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台宗名德略传(以圆寂先后为序)【天台专宗】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佛学工具 收藏本站 切換繁體版
天台专宗
首页 >> 台宗历史 >> 查看文章
 
现代台宗名德略传(以圆寂先后为序)
慧岳法师  
1.谛闲大师传

谛闲(一八五八~一九三二)大师,号古虚,字卓三。一八五八年,诞生于浙江黄岩,俗姓朱,父度润、母王氏,大师为第三子。九岁入私塾攻读,智慧超群。

一八七三年(十六岁),随其母舅习医,有一日问其母舅说:药能医命否?其舅答:药只能治病,岂能医命!大师遂厌治病之学,而转寻求医命之学,故在弱冠之年(一八七七),登上临海县白云山,投体成道大师出家。二十四岁受具足戒于天台山国清寺。受戒后,留寺学戒参禅,日夜不休的精勤,且具宿慧,故功夫一日千里的上进。

一八八二年(二十五岁),至平湖福臻寺,依止敏曦老法师学习天台教观,当时被大众叹法门龙象!二十八岁,至上海龙华寺亲近晓柔法师听讲『法华经』。又亲近大海法师听讲『楞严经』得益颇深。同年冬,被诸同学邀请,至杭州六通寺升座讲『法华经』,讲至「方便品」开佛知见时,忽然深入禅定,出定后,遂获辩才无碍,答难析疑,如瓶泻千里,莫之能御。

一八八六年(二十九岁),承迹端定融大师授记付法,传持天台教观第四十三世(由龙树大士算起)

一八八九年(三十二岁),在龙华寺宣讲『法华』听众二千多人。后至镇江金山江天寺参禅两年,三十四岁至宁波慈溪庐山圣果寺掩关,专修天台教观而再深造。三十六岁,复受信众要求,再至龙华寺讲『楞严』,时为初学者方便,以了知『楞严』的奥理,提纲挈领的剖析玄微,遂著『楞严经序指味疏』问世。此后,应信众邀请,经常在上海、浙江、江苏、安徽、山东、东北地带,宣讲天台教观。

一九一〇年(五十三岁)年,就任佛教师范僧学校长兼总监。当时乃清代末期,神州灾劫不休之际,而佛教亦遇不振!大师有鉴及此,遂慨然应聘,遴选各省优秀僧青年分班讲授,并指导教行并进,而依天台教旨的理论和实践,开创中国新僧教学史上的新纪元。

一九一二(五十五岁)年冬,受聘主持宁波观宗寺。该寺系是延庆寺观堂的旧址。乃宋元丰年间(约一〇七八~一〇八五),四明五世孙介然法师(?),按照『观无量寿经』的观行修行法,于延庆寺之东北角空地,建房六十余间,最中为宝阁,四周环以十六观堂,作为实践观行场地。该寺几经兴废,降至清嘉庆年间(一七九六前后),重修殿堂,增建僧房而独立门庭,另设方丈。

谛闲大师,自接掌观宗寺后,即时重修大殿、天王殿、禅堂、藏经阁等,整修的焕然一新,且得十方檀信护持,遂成为东南名刹之一。同时创设观宗研究社,为专门培养天台学者的道场。

一九一八(六十一岁)年,应徐文蔚居士之请,至北京宣讲『圆觉经』『大乘止观』三个多月,随行有仁山、倓虚两法师等。讲经法会毕,请求皈依者不下数万众。束装南归时,有叶恭绰、蒯寿枢等设宴送行,并慨捐巨款,为请设观宗学舍之资,翌年观宗学舍正式开办,大师自任主讲,造就不少优秀法师,如仁山、常惺、宝静、静权、显慈、根慧、倓虚、定西等法师,都是当代文明的高僧。

一九二一年(六十四岁),应浙江省督军庐永祥之请,在海潮寺宣讲『仁王护国经』。当时,庐督军下令全省禁屠三天。

一九二二年(六十五岁),在上海净土庵讲『弥陀经』。又于芜湖讲『法华经』。后应南园居士之请,宣讲『大乘止观』。

一九二四(六十七岁)年,在观宗寺宣讲『梁皇忏』,并撰成『梁皇忏随闻录』三卷。

一九二八年,特著长达九万多字『观经疏钞演义』一册。该经『疏钞』全名为『观无量佛经疏妙宗钞』。『疏』是智者大师著,『妙宗钞』是宋代知礼大师撰。谛闲大师自受戒后,即以该经为每日必诵的功课之一。所谓该经疏钞的问世,既经达千年之久,但对之研究者甚少!谛公大师奉持此经四十多年,将心得之体会和盘托出,且为初学者的方便研究,修改科文,撰成为『观经疏钞演义』一册流通。

一九三二年(七十五岁)五月十九日,将观宗寺全权交与宝静法师掌理,至七月初二午前,对大众曰:「我勤念佛,净土现前,真实受用,愿各勉旃(同“毡”—校对者)!」向西合掌,和大众念佛声中,端坐含笑而安详圆寂。十月十六日奉安入塔于慈溪五磊山,该日沿途群众焚香,默哀恭送者达数万人之多!足见谛老道德感人之深!世寿七十五.僧腊五十五。

