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之天台教学——南宋时代的台宗【天台专宗】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佛学工具 收藏本站 切換繁體版
天台专宗
首页 >> 台宗历史 >> 查看文章
 
宋代之天台教学——南宋时代的台宗
慧岳法师  

(五)南宋时代之台宗

自从知礼大师圆寂后的山家派内,还是不断的互以「具相」、「具性」问题而争论,且有倾向仁岳大师的思想,甚至推翻知礼大师的学说,既如上述。降至南宋(西元一一二七以后)时期的佛教状态,可以说是禅宗和净土宗的天下。因宋钦宗(北宋最后皇帝)被金军遣送东北之后,康王即位于南京,称为南宋。当时的佛教徒也随世局不安的影响,无心于烦琐的教义研究而倾向禅、净,故遂造成不立文字之禅宗,或单纯以一句阿弥陀佛的净土宗之兴盛!

1.倾向净土之状态

在世局不安的状态下,知礼大师门下的三系中,由北宋至南宋当中,不少的学者,志于净土的倾向是史实。即南屏系的齐玉(?~一一二七)大师,在其临终时,亲见宝塔而欣求净土(参照『佛祖统纪』卷一四•大正四九~二二二B。广智系的中立(?~一一一五)大师,令门徒介然师于四明延庆寺,造十六观堂(参照大正四九~二二〇B。又神照系的择瑛(?~一〇九九)大师,是『净土修证义』的著者,尤其「阿弥陀佛身金色」赞偈,颇受后人的赞诵(参照:大正四九~二二一B。然后,广智系的道琛(一〇八六~一一五三)大师,强调知礼大师之『妙宗钞』念佛义,主张「唯心净土」,树立山家的传统(参照:大正四九~二三〇C。还有道琛的孙弟子—宗晓(一一五一~一二一四)大师,著『乐邦文类』五卷、『乐邦遗稿』二卷。『遗稿』是圆辩(道琛)大师所说「唯心净士」以下六十一文的记录(参照:『佛书解说大辞典』第十一卷一七七页C。上述是宋代台宗诸师对于净士倾向的贵重文献。

2.倾向禅宗之状态

宋代(北宋)的台宗,如知礼大师,即批评「南宗禅」患了「缘理断九」之过,梵臻大师也对云门的契嵩禅师,为『宝林传』引起论诤。后来,仁岳大师的门人—子昉,及广智系的从义、处元大师等,都对禅宗颇有批评,但是到了南宋初期.不但其敌意态度解消,还积极的亲近禅匠而研究,也许是将禅思想摄入于天台教学体系为旨趣?

所谓亲近禅宗的状态,在知礼大师传下的三系中,南屏系的诸师最为显著,如:齐玉大师曾参过福璝禅师,法久(?~一一六三)、可观(一〇九二~一一八二)大师曾参临济大慧禅师,宗印大师(一一四八~一二一三)参过临济法演禅师等。其他的两系,如:神照系的智运(一〇八八~一一六三)大师参曹洞天童正觉禅师,广智系的道琛(一〇八六~一一五三)大师参雪窦大圆禅师等。由表面看来,好似基于禅宗的兴盛所引起,但考究其实际,却还是为辅助天台止观的发扬研究而努力!由此可知南宋之诸先德,诚是用心良苦至甚。

天台教学的实践门,虽有止观(四种三昧)的实修法,可是为了专心于烦琐的教义研究,竟将所有的时间用于研究,因之失去止观的实践薰修!故当时眼观禅宗的兴盛,始认识到止观实践的重要性,是以亲近禅匠,旨在为恢复天台止观的本色,冀依禅学法来显明天台止观的奥义而努力!更为会通禅宗所谓:「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就是台宗「实相性具」的同一法门。本来「天台止观」就是禅学理论化的妙论!在智者大师的教学中,有关禅学部门的著述还不少!如:『释禅波罗密次第法门』、『禅门章』、『禅门要略』、『修禅六妙法门』、『禅法口诀』、『小止观』、『摩诃止观』等,都是实践坐禅必备的宝典。智者大师在『小止观』的劈头便说(大正四六~四六二B

「若夫泥洹之法,入乃多途,论其急要,不出止观二法,所以然者,止乃伏结之初门,观是断惑之正要,……当知此之二法,如车之双轮,鸟之两翼,若偏修习。即堕邪倒。」

故天台止观,在实践门的坐禅法,既占极重要的部门,但却偏偏被后世台宗子孙们之忽略,唯倾向教义门而失去实践门的努力,致使台宗衰微不振!

