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的教学(观行论二)【天台专宗】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佛学工具 收藏本站 切換繁體版
天台专宗
首页 >> 台宗历史 >> 查看文章
 
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的教学(观行论二)
慧岳法师  

4)五悔与二十五方便

智者大师为行者们之能克期取证三昧,特以辅导至速趋入正行而宣说方便法,就是五悔与二十五方便。

㈠五    

五悔是:忏悔、劝请、随喜、回向、发愿。忏悔:是注重将所覆藏于八识田中的恶念,能至速忏除,即不单是依如仪忏法,连内心也彻底悔过。劝请:是时时刻刻忏悔,过去为何未曾希求正法。随喜:是至诚忏悔过去,曾嫉妒过他人的罪愆而今必称赞他人之善行。回向:是将善行功德回向菩提!发愿:是诚求于修行中不退志,如犯及时悔过,恢复清净,以愿得安身立命。

忏悔,有理忏、事忏之分。特向佛陀座下,披陈罪过,俾身口间所作一致如法修持为事忏。如在实践静生修习止观时,现实相无生之理,以能破除障碍中道的无明为理忏。事忏能灭苦、业、道之事障。当知迷于现象是逼恼有情之事障,则故容易招集苦果的业报——事障。且三惑(见思、尘沙、无明)是障碍三谛,必由理观(修习止观)之忏悔,始能断除,如『普贤观经』(大正九~三九三B偈说:「若欲忏悔者,端坐念实相,众罪如霜露,慧日能消溶。」

又事忏是注重昼夜的二六时中,俾使身口意清浄,且必须向佛陀座下,虔诚依五悔法而披陈罪过!祈求将无始劫来,至于今日,所造无尽的五逆罪、十恶业等,丝毫无隐藏的批露,且誓愿于尽未来际,不作恶业。依如法具足两种忏法,才能外障除而内观明显,即由事忏而洁净身心!然后在实践止观中,修理忏为辅助止观的至速成就为旨趣!因天台宗,绝不是唯能知论理就满足,而放弃实践忏悔的宗派。

㈡二十五方便

二十五种方便法,即:具五缘、诃五欲、弃五盖、行五法。具五缘是修习止观的基本条件——准备,呵五欲是摈除外尘之深入,弃五盖是使内心不超障碍而获清净,调五事是使身心于适当的安排,行五法是精进不懈。具上述之五悔及五五方便,始能克期深入禅定,也才是修习观门的具足资粮。兹分述之:

A       

五缘是:持戒清净、衣食具足,闲居静处、息诸缘务、近善知识。

一、持戒清净  是针对行者们,必须严守的基本条件,因持戒不清净,则三昧不现前,故行者们,欲期速证禅定,即必须由严持净戒修起,戒有在家五戒、八戒;出家十戒、二百五十戒、五百戒等,还有大乘行者之三聚净戒、十重禁戒、四十八轻戒等。如持戒庄严,则禅定得坚固,一切智慧由禅定而生,故在智慧朗照现前时,则一切诸苦(三苦、八苦、无量诸苦)尽能消灭,就是所谓进入宝所的第一要件。

二、衣食具足  为辅助菩提成就,还必须具有衣食丰足,方能安心办道。换言之:如衣食不足,则受裸馁不安的迫逼,怎能有心修习止观?古人说:「身安则道隆」、「法轮未转食轮先」,这说明衣食为修道的重要条件!但不能过于奢华,如果过于奢华则容易增长欲念,反为障碍道心之保持,故行者们,不可不慎!

三、闲居静处  选择远离世尘而闲居独坐,就能获观行猛进!换言之:旨在六根对六尘,不让其生执着,才能于道相应,故初修习止观的行者们,必须于闲居静处为妙。

四、息诸缘务  是将世间的俗务,一切摈除,才能专志于修持,由之道业也才能猛进!古人说:「放得下一事,则能消灭一分妄想!又所谓消除一分妄想,得一分本智,除灭一分劣境界,证一分法身,谓明生则暗灭,暗生则明灭,明暗之不能相即,如水火之不相容,故须远离之」(参照:宝静法师着:『修习止观坐禅法要讲述』六四页.香港佛经流通处出版)

五、近善知识  所谓善知识是善友,能为自己利益,且能诱导自己向上!换言之:善知一切众生病,善施予一切众生药之大德。有:外护、同行、教授等三种。外护即照应衣食等,使行者们安心修行。同行是指:志向相同,在同时处修行,互相策励,俾道心坚固。教授是以善巧方便的方法,教导行者们的内外身心之调伏。总之,五缘是:严持戒行树正身心,丰衣食而护身心,择静处而慎身心,息缘务而专身心,近知识而策励身心为要旨。若有志修习止观的行者们,当效法之!