谛大师虽被称为义学沙门,但其实践密行却罕见,即日诵『普贤行愿品』『金刚经』『圆觉经』『观无量寿佛经』及念佛万声为常课,且朔望加诵『梵网经』『菩萨大戒』等,终身未曾间断!故得倓虚法师,在香港新界华南佛学院,撰文赞颂谛闲大师,即:

「古人有三不朽,一日立德,次日立功,三日立言,然则世之立德者,未必立言、立功,立功者未必立德、立言。而立言者,亦未必立功、立德!唯我大师兼而有之!夫乘戒具急,止观圆融,勤苦自处,慈悯待人立德也。

兴建伽蓝,树立学社培植后进,卫教弘法立功也。

法嗣天台,行修净土,疏经流布,昭示因果,立言也。诚以大师乃智者嫡传,灵峰嗣乡,法门龙象,近世耆德!曩(音nǎng—校对者)年弘化南北,海宇钦崇,凡当时知名之士,莫不以归依座下为荣!

又蒋维乔居士之挽联云:说法四十八年,教观圆融,普为人天垂模范!

示寂七月三日,端详坐逝,无边刹土现庄严!

谛闲大师的门下弟子极盛!著述有十三种之多,为近代中兴天台教观的祖师(参照谛公遗述语录。年谱四七一—四九〇。中国文史出版社『名僧录』十一页朱哲撰「谛闲法师传略」)   

附:谛公大师法系谱(参照:谛公老法师赴告)

 

2.宝静老法师传

宝静老法师字今德,俗姓王。一八九九年,诞生于浙江上虞县,幼具宿慧。在春申大同大学攻读时,偶读『高僧传』,遐然有出尘之想。毕业后,遂出家受具足戒。后亲近谛闲大师于观宗讲寺,于一九二七年创办『弘法月刊』,专为宣传天台教观。一九三二年五月十九日,获于谛闲大师授记付法,传持天台教观为四十四代祖。

宝静老法师的法缘,遍及海内外,尤其港、粤、沪、杭等地为最盛!如杭州莫干山、香港的香海莲社、弘法精舍、粉岭静庐等,都是宝老常为说法之处。其门下弟子如林,杰出的法子,有:逸山、朗照、白光,显明法师等。

宝静老法师在弘法之余,竟将遭回禄之灾损失大半的观宗讲寺,仅于数月之间恢复旧观,由此还可看出其感召力之殊胜!

一九四〇年,我国锦绣山河,正被日人侵犯中,爱国、忧民、忧教的宝老法师,竟于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示寂于上海玉佛寺。世寿四十一。

著有:『大乘起信论讲义』、『修习止观坐禅法要讲述』、『普门品讲录』、『佛遗教经讲义』等十种问世。

宝静老法师的继承人,即:观宗讲寺由逸山法师住持,莫干山由慧松法师管理,香港法务由显明法师负责。(本传纪:由显明法师提供资料)

3.兴慈老法师传

兴慈(一八八一~一九五〇)老法师,号悟云、别号观月、又号瞻风子、石梁比丘。俗姓陈,浙江新昌西坑人。法师乃农儒子弟,世代信奉三宝。全家八人,先后都出家。

法师之父有一日至国清寺伽蓝爷前,至诚拜祷求子,是夜梦一幼儿把上膝头,喜而抱之,果然经十月诞生的就是兴慈法师。一八八八年(七岁),随其父入山中读书,十四岁与父同时出家。十五岁于国清寺,投礼从镜和尚座下受具足戒。旋返石梁学习止观。

一九〇二年(二十一岁),依止同环老法师学『楞严』,法师之夙根深厚,智慧顿发得益良多!且随侍环老法师学习教观数年。

一九〇八年(二十七岁),应高明寺之请,宣讲『金刚般若』,发扬妙义,如出壳频伽,震惊四众,山中诸尊者,共讚不已!尔后五年间,安住于高明寺藏经楼闭关,并整修大藏经,另一面为充实而励志精修天台止观!在佛陀座下发愿说:愿我六根常寂静,心如宝月映琉璃,深入法藏明谛理,兜率宫上拜勒尊!

一九一〇年(三十岁),受高明寺住持济定和尚之请,筹设开三坛春戒,师任正训(开堂大师父),在戒期中,不休息的弘演毘尼,领众有力,训示戒子们,必依戒奉行,如『法华经』说:「精进持净戒,犹如护明珠!」甚得戒子们的爱戴,虽戒期毕而戒子依依不肯离去!

