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的教学(观行论一)【天台专宗】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佛学工具 收藏本站 切換繁體版
天台专宗
首页 >> 台宗历史 >> 查看文章
 
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的教学(观行论一)
慧岳法师  
5.     

人生之旅程已是短暂且还有忧愁苦恼不如意事!所谓三苦八苦,致使心情纷乱,妄认现前之幻象为真实,故无法达到安身立命的境界!是以佛陀才强调莫在游戏五欲中讨生活,要我们把握心境自在,勿被眼前的现象所迷,老老实实地来修持——实践,以冀解脱一切的束缚为旨趣。

佛教之大小乘各宗派中,虽各具有实践修持法门,但最具整体性、组织性的首推天台宗「止观」法门最为殊胜!所谓「止观」,乃梵语「奢摩他」Samatha止)「毗钵舍那」Vipasyana观)的译语。即摒除诸妄想,令生正定智慧,谓之「止」的功用;针对对象而审察能防错误,能妙证实相谓之「观」的效果。

关于「止观」之阐述,佛陀在『长阿含』卷第九、『增一阿含』第十一都曾论述,兹引『中阿含』卷第十五『三十喻经』(大正一~五一九C说:

「如是比丘、比丘尼,以止观为车,……成就止观以为车者,便能舍恶,修习于善。」

在阿含部经典里,处处显示「止观」优越性。为之会引起后来的祖师们的重视,是以在『论藏』里,就有广泛的论及,如『成实论』卷十五「止观品」(大正三二~三五八A说:

……止能遮结,观能断灭。止如捉草,观如鎌刈。止加扫地,观如除粪。……止如起脉,观如刺血。……止如调金,观如造器。又世间众生,皆堕二边,若苦若乐,止能舍乐,观能离苦。……止能断贪,观除无明……

又世亲菩萨造『止观门论颂』(大正三二~四九二A说:

「次以勤策念,遣除昏睡心,既观差别相,疑情即便息。」

又『瑜伽师地论』卷第四十五(大正三〇~五三九C说:

「即以诸法,无所分别,当知名止;若于诸法,胜义理趣,如实真智,及于无量,安立理趣,世俗妙智,当知名观。」

由此,可以窥知「止观」理论,曾在印度盛行,颇受重视的妙法门。在我国,综合南北朝佛教而产生的天台宗,极重视止观之修持!所以智者大师,在其早年的著作『修习止观坐禅法要』的劈头便说(大正四六~四六二B

「若夫泥洹之法,入乃多途,论其急要,不出止观二法。所以然者,止乃伏结之初门,观是断惑之正要;止则爱养心识之善资,观则策发神解之妙术。止是禅定之胜因,观是智慧之由藉。若入成就定慧二法,斯乃自利利人之法皆俱足」。

由此可知,止观乃是行者们修持行门之重要捷径,也是统摄一切禅法的代名辞。故「止观」和「教相」,必并肩而行,缺一不可之重要,故喻为「车之双轮」、「鸟之两翼」。所以「止观」在天台教学中,便占既重要而特殊的地位。

1)止观之种类

天台止观之种类,依古来的论述,有:四种三昧、二十五方便、十乘观法、十境、百法成乘等,但实质上,却只有三种止观而已!即「渐次止观」「不定止观」「圆顿止观」。这是智者大师,承南岳慧思大师之思想而建立。他将大小乘,世出世之一切禅观,都纳入于自己药囊中,而成为天台实践道之玄妙法门。后来,再加以扩充,定名为『次第禅门』——『渐次止观』十卷。『六妙法门』——『不定止观』一卷。『摩诃止观』——『圆顿止观』十卷。

所谓「渐次止观」(释禅波罗蜜),是从解起行,由浅入深,犹如登梯次第,依行相而悟入实相为旨趣。即分为:归戒、禅定、无漏、慈悲、实相等五重之次第而进修。初段归戒是:依修持力,翻邪向正,舍三恶道而趋三善道。次段则为修习禅定,得依止观蠲除散乱,以到达色无色定道。再而进修无漏道,脱离三界狱,以证涅槃道。复以慈悲门,到达菩萨道。次修观法,为破空假二边之偏执,证入识相无为道的途径。在『法华玄义』卷第十上(参照大正三三~八〇六BC说:以凡夫,声闻、缘觉、通教菩萨、别教菩萨、真应俱足佛之配置,更以杂血乳、清净孔、酪、生酥、熟酥、醍醐的五味为喻而说。这在表面看来,似乎是个知实相中道的谛理,但观察其「所缘之境」,即贯通始终,根本不离实相圆顿之理,诚是不能忽视的实践门。