上述南末初期的台宗教徒,受了禅净的影响不少!但也因此而造成台宗教学进展的新机运!俾得南宋中期的广智、神照系诸大师,认识到自家宝藏(止观法门)的尊贵,遂激起台宗教学的复兴运动!即:针对三千的有无,关涉到内容体系,如:十界、净秽的一切世间,不出一念意识的原理!换言之:即介尔现前之一念,就是「一念三千」的性具主张,由神照系的智涌了然大师,力倡而光扬成为台宗的新教学。

3.神照系——了然大师之新教学

智涌了然(一〇七七~一一四一),大师是神照系,在南宋期中最杰出的一位,『佛祖统纪』卷十五(大正四九~二二六C说:

「十六具戒,从安国学教观,慧解骤发,……顿发辩才,侍安国迁白莲,未几去谒明智,智问:华严十法界、大论三世间、法华十如是,三处文义,共成三千,荆溪何云指的妙境,出自法华?师曰:『华严』『大论』,是死法门,法华十如是,是活法门,智首肯之!」

据志磐大师的赞述,了然大师乃是慧解、辩才都甚出众,且是台宗教学的忠诚传述者。著有:『大乘止观宗圆记』、『十不二门枢要』、『虎溪集』等。

了然大师的新教学,属不固执,不偏在来的具相、具性,乃自立一帜而强调性具的新学说,在『大乘止观宗圆记』卷一(卍续•精五五~五二二C

「然二家所见,莫不皆以性具之法为所显故,故显性家而不具相,故显相家而曰:离情,如此谈具,相出性外,情出性外,乃令一性具法不周,今所说者:而此一性,无所不具,若生若灭,若破若显,若常若无常,悉皆顿足,故相与情不出性外,以皆具故,从相须破,则性亦泯寂;从性须显,则情相宛然!此破此显皆为性具,亦不分于能具所具,强而为言,名之曰具。」

了然大师的主张:即必须显破兼具才是性具说,也正是完整而稳健的论调。

又对「一念三千」,古来就有种种下同的解释,即:A「理有事无」,三千属毕竟三谛非相之理;B「事有理无」,认为三千唯俗谛,空中理体是无相;C「理事具三千」,理是体,事是像等的解释,但了然大师主张:「一念即三千」,即不出介尔阴妄现前的一念!换言之,亦即是心性的一念,即异于过去山外派的见解,主张净法及烦恼染法,尽包摄在世界观的原理,乃事与理融摄一切现象,谓之三千(参照:卍续•精五六~三七九B

了然大师之新教学特征,是理与事的相依相成,俱体俱用,在『十不二门枢要』下卷(卍续•精五六~三八一A以波与水的妙喻而显明详尽!即主张一念的现前即通迷悟、因果、理事、破显等的常住而十界应同,更为教化的实用上,如来还不得不现恶而为度地狱众生!在『止观宗圆记』、『十不二门枢要』,处处言及而显明天台性恶的特色。

了然大师的门下,虽有五六百人之多,但其最杰出的当尊智连和与咸两大师。

智连(一〇八八~一一六三)大师,属古貌修干,且有长松野鹤之态,故被明智大师讃为:「僧中凤雏」。智连大师是禅宗思想浓厚的大德,有一天,曾与曹洞宗的宏智弹师,见面于千佛阁,被问:「空中有相说」之是非时?智连答说:「然」,宏智遂以指虚空说:「太虚无一物」,智连即指山川楼阁:「此诸物象,复是何物?」宏智服其言,叹口:「南湖之任,非师而谁?」遂荐住南湖,十年讲席无虚日(参照:大正四九~二三一A

与咸(?~一一六三)大师,虽是与智连同门,但和智连大师,却是站在相反而坚持对的思想立场。与咸大师是天台正义的忠诚继承者,且为排除异说而努力!著有『菩萨戒疏集注』、『金刚辨惑』、『复宗集』、『法华诵经撮要』等,但现存的唯有『复宗集』卷下而已,殊为可惜(参照:大正四九~二三一C

 4.广智系——道琛大师及其门下

道琛(一〇八六~一一五三)大师是道渊大师的高足,乃广智系深入教观的大德,可惜没有著作流传,故无法知道其学说!

