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的教学(传记)【天台专宗】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佛学工具 收藏本站 切換繁體版
天台专宗
首页 >> 台宗历史 >> 查看文章
 
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的教学(传记)
慧岳法师  

(二)智者大师之教学

1.传记

智者是大师的尊号,幼名称为「光道」「王道」,法号「智顗(音.义)」,字「德安」。所谓「智者」的称呼,是隋炀帝所勅封。

大师俗姓陈,世居颖川(河南省许州之西),至东晋时代(西纪四世纪顷),因胡族(匈奴、鲜卑、羌)等侵入华北,朝廷也被迫迁都于建康(南京),是以陈氏一族,也跟随政府南迁移居于荆州华容县(湖北省),大师是梁大同四年(五三八)七月诞生于此地。据传说:大师出生时,光明满室,俱重瞳相,幼年聪慧过人。七岁时,就能谙诵『观音普门品』等经,故被誉为神童。

大师之父亲陈起祖,系任职于梁元帝(武帝第七子萧绎)时,官拜「使持节散骑常侍」,更被封为益阳县开国侯。

梁承圣三年(五五四),江陵一带,被西魏的大军攻袭,处于无可奈何的情形下,梁元帝唯有投降,从此天下的大权,便归于陈霸先之手,遂改国号为陈(传五代三十三年)

梁朝之灭亡,影响了陈氏一家的没落,即:大师之双亲起祖夫妇,因亲睹国家的惨亡,致忧悲过度,一病不治而相继死亡(大师十七岁)。古人说:「好景难长,世态变幻无常」!诚然不错,昔日之名门公子,即时变为无依的孤儿!但这种家破人亡之悲境,也许是促成大师脱离俗尘的增上缘?果然于翌年,机缘成熟,投礼长沙果愿寺法绪大师出家(大师十八岁.五五五)。二十岁,依慧旷(五三四~六一三)律师受具足戒。之后,到大贤山(湖南衡州南境),闭门精研持诵『法华』『无量义』『普贤观』等经,在仅仅两旬之间,尽得其奥旨,诚是宿根深厚。

陈天嘉元午,大师(二十三岁.五六零),遥闻光州(河南省)大苏山,慧思(五一五~五七七)禅师之禅慧兼具,德风盖世,决意欲投其门,遂摒弃一切,越险冲难,始得进入光州。当时的光州,是处于陈齐两国界境,为兵火不断的地方。思禅师一见,就连声的欣喜说:「昔日灵山,同听法华,宿缘所追,今复来矣!」(大正五零~一九一C。由此大师具有非凡之宿因可知。

大师在慧思禅师座下,苦练参究,精修普贤道场(法华三昧行),一日,持诵『法华经』至药王品之诸佛同赞言:「是真精进,是名真法供养如来」句,豁然大悟,心境朗明,犹如:长风云游于太虚之微妙境界!同时,思禅师赞叹说:「非汝勿证,非我莫识,所证者:法华三昧前方便也,所发持者,初旋陀罗尼也注。」(大正五零~九二A大师自证三昧后,口若悬河,遂得无碍辩才,同时博得同道们之器重!大师这次的开悟,后人赞叹称为「大苏妙悟」。

有一日,大师代讲『大般若经』时,慧思大师即席对大众说:「可谓法付法臣,法王无事矣!」大师这种成就,虽然时时受到慧思大师的赞叹!但他却不以此自满,朝夕更加努力而勤修不懈!不久,战事又起,承慧思大师示意而下山,至金陵瓦官寺住锡,时为陈.光大元年(五六七大师三十岁)

大师住锡瓦官寺后,大开法筵,将其独得佛乘之妙慧,加之纵横无碍的辩才,讲解佛法之奥旨,使当时堪称德居僧首的警韶、法济、法安等法师,尽舍指南之位,尊北面之礼于座下听讲。(参照:大正五十~一九二C

大师以年仅三十岁之僧青年,能在东晋以来,佛教文化最兴盛的金陵立足,且扬名于世岂是偶然!由此可以说大师在大苏山,亲承慧思大师严厉之磨炼薰陶出来的成果。因为佛法的价值,旨在于注重理智之修持和德行,决非仅以语文和口头禅所能体会得到的。