又关「渐次止观」之修法(『释禅波罗密次第禅门』大正四十六册中),其主旨为导引凡夫行者们,必须以四禅为发端之修持,进而以四无量、四无色、六妙门、十六特胜、通明、九想、八念、十想、八背舍、八胜处、十一切处、九次第定、师子奋迅三昧、超越三昧等法为阶次,实乃完全为行者们趋入圆教中道之铺路而说。另一方面:积极以辨别与评判旧来的世间禅和小乘禅之缺点为对象的名著(参照:大正四六~四七五~五四八)

又「不定止观」,或称六妙法门,即不分别阶位,是前渐后顿、更前更后、互浅互深、或事或理、真俗更互的妙观法。是智者大师在金陵瓦官寺所讲,兹分述之如次:

第一、历别对诸禅六妙门:是以声闻、缘觉、菩萨之三乘圣者为对象的禅法——数、随、止、观、还、净六法。略释如下:㈠数:是以数息法修持,能出生四禅、四无量心、四无色定。㈡随:是随息十六持胜,所谓:1.知息入、2.知息出、3.知息长短、4.知息遍身、5.除诸身行、6.心暖喜、7.心受乐、8.受诸心行、9.心作喜、10.心作摄、11.心作解、12.观无常、13.观生散、14.观离欲、15.观灭,16.观弃舍等,都能破非非想处之迷惑。㈢止:是谓行者们,具有止观的心慧,故能发生五轮禅之特殊!即:1.地轮三昧,即未到地。2.水轮三昧,即种诸禅定善根的开发。3.虚空轮三昧,即五方便,觉因缘无性如虚空。4.金沙轮三昧,即是见思解脱,无着正慧如金沙。5.金刚轮三昧,即九无碍道,能断三界结使,永尽无余。㈣观:是九想、八念、十想、八背舍、八胜处、十一切处、九次第定、师子奋迅三昧、超越三昧、练禅、十四变化心、三明、六通、八解脱。㈤还:是空无相无作、三十七品、四谛、十二因缘、中道正观。㈥浄:是指行者们,若能体会,一切诸法,本性清净,就能出生九种大禅。故此六妙门,只一就皆能显发诸禅定之功用,是以三乘行者们,得依之而证入涅槃的妙法门。

第二、次第相生六妙门,是依六法次第相生而入道之阶梯,明三乘无漏智慧等。第三、随便宜六妙门,是谓行者们,在实践中,不能随心的放纵而擅取便宜,必须用于适宜的具体方法。第四、随对治六妙门,是阐述三乘行者,必能以巧妙地应付一切惑障之对治方法。第五、相摄六妙门,分为自体相摄,出生胜进相摄两种。自体相摄:是六妙门中一一显自体摄尽余五法,即一中具六相之论述。胜进相摄:在六妙门中,只修一法,则能摄尽余五门,自然出生胜进,成为六六三十六妙门的。故行者们能巧修六妙门,就会进入甚深禅定智慧等。第六、通别六妙门,是显明凡夫、外道,二乘等,都是共同可修持数息观,但因根机差异,就会发生证解不同,故果报自然会有差别。第七、旋转六妙门,是指前六门是针对二乘、菩萨等共行法门,唯此一门是菩萨之不共独行门。又第六之通别六妙门,是从假入空观,证慧眼得一切智。但这门(第七)即起用旋转,从空出假门,得法眼道种智。第八、观心六妙门,是指大根性之行者们,善识一切法,更能观诸法渊源之众生心,了达一切万法之本,直观心性,证一切具足。第九、圆观六妙门,乃更进一层的由观一心,就即能见一切心及一切法;观一法,即见一切法和一切心;非内非外,不一不异,知道一心之中,具有一切法而不生分别。更以一微尘中,通达一切世界凡圣色心的法门,即圆观摄持数门。余五妙门,能如是同样实践修持,即得佛之知见。所谓圆观,非是小乘和权教菩萨们所履境界,乃是利极大士所修持之独妙法门。