B       

五欲是指外界的色、声、香、味、触。因五欲是坠地狱之根本,故志在修习止观,必须诃斥摈除而不执着。所谓色是:赤白、长短、青黄等一切眼所能见之色,声是娇媚、妖词、管弦等声,香是鼻所嗅之好香,味是舌所尝之味,触是身所贪之男女柔软、细滑、冷暖等,尽是俗入之所好!关于五欲,智者大师,在『小止观』(大正四六~四六三C说:

「此五欲者,得之转剧,如火益薪,其焰转炽!五欲无乐,如狗啮枯骨。五欲增诤,如乌竞肉。五欲烧人,如逆风执炬。五欲害人,如践毒蛇。五欲无实,如梦所得。五欲不久,假借须臾,如击石火。智者思之,亦如怨贼,世人愚惑,贪着五欲,至死不舍,后受无量苦恼。」

五欲既是堕地狱三途之根本,且是修持止观的障蔽,故行者们为防护道心不坡外境所乱,必须呵弃而断除,才能精进道业。

C       

所谓五盖是:贪欲、瞋欲、睡眠、悼悔、疑。「盖」是烦恼的异名,因心神「盖」覆缠绵而昏迷,无法生出定慧,故必须呵除又刚呵五欲是针对外尘不入,弃五盖.是防止内心不令生超心魔为旨趣。

一、弃贪欲盖  呵五欲是针对外五尘中,即五根对五尘而生起贪着。现在是注重内心中之自生意念,即由前尘落谢(原文上艹下謝—校对者注)的攀缘五尘,由内心之中,自然生妄念,因追缘前尘则别生特种贪念,殊为可怕。换言之:由外表看来,虽道貌岸然,威仪整肃,但内心中却不停的胡思乱想,有时被好声而起欲想,或追忆美貌而生爱染,念念相继,如瀑流水相似,前念后念不停,致使善念不生,这是行者们的一大障碍,故必早除为妙!

二、弃瞋恚盖  古人说:「一念瞋心起,百万障门开」,「瞋火熖熖,烧尽功德林」,故行者们不可不慎!然为对治瞋恚,必须修持慈忍才能克除而令心清净,成就止观行。

三、弃睡眠盖  行者在端坐中,虽不生起贪欲、瞋恚,但终日贪着睡眠而昏昏迷迷,空过光阴,尤如死人一般,故昔日佛陀曾力斥过无贫尊者:「咄咄何为睡!螺蛳蚌蛤类,一睡一千年,不闻佛名字?」由此当知!贪眠是行者们的大障碍,一睡即一切无所见而覆盖自心,故修习止观行,必须降伏睡魔,才能精进道业。

四、弃掉悔盖  掉是坐立不安,心口不专,终日随情放纵的意思。本来修行者是最重寂静,栖心道业,但初学习止观,仍无法收摄六根于一处,而且先被宿世遗留下来的习气,使心情放逸而失去佛法之利!然虽进一步,能于端坐入定之时,痛悔前非!但,竟终日不停的懊恼悔恨,使悔箭深入八识田中而无法拔除,而障碍真心之精进,是以行者们,当知「罪过如冰山,慧日能消溶」的真理,唯勤于修习止观,即能获得解脱,千万不可被掉悔魔所扰而妨碍证道为妥。

五、弃疑盖  疑是犹豫下决之词。因在佛法中,如生疑心则无法趋入正法,随时随地就易失去菩提种子,故疑为万恶之根本。换言之:疑能盖覆真心而退失信愿,当知「佛法如大海,信为能入」,故修习止观的行者们,必从信入手,非断疑不可!须知天雨虽多,岂能润无根之树,佛门虽广大,亦难度不信之人。因此,凡是实践止观的行者们,不可不断疑生信为旨趣。

关于弃五盖的重要,智者大师在『小止观』(大正四六~四六五A说:

「问曰:不善法广,尘数无量,何故但弃五法?答曰:此五盖中,即具有三毒、等分、四法为根本,亦得摄八万四千诸尘劳门,一贪欲盖,即贪毒,二瞋恚盖,即瞋毒,三睡眠及疑,此二法是痴毒,四掉悔,即是等分摄,合为四分,烦恼一中有二万一千,四中合为八万四千,是故除此五盖,即是除一切不善之法,行者如是等种种因缘,必弃五盖。」

由智老大师,这一段的自问自答,修习止观的行者们,必获到内心清净,才能得安心立命而趋至宝所可知!