大师住锡金陵八年间(五六八~五七五),受到举国上下一致的皈崇,即:上得皇室的宠遇及朝野名士之礼敬;下受兆民钦仰!若以弘法方面,当然是成功的,但究其自他两利方面来说,欲仍离大师的本怀尚远!换句言之:因为听法者虽日益增多,但领悟者却日渐减少!大师眼见如此情形,精神上有说不出的苦闷,于是想到与慧思大师临别时:「……必须传持慧灯化物,勿为作断佛种之人」的严诫,遂油然而生惭愧!对于利他济世的任务,发生无法形容的难过!是以大师便想:既然不能利他,且复伤自行,岂不是空费光阴徒劳无益!因此就不顾朝野名士们之挽留,遂隐遁于天台山,日与獭猴为善友;夜和白云作伴侣,实践第二期的苦行生活。

大师于陈.大建七年(五七六.三八岁)九月,进入天台山后,即栖住于华顶峰。一夜,大师在峰巅石座上,静坐思惟,正在薰炼头陀的时候,忽然狂风大作,雷震山动,出现了强软两大魔头注,对大师凶猛袭击,但洞彻诸法实相,已脱离一切忧苦的大师,不为所动,仍是巍巍慈悲庄严的端坐!因此,两魔亦无可奈何而败退,同时清净的宇宙,即时恢复了晴朗寂静的大自然的境界。

大师经过这番降魔後,思想上得大为转变,即由大苏所证的禅定(空观),进趋至法华圆顿一实之中道。换言之:他由禅定转向止观的境界,遂奠定天台教学的基础。

之后,大师移锡于土地宽大的佛陇,创建草茅精舍,继续为诸弟子讲学,至太建十年(五七九)五月,得陈宣帝宠赐:「修禅寺」之匾额,同时令「始丰县」割税,以充作寺内经费,并派两户农民为差使杂役。

大师在天台隐栖时(大建七年.五七五—至德三年.五八五),虽说是栖隐山中自修,但对于度生工作,仍然不懈地的并行之中。即:当时山下附近的住户,无不以从事捕鱼为业,当然这种杀生之恶因,来生必受不堪设想的果报!大师睹此情形,极为怜愍,特嘱寺众,将寺中所有衣物等变卖,兑换银两而购孔玄达之一所大水池,尽收购彼辈所捕的大小鱼类放于池中,使之不被杀而安然一生。

有关放生爱护动物的观念,散见诸大乘经典之中。我国对放生思想,始自齐梁时代,就有人极力提倡,但尚未广行实现!然自大师更倡后,遂得遍及全国,且流传到现在。大师这种悲愿,不仅在我国,即韩国、日本等地也大受影响,且都广设放生「园」「池」以作爱护动物的设施。

大师自创建放生池保护动物后,天台附近一带,号称扈王(渔业首领)的严续组与羊公贺等人,皆深受大师的悲德感化,遂改业从农。更难得的是,他们所经营几十年的渔池,共计六十三所,悉数捐献为放生池,并且发心造船只,恭请大师,在江上讲『金光明经流水品』,以示忏悔!由此可知,大师之度生,不仅是以人类为对象,其恩惠及至群生,这更是大师之慈悲令人钦佩!

大师隐居山中,一住渡过十载寒暑,直到陈.至德三年(五八五.四八岁)正月,陈少主(叔宝)向群臣征询:「现时释门中,谁为最胜?」遂由陈瞑出班奏说:「瓦官禅师智顗,道德超群,威严出众,禅力饶及渊海,昔在京邑,群贤所崇,现隐天台,法云东霭,愿陛下为京邑道俗,令开大法,诏之还京,则功德无量矣。」