最后之第十证相六妙门,是异前九种六妙门,因前皆是以修因之相,义兼证果,现在即专为论述证果之相,分为次第证、互证、旋转证、圆顿证等四种。次第证:是如上所述的第一历别对话禅门,及第二次第相生六妙门中已略说。互证:即约第三随便宜、第四对治、第五相摄、第六通观之四种妙门中,论述证相之无定次第,发十六触等,诸证、隐没、无记、有垢、等法、证止观、还、净门禅定。旋转证:分为旋转解、旋转行两门。旋转解:即或证深禅定,或说浅禅定,能在此定中,心里豁然开朗,旋转觉识,解真无碍,不由心念,任运旋转。旋转行:心不违言,心口相应,法门现前,心行坚固,任运增长,不由念力,诸善功德自生,诸恶自灭,能深入法界特殊境界。圆顿证:是依第八观心、第九圆观的二种妙法门为方便,依之得圆证,明彻法界,通达无碍,了达诸法分明,转变调伏众生,俾其返本还源,妙证不思议的真实道,谓之圆证(参照大正四六~五四九~五五五)

又「圆顿止观」——摩诃上观,是圆融顿极,异于渐次、不定,即始终下二,从初发心时,就融即绝待之中道实相,章安(五六一~六三二)大师在『摩诃止观』序文(大正四六~一~A赞说:「止观明静,前代未闻」!又荆溪(七一一~七八二)大师,也极赞「圆顿止观」是『法华』之变相巧说为立义,故在『止观辅行传弘决』(大正四六~一四二B说:

「自汉明夜梦,洎乎陈朝,凡诸著述,当代盛行者溢目,预侧禅门,衣钵传授者盈耳,岂有下闻止观二字?但未若天台说此一部,定慧兼美,义观双明,撮一代教门,攒法华经旨,成个思议十乘、十境、待绝、灭绝,寂照之行,前代未闻,斯言有在。」

止观之含义和圆融理论,及实践行门的极致,得荆溪大师所作称赞,笔者认为是不过分的。因『摩诃止观』,是智者大师晚年,在荆州玉泉寺,宣说实践门之秘奥真传,其大意分由五略十广之次序而说。所谓「五略」:即发大心、修大行、感大果、裂大纲、归大处。发大心:是强调初发心时,如若不纯正,则无法至宝城,故发大心章是阐明邪正,斥十种非心,以显说「四谛」、「四弘」、「六即」为旨趣的。修大行:是摄尽所谓四种三昧之一切行法。其次感大果、裂大纲,归大处,是因为具得修大行的感召,才能证得大果,由证得大果,才能破除自他疑网,然后进入涅槃妙大处,为五略大概。

所谓「十广」是:大意、释名、体相、摄法、偏圆、方便、正修、果报、起教、旨归等。第一本意,即明于五略之中,第二释名,详细的叙述止观之含义,分为「相待」、「绝待」、「会异」、「通三德」四种,以显示止观之广大。第三体相,分由「教相」、「眼智」、「境界」、「得失」而叙述。第四摄法,是在前章所明止观之体,广泛摄持一切法,即事理、解行、因果,自他等网罗一切之显示。第五偏圆,是第四「摄法」之辅加补述,虽然摄尽一切法,但是法自有偏圆,故必为之详细检讨,分为「大小」、「半满」、「偏圆」、「渐顿」、「权实」等几种。第六方便,是择取「大」、「满」、「圆」、「顿」、「权」为进入正观之途经,但在实践门中,必须有具备条什,所以论及到二十五种方便,即「具五缘」、「诃五欲」、「弃五盖」、「调五事」、「行五法」等,为进入正观必备法。至第七正修,即依前所述之具足方便,然后证入正修的圆观,故『摩诃止观』之整然真面日,也就尽在于斯。换言之:前五是以教相说明止观,第六方便则以实践观法的方便为前提,至此第七的正修,才是智者大师自解佛乘,将已证妙行,依之流露显谈,成为空前之实践法门的规范!