D       

修习止观,必具五事(食、眠、身、息、心)调和,才能容易深入禅定,但其中的眠与食,乃在尚未实践打坐之前,必先为之调节,其他是在静坐定中调节。

一、饮食不调  则身不安,那就无法实践止观,因身体虽是幻躯,但现实必须藉而修道。在静坐之前,不得食之过饱,如贪食饱满,则气上升,百脉因之不能畅通,且睡魔乘机前来扰乱,更会被懈怠军所袭,以致道业尽废!但也不能过于减食而苦于饥饿,即身瘦心悬,意志不坚而精神不足,终日闷烦不安,则那里有心去修习止观!因此,过饱、减食,都能障碍于道可知。

二、睡眠不调  则神气迷惑,心情暗昧,尤其印度之热带地方,比较更容易患昏迷病,故欲修习止观的行者们,必须调伏睡眠,在于初夜、后夜绝不放纵,当念:「是日己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的观念,早求自度为要!

三、身体不调  则无法深入禅定,故实践修习止观时,必须预先准备调适身体之所宜,绝不可放纵于粗犷,先将左脚放置于右脚上,复将右脚再放置于左脚上,然后,双手重累相对(左手掌,伸齐安于右手掌之上),再整然挺动其胸腹,开口吐浊气,闭口鼻而纳入清气,如是至三,再振作精神,身不弯曲而挺直,头不住垂而亦不高仰,且不偏左或右,然后闭口,将唇齿相拄,舌尖向上颚而闭眼三分,以防外色的侵入,奠置身体如石柱般为之调身相。

四、息不调(呼吸不顺)则容易患心痛之症,故行者们不可不慎!息有四种:即风、喘、气、息。在初静坐时,由鼻中出入感觉有声——风。坐时虽不闻息声,即出入结滞不通——喘。虽不闻声、不结滞,但出入息人粗——气。呼吸必绵绵若存若亡,资神安隐,情抱悦豫——息。前三种为不调相,唯后之一种为调相。智者大师曾强调说(大正四六~四六六A:「守风则散,守喘则结,守气则劳,守息则定」。因此,在实践修持时,如呼吸不调,不但道业不进,且易损身体!然要如何才能精进法益?智者大师指导我们说(大正四六~四六六A:「一者下着安心,二者宽放身体,三者想气,由遍毛孔出入,通同无障,若细其心,令息微微然,息调则众患不生,其心易定。」

五、调心方法  是针对行者们在入定时,必须调伏其心,即不生乱想杂念,将心专注一境,调粗就细,令心安静,否则易患心病,故在身息调和之后,必善调心意于不沉不浮,凝神静思,俾之诸念不生,为调心唯一方法。

E       

凡实践修持一切法门,必须具备条件,然而修习止观,首先必具助道的五缘,次即呵斥五欲,使外尘不入,进而弃除五盖,免生内障,再而使身、息、心调合适当,然后再行五方便法,则一切行门,无不成就。所谓五方便法是:欲、精进、念、巧慧、一心分明。「欲」是志愿,即愿离世间一切妄想颠倒,志于证得一切诸禅智慧;「精进」是庄严戒行,能于初夜后夜,专精的勤修,终不休息的精神:「念」是针对正念昭彰,认识世间的虚妄不实,唯是欺骗惑人而已!但另一方面,能念及到世出世间的禅定智慧,殊胜可贵;「巧慧」是修习止观的行者们,须以善巧的智慧,判别邪正、真伪,世出世间的一切快乐的轻重,而生起欣上厌下之心,否则易于走错了歧途;「一心分明」是专志不杂,了知生死这是「塞」,涅槃门是「通」,即由自心的分明了彻,而专心决志不杂的深入禅定,且不被他人所诱而变心,则定慧现前,也就是达成修习止观的境界。