陈少主,听奏后,即时出旨请大师入京,但大师根本无动于怀!然后自正月至三月,连接五次诣旨,始得大师的允许被奉迎至金陵。陈少主亲自恭迎并勅住灵曜寺。

至德三年四月,在宫中太极殿,讲『大智度论』开题,九月讲『仁王经』,并主持朝廷举办之仁王法会。大师讲『仁王经』时,少主必亲至座下听讲。更尊以国师礼,请大师至广德殿,报告施政方针等等,极尽弟子之仪。之后,因灵曜寺狭溢,不敷应用故勅迁光宅寺。少主至德四年(五八六)四月,少主驾幸光宅寺,严修舍身大施会,并向大师行五体投地的最敬礼。驾幸而严修舍身大施会,并向大师行五体投地之最敬礼。

至德四年二月,皇后及皇太子在宫中崇正殿,设千僧大斋会供众,并归依大师,受菩萨戒等等,盛极一时。

陈少主祯明元年(五八七)大师讲『法华经文句』于光宅寺。有章安大师记成十卷。

祯明二年(五八八)冬,大师预知金陵非久居之地,藉以参礼意思禅师灵塔为由。率其徒众,向长沙出发,至庐山住锡。不出所料,果然于翌年(祯明三年五八九)正月,金陵就被隋文帝(杨坚)之大军攻破,陈朝亡。

隋文帝,统一天下即开皇十年(五九零),在正月十六日,特以勅诏慰问大师,其诏书的首句便说:「皇帝敬问光宅寺智顗禅师……」由此,当时的大师,在江南佛教界之德望是如何的崇高可知!

文帝之第二子,晋王广,任扬州总管时,极钦大师学德兼优的僧格,遂将扬州城内最大的禅众寺,整修得宛如新建。然后,数次特派钦差大臣到庐山迎请,都被大师拒绝,以「德薄鲜能,不堪作王师」为由,且同时推荐名僧为王师,都未被晋王接纳!后被其诚意感动,才答应到扬州,晋王亲迎于五里亭。特为大师洗尘,敬设千僧大斋于总管府内,特请大师传授菩萨戒,晋王向大众说:「大师禅慧内融,应奉名为智者!」大师回答说:「大王普度远济,应法名为总持」,乃是开皇十一年(五九一)十一月二十二日的事。大师被誉为「智者」之尊称,就是于此开始的。

大师与徒众四十余人,虽住锡禅众寺,但当时的扬州城,是江都之要塞地区,防谍和守卫森严,故不能随便弘法。大师有鉴及此,认为扬州非弘道之所,故仅住数月而不应晋王挽留,遂决意返回庐山的东林寺。大师在此结夏安居后,于八月(开皇十二年,五九二)再至南岳衡山。路过岳州,看见彼地的住民,都不事务农,皆以捕杀为生,因而感到不忍!同时,巧遇刺史王宣武和学士昙犍,太师应他们请留之便,特讲『金光明经流水品』,劝告住民们弃杀业农,竟使一州五县的渔猎户,都感激流泪,尽改业从农,并自愿舍弃渔猎区一千余所。由此可见,大师教化力的伟大!

开皇十三(五九三)年春,大师回到诞生地荆州。当时荆州之外之道俗,听说生长在本地的「陈光道」(大师的幼名)衣锦还归,且是学德盖世之高僧,故争先恐后、老幼相携前来欢迎!当时的盛况,据道宣律师『续高僧传』(大正五零五六六C说:「……道俗延颈,老幼相携,戒场讲坐,众将及万。」

大师,又鉴及荆州是他出生的故里,是以特在靠扬子江岸的沙市.朝北数里之玉泉山,建立一所玉泉寺,现在尚存,有:毘盧殿,大雄殿、天王殿、东西禅堂、智者大师讲经台等,该寺现在还保存有历史价值的署铭「隋大业十一年(六一五)」的铁镬一个。所谓玉泉山,本是荒险之地,时有怪兽蛇暴之难,谚说:「此地是三毒之薮」,但大师不惜劳苦,将此荒山创建为可观的道场。大师这种大无畏的精神,诚是台宗后裔们所应效法的。

开皇十三(五九三)年七月二十三日,隋文帝勅赐「玉泉寺」的匾额。

大师在玉泉寺讲经中,最值得纪念的是:宣讲天台教学之基本圣典『法华玄义』和『摩诃止观』。

开皇十五年(五九五)正月二十日,复受晋王之请,再至扬州讲『维摩径』,并著『净名义疏』十卷,而于翌年秋,回到旧居的天台山。

大师回到天台后,竭尽全力继续撰著『净名琉』,该疏的价值不亚于三大部,因该书是大师亲自撰着的杰作,所以博得后世学者们之珍藏和重视!