关于第八果报、第九起教、第十旨归三科,唯列章目而无解释,其理由何在?自古以来,即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是:智者大师,于西纪五九四年,在荆州玉泉寺,结夏安居中听说,讲至第七诸见境时,适以结夏安居之期满而停讲,故后之三者,致未讲完而结束,这是根据历史而论定的看法。另一是:因后三者之涵义,不关初心行者们修持时期的需要,故因而停讲,这是认为证道以后,自然而然会知道的境界,故不须讲及!因此从第七慢境、二乘境、菩萨境等,及后三者均叙述,著者认为此两种的看法,都甚具道理的论述。

综上所述,『摩诃止观』五略、十广组织,其结构趵广大圆满,教观双资的完备,使人惊叹不已!兹将其组织,圆示于次:

2)『渐次止观』和『摩诃止观」的异同

所谓『渐次止观』,是智者大师传教时代第一期作品。『摩诃止观』是大师华顶妙悟后晚年之极谈!两书的旨趣,均是阐明诸法实相之大乘禅观。只是『渐次止观』是从浅入深,犹如登梯,即由次第而进修的禅法。『摩诃止观』,乃是初后不二,一尘一香,当处圆融,法法互具之实相观法。

然在组织上之分科,「渐次」和「圆顿」是颇相近似,但将两书之内容对照比较,其名词和理论,却是各有千秋。在『次第禅门』即以禅波罗密的「禅」字统摄实践法。『摩诃止观』即以「止观」二宇,来总括实践法。这还证明:智者大师的前期与晚年之思想演变,即前期是从凡入空观;晚年是由空趋入妙有而证中道的极谈!

所谓『次第禅门』,尚未谈到对境所观之十境,或是能观的观法——十乘观法,这在『摩诃止观』具有详细的叙述,成为禅观独特的法门。

又『次第禅门』里,分为「世间禅」,「亦世间亦出世禅」、「出世间禅」、「非世间非出世间禅」等四种禅法,和『摩诃上观』所说,依诸经论而所立的「常坐」、「常行」、「半行半坐」、「非行非坐」等四种三昧实践法,在表面上看来,其分类似乎是各立门户,但考其实质,却是绝无二致的符合妙契。

将两书对照的结果,有关证悟方法,「渐次」和「圆顿」,虽有不同的立场,但对于整个佛教实践法来说,却是以「止观禅法」而统摄无余。这两部书,同是智者大师的思想流露,只是时间相距二十年,其思想竟有如此悬殊的成熟进展,诚是值得学者们研究!

3)四种三昧

关于「圆顿止观」的内容,前已说过,是智者大师晚年的极谈,在『摩诃止观』修大行章,所论及之各种实践法,「常坐」、「常行」、「半行半坐」、「非行非坐」等四种三昧,是极受种视的法门。所谓:三昧Samahdhi译为「正定」,是将善心住于一处而不动之谓。这在智者大师早年之传教时代,即已有单行本『小止观』的撰述问世,成为天台门下弟子们修持的宝典。

常坐三昧:又云「一行三昧」,在『次第禅门』卷一下(大正四六~四八一A说:

「菩萨修法华,一行等诸三昧,观平等法界……

观此,智者大师虽重视「法华三昧」,但也很关心「一行三昧」可知。所谓:一行三昧是梵语Ekavyuha-Samadhi的译语,这是依据『文殊问般若经』等所立,以九十日间为一期限,专意坐禅,口念一佛号,心意集中而观照,谛审中道法界之理,以了达迷悟不二,凡圣一如的境界。换言之:常坐三昧——一行三昧,是以绝对为对象的真如观,所以智者大师采取以为观法界理,而体解已心,证三谛三观的妙境为旨趣。

常行三昧:又云「般舟三昧」,在『次第禅门」卷一上(大正四六~四七九B说:

