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佛学工具 收藏本站 切換繁體版
天台专宗
首页 >> 台宗典籍 >> 查看文章
 
观普贤经(一卷)
宋元嘉年曇無蜜多於楊州譯

佛說觀普賢菩薩行法經

宋元嘉年曇無蜜多於楊州譯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毘舍離國大林精舍重閣講堂,告諸比丘:「却後三月我當般涅槃。」

  尊者阿難即從座起,整衣服,叉手合掌,遶佛三匝為佛作禮,胡跪合掌,諦觀如來,目不暫捨。長老摩訶迦葉、彌勒菩薩摩訶薩亦從座起,合掌作禮,瞻仰尊顏。

  時三大士異口同音而白佛言:「世尊!如來滅後,云何眾生起菩薩心、修行大乘方等經典、正念思惟一實境界?云何不失無上菩提之心?云何復當不斷煩惱、不離五欲、得淨諸根、滅除諸罪?父母所生清淨常眼,不斷五欲而能得見諸障外事?」

  佛告阿難:「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如來昔在耆闍崛山及餘住處,已廣分別一實之道;今於此處,為未來世諸眾生等,欲行大乘無上法者,欲學普賢行。普賢行者,我今當說其憶念法。若見普賢及不見者除却罪數,今為汝等當廣分別。

  「阿難!普賢菩薩乃生東方淨妙國土,其國土相,《法華經》中已廣分別,我今於此略而解說。

  「阿難!若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八部、一切眾生誦大乘經者、修大乘者、發大乘意者、樂見普賢菩薩色身者、樂見多寶佛塔者、樂見釋迦牟尼佛及分身諸佛者、樂得六根清淨者,當學是觀。此觀功德,除諸障礙、見上妙色,不入三昧但誦持故,專心修習,心心相次,不離大乘,一日至三七日得見普賢;有重障者,七七日盡然後得見;復有重者一生得見、復有重者二生得見、復有重者三生得見;如是種種業報不同,是故異說。

  「普賢菩薩身量無邊、音聲無邊、色像無邊,欲來此國,入自在神通促身令小,閻浮提人三障重故。以智慧力化乘白象,其象六牙,七支跓地,其七支下生七蓮華。象色鮮白,白中上者頗梨、雪山不得為比。身長四百五十由旬、高四百由旬。於六牙端有六浴池,一一浴池中生十四蓮華,與池正等,其華開敷如天樹王。一一華上有一玉女,顏色紅輝有過天女,手中自然化五箜篌,一一箜篌有五百樂器以為眷屬。有五百飛鳥,鳧、鴈、鴛鴦……,皆眾寶色,生花葉間。象鼻有華,其莖譬如赤真珠色,其華金色,含而未敷。

  「見是事已,復更懺悔,至心諦觀,思惟大乘,心不休廢。見華即敷,金色金光,其蓮華臺是甄叔迦寶,妙梵摩尼以為華鬘、金剛寶珠以為華鬚。見有化佛坐蓮華臺,眾多菩薩坐蓮華鬚。化佛眉間亦出金光入象鼻中,從象鼻出入象眼中,從象眼出入象耳中,從象耳出照象頂上,化作金臺。

  「其象頭上有三化人:一捉金輪、一持摩尼珠、一執金剛杵。舉杵擬象,象即能行,腳不履地,躡虛而遊,離地七尺。地有印文,於印文中千輻轂輞皆悉具足,一一輞間生一大蓮華,此蓮華上生一化象,亦有七支,隨大象行。舉足下足生七千象以為眷屬,隨從大象。

  「象鼻紅蓮華色,上有化佛放眉間光,其光金色,如前入象鼻中,於象鼻中出入象眼中,從象眼出還入象耳,從象耳出至象頸上,漸漸上至象背,化成金鞍,七寶校具。於鞍四面有七寶柱,眾寶校飾以成寶臺。

  「臺中有一七寶蓮華,其蓮華鬚百寶共成,其蓮華臺是大摩尼,有一菩薩結加趺坐,名曰普賢。身白玉色五十種光,光五十種色以為項光,身諸毛孔流出金光,其金光端無量化佛。諸化菩薩以為眷屬,安庠徐步,雨大寶華至行者前。其象開口,於象牙上諸池玉女鼓樂、絃歌,其聲微妙,讚歎大乘一實之道。