一九一一年(三十一岁)受上海哈同夫妇(哈同是英籍犹太人,其妇是华人)之请,讲『天台四教仪集注』。他们夫妇表面上,美其誉为信奉三宝而尊重僧伽,但其实却尽是沽誉。其中最不能原谅的是:每逢佛菩萨圣诞及朔望良辰,要求僧众向其下跪拜礼!如是凌人的作风,兴慈法师,遂指责说:为释子者,上不拜国王、大臣,下不崇迷信,且极不愿走动权贵之家攀缘!堂堂僧宝,岂可礼拜俗子,当知!为僧者要明是非而辨邪正,必须以僧格自尊为要!故不愿一切,遂停讲而回天台高明寺。

一九一三年(三十三岁)兴法师在高明寺讲「二课」时,慨叹圣典玄微!非解莫入,故在『重订二课合解』缘起说:余昔讲二课于天台幽溪,苦无全注,学徒莫得其渊,虽『弥陀』『心经』解者林立,余认为未彰,後阅『日课便蒙』,其文虽略,愚不揣拙陋即辑集焉!成为『重订二课合解』而问世。

一九一五年(三十五岁),石梁,中方广寺遭火灾,兴老法师,念圣迹祖德难忘,遂集资重建,同时还将下方广寺大殿,及五百罗汉堂也重修,前后经九年始告完成。

一九三二年(四十二岁),法师受江苏常熟兴复寺之请,宣讲『楞严经』,讲到「五阴魔」境时,听众中有一精神患僧(忘记名字),误认以为是专指他而讲,恨记在心,遂暗中藏锐刀进法堂,法师正讲得入神时,跳上法座,向法师之脑后刺一刀,师遂昏倒在地上,血溅满法座。听众抱救法师,另一群众,捉住凶手禁于关房而拟报警,但法师慈悲向大众说,这脱不了因果关系,不必报案,也许因此而解怨结?但大众不答应,待至晚上,大众入睡时,法师亲自开门解绳,并送路费而放他走,当时的患僧,感激而悲啼作理而去(据当时的侍者月常法师说,被刺的刀疤,有寸余长)

一九二四年(四十四岁)春,得王一亭、沈映泉居士等,出资在上海吉安路购地创建法藏寺。因缘是:一九一一年,沈映泉居士乃哈同夫妇请讲『四教仪集注』时的听众之一,但从停讲后,即在南市小南门青龙桥建一精舍,请兴法师常住为教育青年僧伽!当时各方的青年学僧慕道而来,但因该精舍小而不能容众,故王一亭居士等,出资创建,至一九二九年始告完成,为上海新建寺院之冠。遂设瞻风学社,培育出不少优秀的僧青年,至一九四五年改为法藏学院。

一九二九年十一月十七日天台华顶寺,失火焚毁。至一九三一年,天台山的长老、檀信等组织代表团,公推静慧法师为代表,恭迎老法师回山修复。至一九三二年,千佛楼、法堂罗成,法师亲自宣讲『弥陀经』。又在上海筹募巨资,重建各殿堂、寮口,及恭造佛菩萨圣象,智者大师拜经台、降魔塔亦同事修复。

一九三四年(五十四岁),受江西南昌佛教界缁素之请,兴老法师亲领弘法团赴南昌,宣讲『仁王护国经』,并学行法会:祈世界和平,及超荐阵亡将士,以慰民安而努力。

一九三七年上海八一三事变,抗日全面进行,为避兵火,将瞻风学社的师生五十余名,尽移至法藏寺(法租界)。寺内又增设慈光业余补习学校,为社会清寒子弟免费入学。

一九四四年(六十四岁),在闸北开办兴慈中学,培养社会青年及青年僧。

一九四八年(六十八遂)六月,在法藏寺宣讲『摩诃止观』。

一九五〇年(七十岁)四月十七日,预知时至沐浴更衣,在大众念佛声中,端坐而安详圆寂,世寿七十,僧腊五十六,舍利奉安于华顶。嗣法门人,有:慧莲、慧开、性如、如三等。归依弟子数十万之多。著有:『二课合解』『金刚经易知疏』等。

综上补述:兴慈老法师,极喜欢济助难民,自一九四〇年以来,上海除租界外,全皆陷落,故联合佛教同仁,在英租界法宝馆内,举行施粥救济达五年之久,得免费吃粥的贫民,竟数超千万人次之多。

又兴慈老法师,也极关心古迹的修复,在抗战胜利后,为保护名山古迹而修复赤城山舍利塔。该塔是西纪九五四年重建以来,为时既久而最上层已破裂,故筹款重修,历时两载完成,内供舍利,外奉佛像,名山古迹,得之重现光辉!更在台山华顶峰上,智者大师降魔处,建塔,内供『法华经』,外塑智者大师入定像,俾使朝山者广种福田!但在文化革命浩劫中,皆被破坏!现在唯愿有心者发大菩提心再来修复,功德无量!

