」?依『大品般若』,摩诃衍是大乘,『法华经』是「大摩诃衍」即「大大乘」。对于妙法莲华之定义说:妙是众生妙故,法是众生法,莲华乃为解释上之方便借喻语。

  又特以显示莲华殊胜,对世间华之种种相比拟,即世间华之种类虽多,综合起来,可分为①狂无果,②一一果,③一多果。所谓狂无果是喻外道、二乘。一一果是喻钝根菩萨之次第道、次第行。一多果是喻法华菩萨之不次第道、不次第入为旨趣。以图示之:

①狂无果:外道、二乘——二乘

②一一果:钝根菩萨——次第道次第行——三乘

③一多果:利根菩萨——不次第道不次第入——一乘

所谓一多果的含义,即「一心一学众果普备,一时具足非次第入,亦如莲华一成众果,一时具足」(大正四六~六九八C)。如是比拟,阐明法华菩萨道的殊胜,是思大师对经典理论拟定浅深教学的明判,还可以说已奠定天台化法四教判教之先驱是值得歌颂!

  可惜!慧思大师的一生实践生活,淬励于头陀苦行而致损健康,尤其屡次遭受迫害,故因之证道方面也大受影响,自述唯证六根清净位,诚使读到他的传记者,无不惋惜不已!

上一篇天台宗的渊源——北齐慧文禅师的妙悟  
下一篇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南北朝时代之佛教学风  
编辑: ttzz | 时间: 2013-10-01
所属专题:
文章有误,我要纠错>>
本栏目其他文章
 结论及参考书目 2013-11-19
 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之教学(思想论二) 2013-10-20
 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的教学(思想论一) 2013-10-20
 天台教学史——绪 论 2013-10-15
 
© 天台专宗 沪ICP备140235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