「若用智慧,反观心性,则能通行心至法华、念佛、般舟、觉意、首楞严诸大三昧……。」

由此又可以看出:智者大师之重视「般舟三昧」了,所谓「般舟三昧」,是梵语Pratyutpanna-buddha—Sammukhavasthia-Samadhi的略语,译为「佛立」,是说:从佛之威力、正定力,更依行者的本功德力之感召,而在定中,能得到诸佛站立在行者之前。这是由『般舟三昧经』所依立三昧法。也是以九十日为期,专心绕旋行道,步步宣称佛之名号,意即观念佛陀之三十二相,以修空、假、中三观为旨趣。如果此三昧成就时,十方诸佛,即现于空中,还能见到佛及听其声音,这和以前所述的绝对理观,是相反的观法,属唯观佛的人格佛陀之念佛观!所以当时的印度,也曾盛极一时,吹为最受欢迎的实践行持法。故庐山慧远(三三四~四一六)大师,就是依「般舟三昧法」而创立莲社,至今尚盛的宗派——净土宗。

半行半坐三昧:分为㈠方等三昧,㈡法华三昧的两种:

方等三昧:是以『大方等陀罗尼经』为依据而立,在其第一卷(大正二一~六四五B说:

「七日长斋,日三时洗浴,着净洁衣,坐佛形像作五色盖,诵此章句百二十遍,远百二十匝,如是作已,却坐思惟,思惟讫已,复更诵此章句,如是七日。」

文中所谓「诵此章句百二十遍」,是指「摩诃袒持陀罗尼」,即「大秘要遮恶持善」的思惟,秘要是实相中道的正空,故诵它念它,就能得到三宝之护持,便能速为消灭魔障等。在行持实践上,更立「方法」、「劝修」两科以为规范。至于方法,再分:A身开遮、B口说默、C意止观。关于A「身开遮」,在『摩诃上观』二之上(大正四六~一三AB说:

……方等至尊!不可聊尔,若欲修习,神明为证,先求梦王,若得见一,是许忏悔。于闲静处,庄严道场,……设肴馔,尽心力。须新净衣……出入着脱,无令参杂,七日长斋,日三时洗浴。……别请一明了内外律者为师,受二十四戒及陀罗尼咒,对师说罪。要用月八日、十五日,当以七日为一期,决不可减。……俗人亦许,须办单缝三衣,备佛法式也。」

B口说默部分,是行持初日,必须异口同音奉请三宝、十佛等(请法:大正四六~七九六B

C意止观,分为「实相观法」与「历事观法」。「实相观法」是以观实相中道正空,一空一切空为旨趣。「历事观法」是在行持中,所历之诸事成就观法,即首重礼拜忏悔,消灭魔障为纲要。至于劝修,『摩诃止观』二上(大正四六~一三C说:

「劝修者,诸佛得道,皆由此法,是佛父母世间无上大宝,若能修行,得全分宝,但能读誧,得中分宝,华香供养,得下分宝。佛与文殊说:下分宝所不能尽,况中上耶!若从地积宝至梵大,以奉于佛,不如施持经者,一食充躯,如经广说云云。」

上述是方等三昧法略要,但应还注意的是:前之常坐、常行两种三昧法,都以念佛为对象,唯方等三昧,是以念咒为旨要的。

法华三昧:是梵语Saddharma-pu.nd.arika-Samadhi的译语,以三七曰为一期之行道诵经,专注谛观实相中道之理为旨趣。此「法华三昧」的名词,出『法华经』妙音菩萨品与妙庄严王本事品。关于法华三昧行法的传承,是由慧思(五一五~五七七)大师开悟之同时为始,据『续高僧传』(大正五〇~五六三A说:

……始三七日,发少静观,见一生来,善恶业相,……背未至间,霍尔开悟,法华三昧,大乘法门,一念明达,十六特胜,背舍除入,便自通彻……

慧思大师,自从开悟以后,即著『法华安乐行义』,于卷首便说(大正四六~六九七C

「法华经者,大乘顿觉,无师自悟,疾成佛道,一切世间,难信法门?」

因此凡是新学菩萨们,如果想欲速成佛道,即须持戒、忍辱、精进而修禅定,专志学习法华三昧为经纬。又慧思大师,将法华三昧,分为「无相行」、「有相行」两门。「无相行」就是『安乐行义』所说:第一正慧离着安乐行、第二无轻赞毁安乐行,第三无恼平等安乐行、第四慈悲接引安乐行,于行住坐卧,饮食语言一切威仪中,时常深入一切微妙禅定,俾心意得到安定的行法。「有相行」是『普贤劝发品』中所说,专念诵持「法华经」的行法。是谓:行者们如果能成就此三昧,普贤菩萨即乘六牙白象,显现于行者之前,使行者于一覩之下,而可灭除罪障,得证眼根清净等。但是,智者大师,却特别重视读诵和忏悔,是以组织整然的仪制:礼拜、忏悔、行道、诵经、坐禅等,于三七日中,半行半坐行法,巧妙地配合于慧思大师之「有相」、「无相」两行门,成为『法华三昧忏仪』(大正四六~九四九)一卷飨世。