综上,兴慈老法师之一生,律己谨严,起居恒寡言笑,虽居繁华的上海,却似山中淡泊,卓然而庄严!冬夏一衲,食是一饭一菜,住是厢房一小间,唯有经厨及一小书棹,作看经、写作而已!又用小帆布座椅而不倒单,且深夜礼佛、念佛,至疲劳时就在帆布椅上小憩,稍后即起立绕行念佛(他的念珠是一串菩提珠一千颗),只有时间就是念佛,绝无空过,一天念三万至五万,五十年如一日。若不亲为侍者,无法知道兴老法师是不倒单。兴老法师乃上海地区之繁华都市中罕见的大德!(本文由月常法师供稿,并参考:『台州佛教通讯』总27期。特此志谢!)

4.根慧老法师传

老法师讳今觉,字根慧,号瑞光,浙江平阳人,俗姓余,父如玉(业农),母候氏。生时,其母方晒菜庭间,未及临蓐,即呱呱坠地,乃西元一八八一年十一月十九日卯時也。

年十四,随母礼佛于平阳山仙坛寺,仰见观音圣象庄严,顿兴出世之念,翌晨私遁至山中小庙,投一老僧,学习二时课诵,住月余偶赴山下遇兄,欲挟之归,师大恐,以投河自尽,兄稍释手,即绝尘而逸,至野田中夜宿,兄趋告父,鸣锣集众,索之而获!母乃为之联姻,以阻其行,师即毅然曰:「吾志已立,不愿还俗,娶妻何为哉?」寻往普陀半山庵,投礼了崇法师剃披,复至普济寺受具,充法雨寺幻人法师侍者,学习文学。其时谛公老法师,憩息普陀茅蓬修止观,师尝为之送食,遂以求法得益不少!且追随至温州头陀寺,亲聆『法华』而日后得以传持天台教观,由此奠定基础而来。

既而遍至江浙业林参学,如宁波天童、天台国清、杭州海潮、常州天宁、扬州高旻,镇江金山诸寺,亲炙寄禅、可兴、治开、楚泉、慈本诸长老,迭任维那、班首,历十余年之久。其赴常州途中,患病几殆,二足浮肿,数日不食,力疾抵寺,见壁上贴有「到这里来,就要放下!」即时万缘顿空,病亦霍然!后住金山,聆听慈本和尚开示「如空合空、以水合水」法语,忽悟心佛相应之理。

一九一二年,谛公住持观宗,邀师任维那,以纲纪业林,复创办禅堂,以锻炼衲子,自此观宗学舍青年僧伽,得以理论和实践并行而精进,皆赖师作育之功也。

一九三二年,师曾至慈谿普济寺掩关,专修『法华三昧』,虔诚礼忏,感应道交,蒙佛垂慈,放黄色瑞光,烛照顶门!嗣源太虚大师,敦促至宁波延庆寺,会讲『法华』并建立「法华忏坛」于寺内之起信阁。阅二载,应弟子林雁友、徐文俊之请,住慈谿妙音精舍,修持『法华三昧』,加力精进,历八载之久,定慧开发,凡昔所疑滞者,至此涣然!偏执者,至此融贯,言所不能宣者,得辩才无碍,笔所不能达者,而文气磅礴!据云师本是一农家子,未尝学书,抑何今昔之异观,前后之不相侔如此耶?岂非得法华三昧内薰,佛光加护之力乎!

一九四五年春,战祸未戢,观宗住持乏人,师适佐上海法藏寺兴慈法师之净土道场。后由慧开法师暨诸护法居士等,敦请重任住持观宗,时际适乱之秋,受任于危微之顷,兴废起衰,不遗余力!六年中如整修大殿,重装佛像,建造观音海岛,多宝佛塔以庄严祖庭。又如学「法华三昧戒」建立永久法华三昧道场,恢复禅堂坐香旧制,逐日领导僧众,礼忏修观,年终必起建法华三昧,二十一天,十六观弥陀七,七七天以为常规。若夫宏扬佛化陶冶后学,如恢复观宗学舍,延师教授僧徒,自春至秋,依次讲演『法华』『楞严』『观无量寿经』等孜孜屹屹未或稍怠,盖皆秉承法智大师及谛公遗规,依教修行;依法明宗,以禅净双修而教观并运也。当飞机大轰炸宁波时,师乃不动声色,正坐挥尘,而听众数百人,被师定力摄持,皆聚精会神谛听,至安坐终席焉。

越二年秋,师示微疾,预知时至,搭衣持具,至各寮告别,召头首执事,谆谆告诫,勉以扶持业林,续佛慧命,临终说偈曰:「安安安安安,无无无无无,安无安、无所安、安无安、无无无、安安安。」同时适静权老法师在座为之曰:「可速往西方,速回娑婆,广度众生!」师即首肯,头顶炎热,在念佛声中吉祥而逝。时一九五一年九月初三日子时,世寿七十一,法蜡四十七。次年三月初八日由其徒诚一、本空、本慈、建慈等,奉师灵龛至浙江东鄞西梅园寺荼毗,翌日检灵骨,得大舍利八颗,光茫闪烁,更以水漉骨灰获细小舍利无数!安置灵骨于梅园寺大殿后之观宗住持普同塔内,分舍利于观宗寺、妙音精舍、梅园寺三处供养!