  「行者見已,歡喜敬禮。復更誦讀甚深經典、遍禮十方無量諸佛、禮多寶塔及釋迦牟尼、并禮普賢……諸大菩薩,發是誓言:『若我宿福應見普賢,願尊遍吉示我色身。』作是願已,晝夜六時禮十方佛、行懺悔法、誦大乘經、讀大乘經、思大乘義、念大乘事、恭敬供養持大乘者、視一切人猶如佛想、於諸眾生如父母想。

  「作是念已,普賢菩薩即於眉間放大人相白毫光明。此光現時,普賢菩薩身相端嚴——如紫金山端正微妙——三十二相皆悉備有。身諸毛孔放大光明,照其大象令作金色、一切化象亦作金色、諸化菩薩亦作金色。其金色光,照于東方無量世界皆同金色,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亦復如是。

  「爾時,十方面一一方有一菩薩乘六牙白象王,亦如普賢等無有異,如是十方無量無邊滿中化象。普賢菩薩神通力故,令持經者皆悉得見。

  「是時,行者見諸菩薩身心歡喜,為其作禮,白言:『大慈大悲者!愍念我故,為我說法。』說是語時,諸菩薩等異口同音各說清淨大乘經法,作諸偈頌讚歎行者,是名始觀普賢菩薩最初境界。

  「爾時,行者見是事已,心念大乘,晝夜不捨。於睡眠中夢見普賢為其說法,如覺無異,安慰其心而作是言:『汝所誦持,忘失是句、忘失是偈。』爾時,行者聞普賢菩薩所說,深解義趣,憶持不忘;日日如是,其心漸利。

  「普賢菩薩教其憶念十方諸佛,隨普賢教正心正意,漸以心眼見東方佛,身黃金色,端嚴微妙。見一佛已,復見一佛,如是漸漸遍見東方一切諸佛;心相利故,遍見十方一切諸佛。

  「見諸佛已,心生歡喜而作是言:『因大乘故得見大士,因大士力故得見諸佛,雖見諸佛猶未了了,閉目則見,開目則失。』作是語已,五體投地遍禮十方佛。禮諸佛已,胡跪合掌而作是言:『諸佛世尊十力無畏、十八不共、大慈大悲三念處、常在世間色中上色,我有何罪而不得見?』說是語已,復更懺悔。

  「懺悔清淨已,普賢菩薩復更現前,行、住、坐、臥不離其側,乃至夢中常為說法;此人覺已,得法喜樂。如是晝夜經三七日,然後方得旋陀羅尼;得陀羅尼故,諸佛菩薩所說妙法憶持不失,亦常夢見過去七佛,唯釋迦牟尼佛為其說法,是諸世尊各各稱讚大乘經典。

  「爾時,行者復更懺悔,遍禮十方佛。禮十方佛已,普賢菩薩住其人前,教說宿世一切業緣、發露黑惡一切罪事。向諸世尊,口自發露;既發露已,尋時即得諸佛現前三昧。

  「得是三昧已,見東方阿閦佛及妙喜國,了了分明。如是,十方各見諸佛上妙國土,了了分明。

  「既見十方佛已,夢象頭上有一金剛人,以金剛杵遍擬六根;擬六根已,普賢菩薩為於行者說六根清淨懺悔之法。如是懺悔一日至七日,以諸佛現前三昧力故、普賢菩薩說法莊嚴故,耳漸漸聞障外聲、眼漸漸見障外事、鼻漸漸聞障外香。廣說如妙法華經得是六根清淨已,身心歡喜無諸惡相,心純是法,與法相應。

  「復更得百千萬億旋陀羅尼,復更廣見百千萬億無量諸佛。是諸世尊各伸右手摩行者頭,而作是言:『善哉善哉!行大乘者!發大莊嚴心者!念大乘者!我等昔日發菩提心時皆亦如汝,慇懃不失。我等先世行大乘故,今成清淨正遍知身;汝今亦當勤修不懈。此大乘典,諸佛寶藏、十方三世諸佛眼目、出生三世諸如來種。持此經者,即持佛身、即行佛事,當知是人即是諸佛所使、諸佛世尊衣之所覆、諸佛如來真實法子。汝行大乘,不斷法種。汝今諦觀東方諸佛。』

  「說是語時,行者即見東方一切無量世界地平如掌,無諸堆阜、丘陵、荊棘,琉璃為地,黃金間側;十方世界亦復如是。見是地已,即見寶樹。寶樹高妙五千由旬,其樹常出黃金、白銀、七寶莊嚴,樹下自然有寶師子座。其師子座高二十由旬,座上亦出百寶光明。如是諸樹及餘寶座,一一寶座皆有自然五百白象,象上皆有普賢菩薩。