上述二十五种的导引实践方便法,诚是不可缺的修持观法!故凡行者们,如法修持,即是深入三摩地的前方便是不能忽略的(参照:大正四六四六二『修习止觐坐禅法要』卷中)

5)十乘观法

智者大师之实践门的巨著——『摩诃止观』,是以十乘观法为中心,这种思想,系由『金光明经』、『大智度论』等大小乘经论中,及其内证的综合观法,旨在使行者们的心念中,能观实相,而且以体证三谛圆融为原理,故凡是能依此法而实践行持,可以说是快径中之快捷径,得以迈进宝所的观法。所谓十乘观法:观不思议境、起慈悲心、巧安止观、破法遍、识通塞、修道品、对治助开、知次位、能安忍、无法爱等十法。在十乘中的最初「观不思议境」,是依境得名,「起慈悲心」以下的九乘,是依行从名。又初一乘是九乘之根本——观道常轨,更且是观行之总体,上中下三根普被共修的真相,余九乘是别相,如应病之轻重投药。即从第二「起慈悲心」乃至第七「对治助开」的六法,是辅助修观的巧术,第八「知次位」以下的三法,是表明进趣方法,即是专为针对下根者的便宜而设。再以行相而论:初四项是行门正轨,次三是随宜的方便,后三是进趣的用意,故后三不能称为观法,唯作前七之修观的成就后,所经过程的位次之表明而已。兹再将「十乘观法」的境界,详述如次:

观不思议境

观察人心阴妄的一念,具三千诸法,其相状超越思议分别,故称为不思议境。且其境举出十种,即:阴界入境,烦恼境、病患境、业相境、魔事境、禅定境、诸见境、增上慢境、二乘境,菩萨境等。

阴界入境    或云:阴境。阴是指:色、受、想、行、识的五阴。界是十八界,入是十二入,其中除去十二入(十二处),唯取五阴,更在五阴中,唯取识阴,再于识阴中,独采第六意识为所观之境,换言之:则是三科拣境,唯取其中之捷径,喻如:去丈取尺,再去尺寸而择穴为旨趣。这不单是对于所观之境,且对于能观之心,仍要拣却,唯取不思议心,深入圆实不思议之观智,作为妙观的对象!

然以「阴」排在十境之初,是具有现前与依经的两义而来!所谓现前:因为凡是人,都要必受果报,是以因五阴的重担,时常现显于眼前,故必先取近而择观;依经即在『大品般若』的处处都曾提示:声闻人依四念处而行道,五阴即就是四念处所观之境。又在五阴当中,选以识阴——介尔阴妄的一念心,因此心具三干三谛,而能观此阴妄心的所观境为显示境体。对之,更将五尘所缘而起的前五识,观之以善为历缘对境,且因十境中的阴境常现是凡夫之正报——根本,其他九种是随之而生起的余报——副受而已。

烦恼境  是指观阴境,以激发无始以来,所积聚重惑烦恼之显现时,遂放弃阴境,而集中精神来谛观烦恼境,不被其延续。

病患境  是因身体的四大而生起,如在实践行持中所起之病,则能妨碍圣道,故必须观察病源以法对治为旨趣。

业相境  是指病患虽弃,但远留有过去无量劫以来所造的善恶,仍必以受报故显现果报,或在修持的静心中忽然影现,际遇其时,善不必喜、恶不必怖,遂专仗观察力用,统一精神,成就一心不乱之妙心,则业相自然消灭。

魔事境  在实践修持,未破业惑当中,易惹天魔等之骚扰,且他们会集中力量以妨害行者们的进道,故在行持当中,必须具备降伏魔境。治魔之法有三:㈠是善观察而呵弃:㈡是从头至尾,善能谛观身心皆不可得,使魔无法侵入;㈢虽用观法而魔仍不离去之际,必须强制抵捍,或以死为志而统一身心,专以精进行持,即魔境自然消灭。

一般所谓的天魔,是指欲界最高的他化自在天之魔王及其眷属,但依现代的学说,绝不允许有魔的存在!然所谓「魔」,即指在静坐中,所影现的种种幻想、异觉状态等不如意为魔Mara,正译为障碍,即由身心之障碍为内魔,来自外境之障碍为外魔。