师著『法华妙德玄记』八卷、『楞严权实疏』十卷、『五味玄记』、『弥陀性乐义味』各一卷。在妙音精舍开示法语及观宗寺讲法华经时,补充发挥之语,悉由本空记录,以『谷青』『经筵拾零』而出版。综师一生苦心孤诣,修习法华三昧十余载,疾病不能沮其志,变乱不动其怀,虽年居古稀,隆冬祁寒,犹露顶行道,盛夏溽暑,亦不免衣、不挥扇,殿堂随众,粗粝果腹,午夜危坐,过中不食,一衲数十年,若得信施,悉赐大众,精严戒律,不蓄余长!性耿直而言必由衷,不知世间有诈虞事,若遇可造之材,必棒喝交驰,不稍假借,有秀土铁面之风!
(本传记:本空法师撰,由张秉全居士供稿,特此志谢)

5.显慈老法师传

显慈老法师,是一八八八年诞生于广东。中年捨俗。即一九二〇年,投礼四明观宗讲寺谛闲大师出家。

一九二二年,参禅于高旻寺,得该寺首座和尚普修老人深加赏识,启迪良多。

一九二六年春起,住沪滨佛教居士林任主讲,曾讲『弥陀圆中钞』、『楞严』等经。

一九二八年夏,于维扬摘星寺掩关潜修,关房边的荷花,数年未开,适显老掩关那年,被其德学所感而盛开。且在关中之一年间,著:『楞严易解疏』十卷。自从出关(一九三一)后,应请在各处讲经。

一九三五年春,创建精舍于香港青山。一九三八年春,著『心经贯珠解』一卷。同年冬在香港菩提场,宣讲『金刚经』。以至一九四〇年的三年间,都在香港、广州之间弘法不息。其著『圆觉经释要』五卷,也是同年春在菩提场著成。

一九四二年春,著:『金刚真义疏』,至一九四六年共计讲『金刚经』十二次。

显老的一生,专以弘法为职责,所讲『金刚经』最多,其次是『楞严经』、『圆觉经』、『弥陀经』、『六祖坛经』等。且不愿当住持、不传戒,诚是行解兼备的耆宿。

一九五五年八月初五日,安详圆寂于九龙荷石小隐,世寿六十七.法蜡三十七。

(本传记:由妙境法师提供,并次志谢。)

6.斌宗老法师传

斌公俗姓施,一九一一年二月初五日,诞生于台湾鹿港镇。上人少时智慧超人;五岁就有成人智慧,能教化同伴小朋友们行善。六、七岁时,已略通粗浅文字。坐立端正,品性良好,浓眉巨目,且有惊人的记忆力,喜读经书吟诗。

年十二,始正式受教于私塾,但教师所教有限,深感不足。是时的私塾对学生是採个别教授,因此,上人就购买许多不同类的书籍,当教师给同学们讲解其他课程时,则虚心站在身边旁听,所读科目甚多,文、史、诗、词均有之。上人极用功,读书不分昼夜,往往因之过度疲倦,有时甚至体力不支而伏在桌上假寐!如是一年,所学多常人数倍,且较诸正式受课的同学精通,常为同学们的助教师。

是时有一较年长的同学,在学做诗,上人也在旁听,约学半年的时间,有一日,同学求其师题诗于扇上,师以事忙而尚未顾及,上人乃作:「缘柳萋萋淡月幽,清江曲曲杭汀州,平沙一片万余里,静夜无人水自流」一诗,以和扇上秋月乘凉柳下的佳景。教师惊其神慧天才,嘉许备至,此后为之倍加指导,上人的学问,更得一日千里的进步!

十四岁那年春天,遇一卖古书者,购得佛经(三世因果经)一册,读之得悟世间无常,乃发心出家学佛,救度众生之宏愿!是以在同年四月初七夜,逃往狮头山,投礼闲云禅师出家。

一九三一年(上人二十一岁),由基隆乘船到厦门,转福建鼓山涌泉寺,参访虚云老和尚;再至天童寺受具足戒。

一九三五年五月初,游奉化雪窦寺,可惜!未遇太虚大师,转往宁波观宗讲寺(按:上人那时,如果得遇太虚大师,也许会追随大师到武昌佛学院,学习新僧教育,那么回台后,必能创建一所很有规模的佛教大学是无疑的。老实说,凭上人的德望,及侨居日本之三弟(施元吉)的雄厚经济力量,绝对是无问题)

上人到观宗讲寺弘法社参学时,适宝静老法师当主讲。一日,宝老法师出一问题:「弥杀弥慈」,係取材自指曼外道—央屈摩罗之故事,试问其道理何在?令诸学生作文申答,诸生均不得要领,无从下笔。上人即撰文发表于『宏法月刊』,但未署法号,宝老法师读该文后,惊叹作者的学力超群,见地殊胜,后来查知是上人所作,嘉许备至,且决定聘请上人任副讲法师。上人知道被聘为副讲时,即乘夜整装,在黎明潜离观宗寺,事被宝老发觉,遂令人追回,使者追了六、七里路,力陈宝老聘请之至意,但上人却托使者,转呈宝老说:「不远千里前来内地,目的在求学,绝无意讲授,老法师慈意,至为感念!但无论如何不能应命」。遂赶程入天台山,亲近静权老法师。