  「爾時,行者禮諸普賢而作是言:『我有何罪,但見寶地、寶座及與寶樹,不見諸佛?』作是語已,一一座上有一世尊,端嚴微妙而坐寶座。

  「見諸佛已,心大歡喜,復更誦習大乘經典。大乘力故,空中有聲而讚歎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行大乘功德因緣,能見諸佛。今雖得見諸佛世尊,而不能見釋迦牟尼佛、分身諸佛及多寶佛塔。』聞空中聲已,復勤誦習大乘經典。以誦大乘方等經故,即於夢中見釋迦牟尼佛與諸大眾在耆闍崛山說《法華經》,演一實義。

  「教已懺悔,渴仰欲見,合掌胡跪向耆闍崛山而作是言:『如來世雄常在世間,愍念我故,為我現身。』作是語已,見耆闍崛山七寶莊嚴,無數比丘、聲聞大眾,寶樹行列,寶地平正,復鋪妙寶師子之座。釋迦牟尼佛放眉間光,其光遍照十方世界,復過十方無量世界。

  「此光至處,十方分身釋迦牟尼佛一時雲集,廣說如《妙法華經》。一一分身佛,身紫金色、身量無邊、坐師子座,百億無量諸大菩薩以為眷屬,一一菩薩行同普賢;如此十方無量諸佛、菩薩眷屬,亦復如是。

  「大眾集已,見釋迦牟尼佛舉身毛孔放金色光,一一光中有百億化佛。諸分身佛放眉間白毫大人相光,其光流入釋迦牟尼佛頂。見此相時,分身諸佛一切毛孔出金色光,一一光中復有恒河沙微塵數化佛。

  「爾時,普賢菩薩復放眉間大人相光入行者心。既入心已,行者自憶過去無數百千佛所受持讀誦大乘經典,自見故身了了分明,如宿命通等無有異;豁然大悟,得旋陀羅尼、百千萬億諸陀羅尼門。

  「從三昧起,面見一切分身諸佛眾寶樹下坐師子床,復見琉璃地如蓮華聚,從下方空中踊出。一一華間有微塵數菩薩結加趺坐,亦見普賢分身菩薩在彼眾中讚歎大乘。

  「時諸菩薩異口同音教於行者清淨六根,或有說言:『汝當念佛。』或有說言:『汝當念法。』或有說言:『汝當念僧。』或有說言:『汝當念戒。』或有說言:『汝當念施。』或有說言:『汝當念天。』『如此六法是菩提心、生菩薩法。汝今應當於諸佛前發露先罪,至誠懺悔於無量世眼根因緣貪著諸色。以著色故,貪愛諸塵;以愛塵故,受女人身,世世生處惑著諸色。色壞汝眼,為恩愛奴;色使使汝經歷三界,為此弊使,盲無所見。今誦大乘方等經典,此經中說:「十方諸佛色身不滅。」汝今得見,審實爾不?眼根不善,傷害汝多,隨順我語歸向諸佛。釋迦牟尼說汝眼根所有罪咎,諸佛菩薩慧明法水願以洗除,令我清淨。』

  「作是語已,遍禮十方佛,向釋迦牟尼佛、大乘經典,復說是言:『我今所懺眼根重罪障蔽穢濁,盲無所見。願佛大慈哀愍覆護、普賢菩薩乘大法船普度一切、十方無量諸菩薩伴唯願慈哀,聽我悔過眼根不善惡業障法。』如是三說,五體投地、正念大乘、心不忘捨,是名懺悔眼根罪法。

  「稱諸佛名、燒香散華、發大乘意、懸繒幡蓋、說眼過患懺悔罪者,此人現世見釋迦牟尼佛及見分身無量諸佛,阿僧祇劫不墮惡道——大乘力故、大乘願故——恒與一切陀羅尼菩薩共為眷屬。作是念者是為正念,若他念者名為邪念,是名眼根初境界相。

  「淨眼根已,復更誦讀大乘經典,晝夜六時胡跪懺悔而作是言:『我今云何但見釋迦牟尼佛分身諸佛,不見多寶佛塔、全身舍利?多寶佛塔恒在不滅,我濁惡眼是故不見。』作是語已,復更懺悔。過七日已,多寶佛塔從地涌出,釋迦牟尼佛即以右手開其塔戶。見多寶佛入普現色身三昧,一一毛孔流出恒河沙微塵數光明,一一光明有百千萬億化佛。