开皇十七年(五九七)十一月二十四日,大师自知时至,遂对徒众说:「商行寄金,医去留药,吾虽不敏,狂子勿悲!」后仍口授『观心论』(大师的遗诫),子时一刻,就在石城寺(新昌)弥勒大佛圣像前念佛声中,结跏趺坐而安祥圆寂。春秋六十.僧腊四十。

以上是:大师一代应化六十年间的概略,兹为易于参考,特列其年谱如下:

综上所述,大师的思想,可分为前后两期,即:在瓦官寺的弘法,可以说是继承慧思禅师的实践般若,专以空观为根本属前期思想。自从隐居天台山,在华顶峰头陀降魔妙悟后,即由空观趋向法华实相观属后期思想。

大师自证法华一实妙理后,遂以自解佛乘讲说三大部等,而集大成台宗教学盛典,树立中国佛教的中独立的一宗传至唐代称为天台宗(本传记,参照:『佛祖统纪』大正四九~一八零~一八七.『天台智者大师别传』大正五零~一九一A~一九七C、『国清百录』(大正四六~七九三~八二三)、『天台大师之研究』二八~六七,佐藤哲英博士著。)

有关智者大师圆寂后,即开皇十八年(五九八),徒众为大师建塔,号「定慧真身塔院」,藏有大师全身舍利即德像、方袍等,但现在德像及方袍均不见?

至宋代建隆初年(九六零)吴忠懿王与义寂法师重建寺宇。祥符元年(一零零八),勅赐「真觉寺」匾,宏传戒法,打开将筵。

明代隆庆年间(一五六七~一五七二),大师之二十七世孙真稔法师,重修佛殿僧房,大振宗风。

清光绪六年(一八八零),杭州许灵虚、湖南魏槃仲、天台县长杨昌珠等居士,请敏曦法师整修塔院。于一八八九年开坛传戒讲经,为恭祝大师圆寂千二百九二年纪念。

注:

法华三昧前方便,初旋陀罗尼。梵语:陀罗尼,译为「总持」「能持」,乃能摄持无量佛法而不忘失之「记忆术」。初旋陀罗尼,是指由得空理智力,能旋转凡夫之执着相,得入空定,即旋假入空之证空观。所谓旋是转也、疾也。

法华三昧前方便陀罗尼,乃以十信空假定为方便,其中空定为初,假定为后,故以空定名为前方便。又陀罗尼有三种:旋陀罗尼、百千万亿旋陀罗尼、法音方便陀罗尼等。今指初旋,即空观之初旋陀罗尼,乃由凡夫修止观,(从凡入空的禅定。得配合于修道位,证观行五品,即五品弟子位。)又法华三昧通于正助,在实践中,念念不离三观,即寂而照;照而寂的寂照不二,如得所观现前,则三昧行成。且三昧是从定,陀罗尼是从慧,所证之定是法华三昧,得持空观是初旋陀罗尼。

强软两魔:所谓「魔」,乃由自身心所生之障碍,称内魔。来自外境之障碍为外魔。强软两魔,即现种种怖畏境为强缘魔;现父母师僧,枕膝抱身为软缘魔。

上一篇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南北朝时代之佛教学风  
下一篇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的教学(著作)  
编辑: ttzz | 时间: 2013-10-01
所属专题:
文章有误,我要纠错>>
本栏目其他文章
 结论及参考书目 2013-11-19
 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之教学(思想论二) 2013-10-20
 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的教学(思想论一) 2013-10-20
 天台教学史——绪 论 2013-10-15
 
© 天台专宗 沪ICP备140235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