上人在天台山,考入专修部攻读,恭听静老讲过『天台四教仪』『法华经』及其他天台教观,且夜间利用佛前的海明灯读经。经过三年时间,已将大藏经中的重要部分,几乎全部熟读。后来被请任为副讲法师。

上人内渡之初,本「作十年游」的计划,不幸被七七事变(一九三七)发生,中日关系恶化,上人是台湾籍,恐被当局误解,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因此不得不离开天台而回台湾。时为一九三九年,上人二十九岁。

上人自回台后,应请到各处去弘扬佛法,都以天台家规而宣扬。至一九四三年创建法源讲寺于新竹市古奇峰。一九四六年(即台湾光复后),上人感到过去的台湾佛教,深受日人的遗毒不少,故欲显明祖国佛教的正统,遂创设佛学高级研究班于法源寺内,自任主讲。一九四九年冬改称:南天台佛学研究院,为专门造就弘法人材的学府。

自一九四九年,大陆上不少的高僧大德来台,上人至以欣慰!认为宝岛佛教之黄金时代来临,不但不怕台湾的佛教,被日人遗毒所流弊,且是佛教复兴的瑞兆,故极鼓励台籍的信徒们,多去恭听大陆来的诸法师之说法。

一九五五年应信徒之约,到台北说法,同时创立南天台弘法院于台北市中山北路。一九五六年春,创建法济寺于碧潭涵碧峰上(现迁建于石碇乡吊桥)

一九五八年二月十九日在念佛声中安祥圆寂于台北市南天台弘法院。寿四十八,僧腊三十四,戒蜡二十五。舍利奉安于新竹法源寺。(本文乃郑焜仁居士撰,略抄自『斌宗法师遗集』)

7.静权老法师传

静权(一八八一~一九六〇)法师,俗姓王,名寿安,浙江省仙居县人。自幼进入黄皮村塾读书,后随名儒朱云卿先生,就读于皤滩丽正、城内蒋宅等学校十余年,能诗善文,因具宿慧,故儒学造诣颇深。

一九〇五年(师二十四岁)丧父(王賢堃),悲痛而感叹世态无常,遂至黄岩多福寺,投礼从镜老和尚出家,法名宽显,字静权,好实庵。初出家时,以充园头(种菜职),即日间在菜园尽职勤劳;夜则礼佛、禅坐、诵经的实践修持。

一九〇七年,在天台国清寺,依授能和尚座下受比丘戒。同时得亲近永智、敏曦等老法师。后至宁波观宗寺,亲近谛闲老法师学习天台教义。静权老法师宿慧深厚,且在俗时,已具儒学的优秀基础,更因刻苦的钻研十余年,深得天台教观的精奥妙理,故在谛老门下的精英中,名列前茅,甚得谛老的器重!

一九二一年(静师四十岁),谛老圆寂后,宝静老特聘静权法师为观宗弘法社之主讲。从此,静权法师即不休时日的尽以讲经、授课为职责!

静权法师的声音宏亮如狮子吼,身甚魁伟而且坐立非凡!其讲学即以契理契机,注重启发性的妙谈,裨益学徒们的速趋深入法藏!故不久就声誉满播于浙东一带。当时之名山大刹,都希望依藉静法师之力,为兴隆常住而特来聘请当住持者不少!但静权法师,却是立志不当住持,唯对诸名山大寺凡力之所及,必尽力而维护。

一九三〇年,静权法师,回国清寺礼祖。但声誉远杨至韩国、日本的天台宗大本山国清寺,当时却是香火冷清僧众无几,且难以维持生计,尤其殿堂破漏,已失去本来的庄严,令人慨叹不已!

国清寺在衰落不堪之际,幸得天台县虔诚的信众,向苏州灵鹫寺,请来可兴和尚当主持。刚就任的可兴和尚,一见静权法师喜出望外,因为他两本是至好的修道侣,相见畅谈后,可兴和尚,遂提起共兴祖庭的要求,静权法师欣然而接受所请,以复兴天台祖庭,重振宗风为职责!

静权法师,首先拟定设立天台学研究社,招集学僧,自任主讲,指导教观双美的天台教学,奉行律制而遂呈现新气象,成为四众多来朝礼参学的圣地。另一面,辅助可兴和尚,自一九三二年至三十七年的六年间,重修殿堂,达十三处之多。又从三十七年新建的有:妙法堂、静观堂、二贤殿和香光茅蓬等,全寺焕然一新的恢复旧观,至今仍然令人尊仰而称颂不已!