  「此相現時,行者歡喜,讚偈遶塔。滿七匝已,多寶如來出大音聲讚言:『法子!汝今真實能行大乘,隨順普賢眼根懺悔。以是因緣,我至汝所為汝證明。』說是語已,讚言:『善哉善哉!釋迦牟尼佛能說大法、雨大法雨,成就濁惡諸眾生等。』

  「是時行者見多寶佛塔已,復至普賢菩薩所,合掌敬禮白言:『大師!教我悔過。』

  「普賢復言:『汝於多劫耳根因緣隨逐外聲,聞妙音時心生惑著、聞惡聲時起八百種煩惱賊害。如此惡耳,報得惡事、恒聞惡聲,生諸攀緣。顛倒聽故,當墮惡道、邊地邪見不聞法處。汝於今日誦持大乘功德海藏,以是緣故見十方佛、多寶佛塔。現為汝證。汝應自當說己過惡,懺悔諸罪。』

  「是時行者聞是語已,復更合掌五體投地而作是言:『正遍知世尊現為我證,方等經典為慈悲主,唯願觀我、聽我所說。我從多劫乃至今身,耳根因緣聞聲惑著如膠著草,聞諸惡時起煩惱毒,處處惑著無暫停時。坐此竅聲,勞我神識墜墮三塗。今始覺知,向諸世尊發露懺悔。』

  「既懺悔已,見多寶佛放大光明,其光金色,遍照東方及十方界無量諸佛,身真金色。東方空中作是唱言:『此佛世尊號曰善德。』亦有無數分身諸佛坐寶樹下師子座上結加趺坐。是諸世尊,一切皆入普現色身三昧,皆作是讚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今讀誦大乘經典,汝所誦者是佛境界。』

  「說是語已,普賢菩薩復更為說懺悔之法:『汝於前世無量劫中,以貪香故,分別諸識處處貪著,墮落生死。汝今應當觀大乘因。大乘因者,諸法實相是。』聞是語已,五體投地復更懺悔。

  「既懺悔已,當作是語:『南無釋迦牟尼佛!南無多寶佛塔!南無十方釋迦牟尼佛分身諸佛!』作是語已,遍禮十方佛、南無東方善德佛及分身諸佛。如眼所見,一一心禮,香華供養。供養畢已,胡跪合掌,以種種偈讚歎諸佛。既讚歎已,說十惡業懺悔諸罪。既懺悔已,而作是言:『我於先世無量劫時貪香、味、觸,造作眾惡,以是因緣,無量世來恒受地獄、餓鬼、畜生、邊地邪見、諸不善身。如此惡業今日發露,歸向諸佛正法之王,說罪懺悔。』

  「既懺悔已,身心不懈,復更誦讀大乘經典。大乘力故,空中有聲,告言:『法子!汝今應當向十方佛讚說大乘,於諸佛前自說己過。諸佛如來是汝慈父,汝當自說舌根所作不善惡業。此舌根者,動惡業相,妄言、綺語、惡口、兩舌、誹謗、妄語、讚歎、邪見、說無益語,如是眾多諸雜惡業;搆鬪壞亂、法說非法……如是眾罪,今悉懺悔諸世雄前。』

  「作是語已,五體投地遍禮十方佛,合掌長跪,當作是語:『此舌過患無量無邊,諸惡業刺從舌根出,斷正法輪從此舌起。如此惡舌斷功德種,於非義中多端強說、讚歎邪見如火益薪,猶如猛火傷害眾生、如飲毒者無瘡疣死。如此罪報惡邪不善,當墮惡道百劫、千劫,以妄語故墮大地獄。我今歸向南方諸佛,發露黑惡。』

  「作是念時,空中有聲:『南方有佛名栴檀德,彼佛亦有無量分身,一切諸佛皆說大乘除滅罪惡。』

  「『如此眾罪,今向十方無量諸佛大悲世尊發露黑惡,誠心懺悔。』說是語已,五體投地復禮諸佛。是時,諸佛復放光明照行者身,令其身心自然歡喜,發大慈悲普念一切。

  「爾時,諸佛廣為行者說大慈悲及喜捨法,亦教愛語、修六和敬。爾時,行者聞此教勅心大歡喜,復更誦習終不懈息。

  「空中復有微妙音聲出如是言:『汝今應當身心懺悔。身者,殺、盜、婬;心者,念諸不善、造十惡業及五無間,猶如猨猴、亦如黐膠處處貪著,遍至一切六情根中。此六根業,枝條、華、葉悉滿三界二十五有一切生處,亦能增長無明、老、死……十二苦事,八邪、八難無不經中。汝今應當懺悔如是惡不善業。』