道琛大师,虽被认为是亲近过禅宗和净土宗,但其信仰观念和实践法,却忠实而不失天台本旨,见『释门正统』(卍续•精七五~三三八C

「唯心净土一而已矣!良由弥陀悟我心之宝剎,我心具弥陀之乐邦,虽远而近,不离一念,虽近而远,过十万亿剎,譬如:青天皓月,影临众水,水不上升,月不下降,水月一际,自然照映。」

道琛大师,可以说是已证得台宗奥旨,故才能显现唯心净土的高论!所谓虽隔十万亿土之遥远,而不离一念在眼前,乃是依据「天台性具说」所展开而来的思想!

道琛大师的门下颇盛,其中的慧询、法莲、仲韵诸大师最为杰出。

慧询(?一一七九)大师是好学多闻的学者,他尚未进入道琛大师之门以前,曾经参过澄照觉先、法照中皎等大德(参照:卍续•精七五~三四四A。后来,曾被宰相—魏杞问:「世间相常住」之旨,师答说:「世相虽是四时生灭变化,但此理常住。」魏公曰:「屡以问人,未若今日之可晓!」(参照:大正四九~二三五B

法莲(生寂?大师自号止庵,勤学著名,在『佛祖统纪』第十七(大正四九~二三五C云:

「朝问夕咨,越六载如一日,畴昔疑昧为之豁然!……止庵得宗旨……皆有师家之一体云。」

仲韵(生寂?大师,著有『指南集』三卷(失传?),为树立一念三千的正义,和其师道琛大师,并称为南宋中期之山家学派,实相观主张者的大功臣(参照:大正四九~二三五C

慧询大师的门下,有:善月、法登、宗晓大师等,都是复兴知礼教学的健将,并且是发展新思想的倾向者,即将禅、净土的思想,融会于台宗教学之中。法登(生寂?大师是针对禅宗,宗晓(一一五一~一二一四)大师是专精净土,善月(一一四九~一二四一)大师是综合两者而善组织法门体系,可以说是当时天台教学之集大成。

继之,法登大师的曾徒孙——志磐(生寂?大师是著名的历史学家,有『佛祖统记』五十五卷巨著,内容是叙述天台正义系统的展开,及显明知礼教学为主体。

但被认为是继承知礼教学最忠实的广智系,却从南宋末期至元初,就落衰微不振。

5.南屏系——可观大师及其门下

南屏系诸大师,对于禅宗倾向,既如上述。如齐玉的门人—— 法久(?~一一六三)大师,也深受禅宗风气薰染,故对知礼大师之批评,颇露骨而大胆,在『释门正统』卷七记载(卍续•精七五~三三九C

「见学者胶于章句,鼓于颊舌,叹曰:天台之道,虽由四明而兴,亦由而废。

又和法久同门的如湛(?~一一四〇)大师,对于知礼教学,还是不满意,其著:『观经疏净业记』、『光明玄义护国记』可惜皆无存!上述两书都是针对知礼教学的论难,故被志磐大师痛骂为「背宗破祖,自堕山外之侣,可悲也夫!」(参照:大正四九~二二九A

还有:会贤之徒孙法云(一〇八八~一一五八)大师,著有:『翻译名义集』、『金刚经注』、『心经疏钞』等。有关寂光有相问题,其著『翻译名义集』第七(参照大正五四~一一八五A,曾论难到仁岳、从义大师的具性论,而扶持具相家的论调是值得留意。

尤其南宋末,择乡门下的可观大师,为显扬天台止观的殊胜,竟将禅学思想摄入于天台教学体系!指明天台止观,就是:条理、层次分明的高级禅定学。

可观(一〇九二~一一八二)大师,乃是未曾参过禅匠的纯粹天台学者。但际遇禅宗盛行,禅匠争当时,为维持天台的家风,必须不亚于禅匠的高德才能匹敌!在『佛祖统纪』卷十五(大正四九~二二七C说:

「杲大慧自径山行化,来访当湖,对语终日,敬之曰:教海老龙也。」

可观大师是行解兼备的大德,也才能被受(应该是备受—校对者)当时闻名的禅匠—大慧宗杲,叹为「教海老龙」之尊!但可观大师,虽精通禅理,却异于南屏系的前辈们,倾向禅而放弃台宗教学的研究!