禅定境  在禅定中,虽无魔事,但未达到真观,乃是因过去之薰习,依现行的行持力不足所至,或喜好耽着于禅味定缚所致,如欲速能脱离,即必须观如理如法的禅境为旨趣。

诸见境  种种的邪见,很容易由禅定,或依听闻所而发,因心静即观明朗,而易得通达妙悟;或一听闻诸法就能晓悟!但另一力面;过于聪辩,还更容易堕落邪见,故必须以正观正行(正知正见),俾能速趋入正道为妙行门。

增上慢境  或云:慢境、增慢境。如能降伏诸见,就能实时息止妄执,但未获证真道之者,认为降伏诸见就是已证涅槃而生起骄慢,故遂失去精进而退道,因此行者们,对于慢境,必须特别注意!观自历代之修习禅定者,因无法破除「增上慢」而堕落者不少!

二乘境  若能弃除慢心,即过去世所习的一切,由静心中能显现,但容易耽溺于空寂,而失去进趋大乘宝所的机会!故智者大师,才强调不堕于二乘,必须努力向上为旨趣。

菩萨境  虽因根机而能息止见慢,而得呈现藏教等菩萨界的心境,但彼等都非宝所之大器,必须修持圆顿观,才能到达宝所(无为涅槃),故虽是菩萨(权教菩萨),还是须要善能观察心境,才不会堕滞于障碍境界。

上述十境,一一皆是十乘观法中的境界,因观一阴境,即能遂现其他九境。换言之:一念是能所相扶相成而聚成十境!然九境却是互发不定,但,如是生起时,必以十乘观法修持使其境不生,如获不生起时,乃就可以息止而免修观行。总之,阴境乃是时常不停的显现,故行者们,不管生起、不生起之影现,都必须修持谛观,令其纯净为要。

再说:称为不思议,即指「妙境」和「妙智」相望,观是针对能观之妙智。所谓阴境舆妙境,决非别体,由迷情所见,即属阴境,如能以观智所照,即成妙境。然而同一心,时现阴境,或妙境而演变,但由后来的观察始知,是正、是妙、是阴,故依修观而树立正心为要!因心含不思议,即具有:性德、修德、化他等三义:

性德不思议境  是指修观的行者们,能观照本具谛理,认明一念心之当体,本具三干法,则一念即三千,三千即一念之理性本具的观法,谓性德境。

修德不思讲境  行者们,在观察性德境时,如生超四性之计,必须至速观照脱离四性执而恢复本具的三千。四计是:自生计、他生计、共生计、离生计。自生计:是指自然生起法性理体的三千法。他生计:是认为三千法,由无明所生。共生计:是认为三千法,是法性与无明的自他共生。离生计:是认为三千法,即离法性与无明所生的想法。然在四计中,如生起一计,即是障碍三千实相的妙境,故行者们,必须脱弃四计(自他共离),始能契合不思议境,谓修德境。

化他不思议境  观行者们,自己在实践行持中,脱离四性计,且能及于化他,仍不忘推检三千诸法,令其不偏,俾能顺应众生的根机,谓为化他不思议境。

起慈悲心

起慈悲心,或云真正发菩提心。如谛观下思议境,尚未证得悟的行者们,即容易起懈怠心,故必自悲愍观察:「心佛众生,无差别体」,因为迷才会受种种苦,是以须发心精进,有上求下化之心,才是真的发菩提心。这是依据:法体是任运相资的同体性,不离三千的妙境,且能离修成念,而生起「无作四弘誓颐」,悲愍自己从无始刼以来之迷,更能悲怜他人的愚昧,能如此慈悲观念是依修观而达成,即由发心而证得妙境。

巧安止观

巧安止观,或云:善巧安心。是指能以法性自安其心,即将心安住于法性之理修止观,且以巧妙方便法,而将无明迷心,依寂照德而安住于法性的殊胜法。换言之:依据前述三千妙理为体,得常恒寂然为定,更以寂而常照为慧,即定就是止,慧就是观,则前者是离争执而安住于德;后者是将心常照于理的妙观。

再说:在法性中,因迷而生起无明,故必须对无明之不生起为要径!然要如何才能使无明不生起?那唯有依赖止观明静的实践,始能安住真心于寂然,故称为善巧安心。

    

实践止观,能获安心,虽是定理,然观行未成熟的行者们,即是尚未离执之缘故,是以必依融照一切智慧,以隔别情执,遣尽一切妄执,是为破法遍。换言之:即依一心三观,而破三惑情执,融照中道与空假二边一致,趋入无生之理为旨趣。