  「爾時,行者聞此語已,問空中聲:『我今何處行懺悔法?』

  「時空中聲即說是語:『釋迦牟尼名毘盧遮那,遍一切處;其佛住處名常寂光,常波羅蜜所攝成處、我波羅蜜所安立處、淨波羅蜜滅有相處、樂波羅蜜不住身心相處。不見有無諸法相處,如寂解脫,乃至般若波羅蜜,是色常住法故。如是,應當觀十方佛。』

  「時十方佛各伸右手摩行者頭,作如是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誦讀大乘經故,十方諸佛說懺悔法。菩薩所行,不斷結使、不住使海。觀心無心,從顛倒想起,如此想心從妄想起;如空中風無依止處。如是法相,不生、不滅。何者是罪?何者是福?我心自空,罪福無主。一切法如是,無住、無壞。如是懺悔,觀心無心、法不住法中,諸法解脫,滅諦寂靜。如是想者,名大懺悔、名莊嚴懺悔、名無罪相懺悔、名破壞心識。行此懺悔者,身心清淨,不住法中——猶如流水——念念之中得見普賢菩薩及十方佛。』

  「時諸世尊以大悲光明為於行者說無相法,行者聞說第一義空,行者聞已心不驚怖,應時即入菩薩正位。」

  佛告阿難:「如是行者,名為懺悔。此懺悔者,十方諸佛、諸大菩薩所懺悔法。」

  佛告阿難:「佛滅度後,佛諸弟子若有懺悔惡不善業,但當誦讀大乘經典。此方等經是諸佛眼,諸佛因是得具五眼,佛三種身從方等生;是大法印,印涅槃海,如此海中能生三種佛清淨身,此三種身,人天福田應供中最。其有誦讀大方等典,當知此人具佛功德,諸惡永滅,從佛慧生。」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若有眼根惡、  業障眼不淨,
 但當誦大乘、  思念第一義,
 是名懺悔眼,  盡諸不善業。
 耳根聞亂聲,  壞亂和合義,
 由是起狂亂,  猶如癡猨猴,
 但當誦大乘、  觀法空無相,
 永盡一切惡,  天耳聞十方。
 鼻根著諸香,  隨染起諸觸,
 如此狂惑鼻,  隨染生諸塵。
 若誦大乘經、  觀法如實際,
 永離諸惡業,  後世不復生。
 舌根起五種,  惡口不善業,
 若欲自調順,  應勤修慈心,
 思法真寂義,  無諸分別相。
 心根如猨猴,  無有暫停時,
 若欲折伏者,  當勤誦大乘,
 念佛大覺身,  力無畏所成。
 身為機關主,  如塵隨風轉,
 六賊遊戲中,  自在無罣礙。
 若欲滅此惡、  永離諸塵勞、
 常處涅槃城、  安樂心恬怕,
 當誦大乘經、  念諸菩薩母。
 無量勝方便,  從思實相得,
 如此等六法,  名為六情根。
 一切業障海,  皆從妄想生,
 若欲懺悔者,  端坐念實相。
 眾罪如霜露,  慧日能消除,
 是故應至心,  懺悔六情根。」

  說是偈已,佛告阿難:「汝今持是“懺悔六根觀普賢菩薩法”,普為十方諸天世人廣分別說。佛滅度後,佛諸弟子若有受持、讀誦、解說方等經典,應於靜處,若在塚間、若林樹下、阿練若處,誦讀方等,思大乘義。念力強故,得見我身及多寶佛塔、十方分身無量諸佛,普賢菩薩、文殊師利菩薩、藥王菩薩、藥上菩薩恭敬法故,持諸妙華住立空中,讚歎恭敬行持法者。但誦大乘方等經故,諸佛、菩薩晝夜供養是持法者。」

  佛告阿難:「我與賢劫諸菩薩及十方諸佛,因思大乘真實義故,除却百萬億億劫阿僧祇數生死之罪;因此勝妙懺悔法故,今於十方各得為佛。若欲疾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若欲現身見十方佛及普賢菩薩,當淨澡浴、著淨潔衣、燒眾名香,在空閑處,應當誦讀大乘經典、思大乘義。」