静权法师的一生,唯注重传承祖师的遗教为讲学之本,虽有学徒劝其著作,但师总是说:「祖师之遗教尚讲不完,且我对佛法,并无新的心得,还有什么好写呢?」但现在虽有『地藏经略解』『楞严大势至菩萨圆通章讲义』『天台宗纲要』等流通,都是其弟子在听讲时的记录整理出来而已。

综上静老法师的一生,出家(一九〇七)后的十五、六年间,是专心刻苦的研究,得深入法藏,而特长天台教学。从一九二一年,担任观宗讲寺之主讲后,至圆寂的四十年间,都是尽全力于培养学徒,或到处去弘法,为利益众生而努力!

其中最为令人称颂的是讲『地藏本愿经』,不看经本而闭目宣讲,讲到精微独得之显扬孝道时,俨然如地藏菩萨在座上似的庄严,故时人都称他为「活地藏、现代地藏」之美称!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二十日(古历十月二十二日)在念佛声中安详圆寂于国清寺静观堂,舍利奉安于寺之东南祥云峰顶的香光茅蓬,世寿八十岁、戒蜡五十三。

(本文由国清寺静慧老法师供稿。另参照中国文史出版社『名僧录』一二九页,王新先生著「静权法师」。并此志谢!)

8.定西老法师传

定西老法师讳澄念,字如光,号定西。辽宁省海城县人。诞生于一八九五年六月初一日。童年喜好入寺静坐,十八岁(一九一二)皈依得然大师,二十六岁赴沈阳万寿寺受五戒,一九二三年投礼宝一禅师出家,翌一九二四年赴普陀法雨寺受具足戒。

一九二九年任极乐寺第二任住持,同时蒙谛闲老法师付法,锡赐名今念,为台宗四十四世。一九三五年,复受宝一禅师传法为磬山十三世。

定老主极乐寺,凡十七年,整肃清规,严持过午不食戒,增建准提、地藏殿及藏经楼、七级宝塔,创立佛教中学、孤儿院等,凡可以昌明正法者,无不兴举。

一九四九年,在香港芙蓉山创建东林念佛堂,以持戒念佛,弘扬天台教观,十余年如一日,远近莫不欣仰!

一九六一年春,请慧僧法师继任东林住持,至五月初七日,向弟子嘱后事,十三日午时在念佛声中安祥圆寂,世寿六十八、戒腊三十九(参照:『定西大师语录』)

9.倓虚老法师传

惔虚老法师,是宁河县王氏子,俗名福庭,法号隆衔,字倓虚。一八七五年六月一日半夜,其母梦一梵僧求寄宿,醒来不久,就生下了大师。

十一岁入乡塾读四子书,十七岁成婚,十九岁营商于沈阳,二十六岁设济生堂于营口,悬壶济世。

一九一七年(四十三岁)投礼涞水县高明寺印魁和尚出家,后至浙江观宗寺受戒,留住观宗寺,在谛闲大师座下学习天台教观。

一九二一年,任沈阳万寿寺佛学院主讲,并创建楞严寺。一九二二年创极乐寺、般若寺。一九二三年任极乐寺住持。一九二五年获谛闲大师付法为天台第四十四代法眷,赐名金衔。同年,赴日本参加东亚佛教联合会会议。

一九三二年,创建青岛湛山寺。一九四九年至香港荃湾弘照精舍,创办华南学佛院。

一九六三年六月二十二日圆寂,世寿八十九,戒腊四十六(参照:『倓虚大师影尘回忆录』)

10.慧峰老法师传

慧峰法师俗姓杨,本籍河北滦县,祖父在关东创业落籍。师是一九〇九年生于哈尔滨呼兰县,家境康裕,毕业于哈尔滨市第二高级中学,因多病发出世心,投礼归元寺庆一禅师剃染,法名仁孝,号慧峰。圆具后入哈尔滨极乐寺及长春般若寺等佛学院攻读。批寻教海,精研七载,常受外县礼请,讲『楞严』『法华』等诸大乘经典。其后青岛湛山寺设僧校,师任讲席数载,从其学者受益良多。

一九四八年冬,既而桴海来台,师先后行化狮山、基隆、台北、高雄、嘉义、屏东诸地。一九五二年受林耕宇、谢健诸居士延请住锡南市。初在竹溪寺讲『普门品』,为南台湾正信佛教作启蒙运动,兴建护国息灾法会,备极庄严。继讲经于市议会、天坛、弥陀寺、广慈庵、武庙、观音讲寺等处。

一九五四年初,创建湛然精舍,其旨趣远踵荆溪,近继湛山,复承乐果老和尚亲授记别,为台宗第四十五代。凭佛教新精神,适应社会之新事态,契合无碍,接引青年佛子甚众。今日在社会各界,头角峥嵘之士,昔年多受其教泽者不少!