    

识通塞,或云:知得失。识是分别了知之谓,称道于理曰通,不适合于理谓塞。换言之:称理至菩提涅槃谓通,堕落生死烦恼谓塞。如行者们,在破法遍中,仍未悟入无生之理,则必须检讨其得失,时时必以护持真如心于六度正轨,尽能契合实相观智为目的。

    

修道品,或云:道品凋适。即将三十七道品中,一一调适,如能契合于自己的实践,应即采纳俾其速证道果。然虽知道法门的通塞,若尚无法进道的行者们,即是所修持之法门不适合,故必须诠择调停而另选法门俾使道业精进。

对治助开

在实践行持中,如生起障道,无法开启圆理时,必须藉助道事行而除去事惑,如以六度对治六蔽等,作为资粮以增加正观的开显而努力。

    

修行者们,很容易患「未得认为已得;末证认为已证」的增上慢之通病,也因如是而遂失去功德,故悉知所证的位次,即是最重要的项目。

    

在实践行持观法时,必能渐渐成就「弟子五品位」,同时即能显彰其功德,则必受大众尊敬,但也容易被他人嫉忌,故在顺逆同时而来的环境中,必须安然不动,冀速由「五品位」而策进趋入「六根清净位」为旨归。

:五品弟子位乃天台宗立圆教行位之一。五品乃指一般专心于实践行,故称弟子位。参照:『佛光辞典』(一一一八B

       

无法爱,或云:离法爱,即执住于十信相似位为法爱。俾能离弃住着,进「初位真实」为旨趣。如执于十信相似位——六根清净位,虽能获六根互用,但过于爱执,即属顶堕之险,故必须修持离爱而进入「十住分真即位」。即能破法爱,就能契入中道,自然而然的流入「萨婆若海」(清净性海),妙证无生忍。换言之:如能修证到「初住」,即不待指导而自然能进修至无生忍的妙法。

上述十乘观法中,前七是正道理观,第八以下是助道的事行。其目的是为晋入「初住」的实践观行法为旨归,因能进至「初住」,然后,自然而然就能趋入宝所。故可以说:十乘观法的中心思想,是以进修「初住」实践薰修为主体观念的妙法(参照:『摩诃止观』第五~第七.大正四六~四九~一零零)

总之,天台教学被称谓「教观双美」,也就是根据上述整然的教学组织,具秩序而不离实践的「教」「观」互照为特色。但,最近有旅美学者张澄(原书,疑为误)(一九二〇~一九八八)先生在其著『佛教今诠』第五章(三一九~三二〇页),批评:天台止观所讲观法,「多为义理之学,似无实修般若慧观之具体办法,……不能说是般若深观,单刀直入,离言诠境之实修口诀,……。」但当知实践修持,要尽靠自己努力才能深入悟境证道!所谓天台止观,乃是明示路径之后实践,即强调行人必须明修持法而后修持,故天台止观实践法,有上述四种三昧等,即具礼忏、事忏兼修的妙法,毫无神秘,绝不是唯依口诀之玄中玄就能证道,乃必需努力的实践以断妄惑,始能解脱证道得安身立命的境界!若如张先生所说唯依「口诀」修行即可,也许会使行者患未证为证,而且易堕盲修瞎练惹走火入魔之危!

对于张氏的言论,正在刘梅攻读博士学位的慧开法师,在『中国佛教泛论』,对张文评说:「倘真如张文所说,禅宗口诀,『确实能使行者上得了手』的话,宗门教学也不至于到后来演变为参话头,甚至于道禅净双修的地步!」慧开法师的如是评论,诚是佛教学者中肯的论注。

注:

蓝吉富主编:中国佛教泛论(傅伟勋教授六十大寿论文集)一七六页。

上一篇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的教学(观行论一)  
下一篇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的教学(思想论一)  
编辑: ttzz | 时间: 2013-10-04
所属专题:
文章有误,我要纠错>>
本栏目其他文章
 结论及参考书目 2013-11-19
 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之教学(思想论二) 2013-10-20
 智者大师教学之特质——智者大师的教学(思想论一) 2013-10-20
 天台教学史——绪 论 2013-10-15
 
© 天台专宗 沪ICP备140235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