自从智者大师灭度后的天台教团,为悟证之实践行门中,特别注重修持四种三昧,尤其是法华三昧。降至唐湛然(七二~七八二)大师,更作『法华三昧行事运想补助仪』加以弘扬。更在赵宋时代,由于天台教团的复兴,「法华三昧」也跟着兴盛起来,如:四明知礼(九六〇~一〇二八)大师,则一生中,以修持法华三昧为常课,奉法华三昧为趋入实相之正观.更著有『修忏要旨』,将大乘经典中所说的修忏法,尽摄纳于该书中(参照:大正四六~八六八)

非行非坐三昧:是不分身仪加何,更不必限定期间长短,也不论行住坐卧之规定,便是以平常的生活,即是三昧之谓。这在『大品般若』称为「觉意三昧」Bodhy-angavait,『大智度论』卷四十七(大正二五~四〇一A说:

「觉意三昧者,得是三昧,令诸三昧变成无漏,与七觉相应,譬如石汁一斤,能变千斤铜为金。」

如是能将诸种三昧,变成为无漏!故欲从生活的苦海中,渡过彼岸,登上涅槃城的行者们,必须修持觉意三昧,更需知道妄惑渊源,达成至道的枢要为旨归。换言之:意识之实际是「正因佛性」,反照心源观察是「了因佛性」,以此二因即能统摄一切法。譬如于虚空中,日光一出,即时冲破黑闇。行者证入此三昧时,能依智慧观照心性,通达一切法之诸相。故慧思大师称「觉意三昧」为「随自意三昧」,特著『随自意三昧』一卷(卐续.精五五~四九六),以述其重要性。智者大师称之为「非行非坐三昧」,分为「诸经观」和「三性观」而显示之,前者是摄诸经所说之三昧法,即庄严道场、结跏趺坐、由数息成就十念、称三宝名、诵持密咒、披陈忏悔等;后者是以观「善」、「恶」、「无记」的三性,故不规定期限和方法,只是以六根对六尘的念念生起,用四运四性的推检,契入一心三观之行法。又常坐、常行、半行半坐三种三昧,悉是实相理观,但是「非行非坐三昧」乃是事理双观兼通的实践法。

综诸上述,前三种三昧,在种种助道上,具有严格的规定之方法,唯非行非坐三昧法,即没有规定,只依自己智慧,观察所起之心,而努力精进实践为焦点!比较前者三种三昧看来,似乎容易修习,可是由于过份方便,怕有堕落偏邪之危险,是以希望行者们各自慎重为妥!

注:

四运、四性:四运又称四运心,乃心识之运转与进展,有四种过程。即:未念、欲念、念、念已。㈠未念乃「心未起」。㈡欲念是「心欲起」。㈢念是「正缘起住」。㈣念已是「缘境谢成」。

四性:是依四运推量考察心念的生起、泯灭,乃至达于无生境界之观法,称为四运四性推检观。

一心三观:又称圆融三观、不可思议三观、不次第三观。所谓一心,即能观之心。三观是空、假、中三观,三观悉能破三惑,故一心三观,能照三谛理,对十法界象明明了彻,即可证得圆融三谛。

上一篇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的教学(教相论、六即论)  
下一篇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的教学(观行论二)  
编辑: ttzz | 时间: 2013-10-01
所属专题:
文章有误,我要纠错>>
本栏目其他文章
 结论及参考书目 2013-11-19
 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之教学(思想论二) 2013-10-20
 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的教学(思想论一) 2013-10-20
 天台教学史——绪 论 2013-10-15
 
© 天台专宗 沪ICP备140235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