复于一九五九年四月,为求宗教证验,掩关于冈山头法华精舍四载,以实践佛法,印证多生宿慧。出关广发大愿,宏传戒法,改建精舍为湛然寺,扩充道场规模,收徒接众,檀信归向,教化大行。

师身体素弱,综理寺务,事必躬亲,加上数十载讲筵不停,为法忘身,遂致四大失调!一九七一年应邀至台北讲『法华』,病发入荣民医院,时轻时重。此第二次入院,终于念佛声中安详圆寂!即一九七三年十二月八日(农历十一月十四日晚十时三十分,在荣民总医院)。世寿六十五岁,僧腊四十五,戒蜡亦四十五年。(本传:圣和法师撰,抄自「慧公恩师事略」)

11.澹云老法师传

澹云(一九〇一~一九七五)法师,俗姓朱,浙江乐清大荆柏杨村人,幼丧父。一九一二年(十二岁)投礼温岭常乐寺月昙和尚出家。

一九一九年(十九岁)受具足戒。二十岁到宁波观宗寺,亲近谛闲老法师,学习天台教观,后又亲近印光法师。一九三六年(三十六岁)任温岭明因寺住持。四十四岁任观宗寺佛学院院长。四十六岁游历诸方。

一九四九年(四十九岁)任天台国清寺住持,凡二十六年之久!天台山乃东南名胜,梵宇林立,国清寺为天台梵刹之冠。澹云法师任职之初,改革方始,檀施之源外绝,遂领大众,依百丈遗风,躬耕自给,获得四事无缺而安定。

在文化革命中,全寺被毁,澹云法师亦身陷囹圄,但法师久习止观,定力具足,如掩关之安然自在!法师之一生,不失六念,虽繁忙亦摄心修止观!且修头陀行,食甘藜藿,乃解行并重的大德。

著有:『天台宗讲义』一卷,『法华经颂』二十八首。

一九七五年秋,九月患疾,犹能扶病见客。至十一月十二日预嘱后事:寺务一切委静慧法师负责。十五日子时端坐合掌向大众告别,在念佛声中安详逝世。世寿七十五,僧腊五十六。(本文:宽律法师撰,由『近代往生随闻录』抄出,并向著者志谢。)

12.乐果老法师传

乐果(一八八四~一九七九)老法师,东北营口人,俗姓陆,法号大闻。早岁从商,以兴办慈善事业闻名。东北名刹楞严寺,即师未出家前,辅助倓虚老所创建。

一九三九年(五五岁),投礼心澈和尚出家。其后时常在东北各大都市讲经,其常演讲之经典,即:『楞严』『金刚』『般若心经』等。

一九四九年移锡香港,协助倓老创办华南学佛院,以培植僧才为职责。继之住锡九龙宝光山大佛堂,退职后,又在九龙设立闻性精舍,为供奉观音菩萨之道场。

晚年又常弘法于东南亚各地,并在台湾埔里建佛光寺。师因年高德劭,故在香港被佛教界称为「东北三老」之一,颇受钦仰!(据妙境法师云:乐老是根慧老法师之嗣法门人)

一九七九年圆寂于香港,寿九十五。僧腊四十。著有『般若心经讲义』『金刚经释要』等。

(本传记,由佛光大辞典抄出)

13.静修老法师传

法师号念德,别号鉴西,浙江瑞安人,童年出家,年二十而从谛闲大师学习天台教观,深得台宗奥旨。尤其专精『天台三大部』,晚年居杭州云居山圣水寺,生寂年月不明?、唯知寿六十一寂灭而已!著有:『教观纲宗科释』『始终心要解』各一卷问世。

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

虽近世纪来,弘扬天台教学的大德不少,唯缺资料而无法编入。笔者近十年来,虽数次至大陆各地寻查有关台宗大德们的传记,但都云:「在文化革命时丢失!」殊为可惜。祈愿十方大德,如有太宗高僧之资料,请惠赐以便再版时编入,功德无量!

综上所述,百年来之天台宗,对道场的建设,及教育、慈善、文化宣传方面的工作,可以说是已获得辉煌的成果!唯一遗憾的是:对于教理、止观时间学缺乏深一层的发挥研究和弘扬,如大光法师说(参照:『菩提树』一二一期三八—九页)

「……研究天台学的各位中,我有一点觉得遗憾的,就是他们研究的方法,只限于此讲彼听,并没有在写作方面,有更进一步的阐发与宏扬,因此,数十年来,没有天台教学新著述的出版,使我想不到有什么可记述的。」

的确,本世纪的天台名德们,都偏重于祖述训古式的注解学,尚未进一步的用新方法(思想学)阐扬,故今后的天台学,欲冀能再发扬于世,必须朝向教理的思想论方面去努力,始能真正达到弘宗演教的效果。

上一篇现代之天台教学——现代名德之著述  
下一篇结论及参考书目  
编辑: ttzz | 时间: 2013-10-04
所属专题:
文章有误,我要纠错>>
本栏目其他文章
 结论及参考书目 2013-11-19
 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之教学(思想论二) 2013-10-20
 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的教学(思想论一) 2013-10-20
 天台教学史——绪 论 2013-10-15
 
© 天台专宗 沪ICP备140235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