可观大师的著述涉及多方面,尤其对于『楞严经』及『金刚经』,特具造诣,也许该经是当时禅宗学徒们的所爱读?是以可观大师,就将该经所说,配合而摄入于台宗教学之中,冀以禅宗和台宗的旨趣会通,显扬天台教学「教观双美」的特色。可观大师这种护教之精神,诚是台宗后裔们当须效法的。

可观大师的思想(实相论),是知礼教学的祖述忠实者!见其仅存之文献(『山家义苑』、『竹庵草录』),对于「止观的三千是心性所具的俗谛,如欲知法华开会,必须徧览俗谛三千的必要,为行者观行的指南」之仁岳学说,可观大师不满而引出湛然大师所说:「指南是三千终穷至极究竟之说」为依证!更为护持知礼大师的学说,反驳仁岳大师唯认三千是俗谛,即不通天台「相即说」的原理论。强调「具」和「即」是同义异语,因一法对诸法,本有的体德是「具」,在二法相对时,表示两者之体同为「即」而已。又,仁岳大师将三谛分为理与事,假谛属有相三千,空中二谛是常无相。关于这点,可观大师评为:仁岳大师是唯认「灰断灭色」之小乘空见而已,尚不知大乘空观,含具「妙有」不可思议的至理!且显明「一念三千说」是融合禅、净原理是不可忽视的妙谈(参照:『山家义苑』卍续•精五七~七五)

继承可观大师的衣钵是:北峰宗印(一一四八~一二一三)大师,他曾参过临济五祖法演禅师,乃禅讲兼重的大德。著有:『金刚新释』等数种,但是现存的唯有『北峰教义』上卷,及『楞严经释题』而已!宗印大师的思想,是继承可观大师,且采取广智系、神照系的学说,而倡祖述知礼教学的正义。曾被宁宗帝召问:「佛法大旨」。语简理明……赐号「慧行法师」(参照:大正四九~二三三A

在南宋未期,能和宗印大师齐名的是其弟子法照大师,据『续佛祖统纪』卷一(卍续•精七五~七三九C对法照大师赞说:

「师以学问之渊博,识见之峻拔,机锋之敏捷,度量之廓容,禅律无不贯通。」   

法照(一一八五~一二七三)大师,不单是精通天台教学,且是各宗的大通家,曾被理宗皇帝请入宫廷宣讲『华严』、『般若』等,更任职为:右街鉴义• 左街都僧录的僧官,并勅封为:佛光法师,赐金襕袈裟。著有:『法华三大部读教记』二十卷(参照卍续•精二八~一~一二〇),其内容的焦点,尽为复兴知礼教学运动,并以祖述智者、湛然大师等的教说为依证而展开新学风,即以天台止观配合念佛实践而努力,成为天台念佛门的特色!

法照大师的思想,无形中已铺好元、明、清及至现代,对天台教学研究的方便不少!其丰功伟绩永存留芳(参照:卍续•精七五~七三九)

附录:知礼大师门下的系谱(由『望月佛教大辞典』第六册大年表•附录三二页抄出)

 

上一篇宋代之天台教学——知礼大师圆寂后的台宗  
下一篇元、明、清之天台教学——元代之天台教学  
编辑: ttzz | 时间: 2013-10-04
所属专题:
文章有误,我要纠错>>
本栏目其他文章
 结论及参考书目 2013-11-19
 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之教学(思想论二) 2013-10-20
 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的教学(思想论一) 2013-10-20
 天台教学史——绪 论 2013-10-15
 
© 天台专宗 沪ICP备140235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