  佛告阿難:「若有眾生欲觀普賢菩薩者,當作是觀。作是觀者是名正觀,若他觀者是名邪觀。佛滅度後,佛諸弟子隨順佛語行懺悔者,當知是人行普賢行。行普賢行者,不見惡相及惡業報。其有眾生晝夜六時禮十方佛、誦大乘經、思第一義甚深空法,一彈指頃除去百萬億億阿僧祇劫生死之罪。行此行者,真是佛子、從諸佛生,十方諸佛及諸菩薩為其和上,是名具足菩薩戒者,不須羯磨自然成就,應受一切人天供養。

  「爾時,行者若欲具足菩薩戒者,應當合掌在空閑處遍禮十方佛,懺悔諸罪,自說己過。然後靜處白十方佛而作是言:『諸佛世尊常住在世,我業障故,雖信方等見佛不了。今歸依佛,唯願釋迦牟尼正遍知.世尊為我和上;文殊師利具大慧者願以智慧授我清淨諸菩薩法;彌勒菩薩勝大慈日憐愍我故亦應聽我受菩薩法;十方諸佛現為我證;諸大菩薩各稱其名,是勝大士覆護眾生,助護我等今日受持方等經典,乃至失命,設墮地獄受無量苦,終不毀謗諸佛正法。以是因緣功德力故,今釋迦牟尼佛為我和上、文殊師利為我阿闍黎、當來彌勒願授我法、十方諸佛願證知我、大德諸菩薩願為我伴,我今依大乘經甚深妙義,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如是三說。

  「歸依三寶已,次當自誓受六重法。受六重法已,次當勤修無礙梵行、發廣濟心、受八重法。立此誓已,於空閑處燒眾名香、散華供養一切諸佛及諸菩薩、大乘方等,而作是言:『我於今日發菩提心,以此功德普度一切。』作是語已,復更頂禮一切諸佛及諸菩薩,思方等義,一日乃至三七日,若出家、在家,不須和上、不用諸師、不白羯磨,受持讀誦大乘經典力故、普賢菩薩勸發行故,是十方諸佛正法眼目。因由是法,自然成就五分法身: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諸佛如來從此法生,於大乘經得受記別。

  「是故,智者!若聲聞毀破三歸及五戒、八戒、比丘戒、比丘尼戒、沙彌戒、沙彌尼戒、式叉摩尼戒,及諸威儀;愚癡不善、惡邪心故,多犯諸戒及威儀法。若欲除滅令無過患、還為比丘具沙門法,當勤修讀方等經典、思第一義甚深空法,令此空慧與心相應。當知此人於念念頃,一切罪垢永盡無餘,是名具足沙門法式、具諸威儀,應受人天一切供養。

  「若優婆塞犯諸威儀、作不善事——不善事者,所謂說佛法過惡、論說四眾所犯惡事、偷盜婬妷無有慚愧——若欲懺悔滅諸罪者,當勤讀誦方等經典、思第一義。

  「若王者、大臣、婆羅門、居士、長者、宰官……是諸人等,貪求無厭、作五逆罪、謗方等經、具十惡業,是大惡報應墮惡道,過於暴雨必定當墮阿鼻地獄。若欲除滅此業障者,應生慚愧、改悔諸罪。

  「云何名剎利居士懺悔法?懺悔法者,但當正心、不謗三寶、不障出家、不為梵行人作惡留難,應當繫念修六念法、亦當供給供養持大乘者,不必禮拜,應當憶念甚深經法第一義空。思是法者,是名剎利居士修第一懺悔。

  「第二懺悔者,孝養父母、恭敬師長,是名修第二懺悔法。

  「第三懺悔者,正法治國、不邪枉人民,是名修第三懺悔。

  「第四懺悔者,於六齋日勅諸境內力所及處令行不殺,修如此法是名修第四懺悔。

  「第五懺悔者,但當深信因果、信一實道、知佛不滅,是名修第五懺悔。」

  佛告阿難:「於未來世,若有修習如此懺悔法,當知此人著慚愧服、諸佛護助,不久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說是語時,十千天子得法眼淨,彌勒菩薩……等諸大菩薩及以阿難,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佛說觀普賢菩薩行法經

-----------------------------------------------------------------------------------------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09 冊 No. 0277 佛說觀普賢菩薩行法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Rev. 1.19 (UTF8),完成日期:2010/03/10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輸入,曾國豐大德輸入,毛佩君、廖予安、廖予慈大德提供新式標點,其他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

上一篇妙法莲华经(七卷)  
下一篇维摩诘所说经(三卷)  
编辑: 妙忍居士 | 时间: 2013-10-02
所属专题:
文章有误,我要纠错>>

 

 

 

 
© 天台专宗 沪ICP备14023566号